追蹤
Deadtree倉庫網誌= =
關於部落格
無名掛掉的備用站orz
  • 26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轉載] 周德東----保姆 (4)

10 仇視


蔓紅似乎對方難越來越刻薄了。
她很少和方難說話,偶爾說一句,也是刺刺的。
有時候,還指桑罵槐,一聽就是針對方難的。
方難當然有所察覺。她一如既往地幹活,言語更少了。

小宋覺得主僕之間的氣氛有點僵硬,想和和稀泥。
可是,他不敢。
他知道蔓紅的脾氣,如果他當和事老,就等於火上加油,
蔓紅非爆發出來不可,那時候就更不可收拾了。

這天,方難洗茶壺的時候,不小心把一個茶杯弄碎了。那是配套的。
蔓紅聽到響聲,立即跑了過去。

「對不起……」方難小聲說。

「你的手是幹什麼的?吃飯的?連一個茶杯都拿不住?
什麼樣的人家抗得住你這樣敗壞?我那條白牛仔褲才扔掉幾天?你想不想幹了?」

方難不說話。

「這個月我要扣你的工資──你賠的不僅僅是一個茶杯,而是一套茶具!」

方難還是不說話。

蔓紅一邊走出來一邊氣咻咻地說:「不要以為你做得天衣無縫,你的漏洞大了!
想算計我,想害我,沒門兒!」

小宋站在客廳裏,瞪了蔓紅一眼。

蔓紅越說越氣:「要是我的孩子少一個指甲,我讓她拿命賠!」

方難還是一聲不響。

小宋低聲對蔓紅說:「你說話太難聽了!」

「想聽好話,她就別幹這個!」

小宋一把把蔓紅推到臥室去,
蔓紅尖叫起來:「你推我幹什麼?這是我的家!我還用躲著誰嗎?」

這頓晚飯,方難一直沒抬頭。
吃完,她把房子收拾得乾乾淨淨,就進了她的工人房,不再出來。

她沒有開燈。

她從來不開燈。幹完一天的活兒,她就回到那個黑糊糊的房子裏躺下。
小宋覺得,她可能是不敢用電,怕主人不高興。

晚上,蔓紅去衛生間的時候,方難突然打開了她的門,
站在那個黑糊糊的房間裏,手裏舉著那個長長的尖尖的掏耳勺,
低低對蔓紅說:「蔓姐,你掏耳朵嗎?」



11 試探

方難沒有離開小宋家。
蔓紅說話算數,扣了她的工資。
小宋發覺,自打蔓紅對方難大發脾氣之後,方難對蔓紅確實有點怯。

這一天,小宋下班回到家,蔓紅給他遞了一個神秘的眼色,轉身就進了臥室。
小宋跟她進了臥室。

「今天中午我回家取個東西,發現了一個秘密……」

「什麼秘密?」

「她在用電腦!」

「你撞見了?」

「我進門時,發現她有些慌亂。我摸摸主機,還燙手呢。」

「也許她是想學學電腦吧。」

小宋嘴上雖然這麼說,實際上,他在心裏畫了個陰森森的大問號。

他推開門走出臥室,正巧方難一邊紮圍裙一邊朝廚房走。
小宋在她背後突然叫了一聲:「邊緣一萍!」

她一下就站住了,卻沒有回頭,僅僅是愣了愣,馬上又朝前走了。

平時,如果小宋說一聲什麼,即使方難沒有聽清,
她也會轉過頭來,探詢地看著他,問:「高哥,什麼事?」

她的反應,使小宋肯定了他的猜測。

吃晚飯的時候,方難還像過去那樣,低頭吃飯,像小貓一樣無聲無息。
她的長髮擋著她的眼睛。

小宋也像沒事一樣,只管吃。他不想對蔓紅說有關邊緣一萍的事。女人都醋。

晚上,他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方難不會寫字,這麼短的時間,她怎麼學會了那麼多漢字?
她到北京還不到兩個月,怎麼就學會了電腦?
難道她一直在用她床下的那台舊電腦練習?
還有,她在北京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那個遊客670407怎麼對她那麼熟悉?

這一切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12 又一個秘密


這天,小宋上網後,又遇到了邊緣一萍。
奇怪的是,那個遊客670407又出現了。

小宋馬上查邊緣一萍的IP──千真萬確,她用的就是他家的電腦!
兩個人搭上了話。


小宋:你給人家當保姆,是不是經常受委屈?

邊緣一萍:我很少委屈。

小宋:看來,你的主人對你很好。

邊緣一萍:主要是我性格的原因。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對你的委屈負責,
因此,委屈是沒有用的。

小宋:你在哪裡上網?

邊緣一萍:主人家。

小宋:你不帶孩子嗎?

邊緣一萍:孩子在睡覺。

小宋:我家也有一個保姆。

邊緣一萍:哪裡的?

小宋:東北農村的,她叫方難。

邊緣一萍:這名字真怪。

小宋還沒有回話,那個遊客670407突然插進來,對小宋說:她不是保姆。

他剛說完,螢幕上就出現了一條自動告示:遊客670407離開了聊天室。

毫無疑問,遊客670407說的是邊緣一萍。


她不是保姆是什麼?





13 疼

小宋越來越感到,這個方難很深邃,他要探出她的謎底。

高家將半夜時仍然哭鬧。

這次,一個醫生給出了個偏方:燈芯蘸油點著燒成灰,搽于小兒眉毛上,奇效。
他們也做了,根本無效。
蔓紅只好休了兩天假,在家陪孩子。他好了些。

這一天,蔓紅要上班了,她和小宋還沒有走出家門,
正在沙發上玩耍的高家將就好像感覺到了什麼,突然大哭起來。
蔓紅正在換鞋,她直起身,心疼地回頭看兒子。
高家將哭得很悽惶。小宋也很無奈。

方難低聲說:「沒事的,一會兒就好了。」

他們最終還是走出了家門,把兒子的哭聲關在了門裏。
他和蔓紅步履沉重地順樓梯朝下走,越來越慢,終於停下來,豎起耳朵聽。

過了好久,那模糊的哭聲停止了。他們從此不知內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