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Deadtree倉庫網誌= =
關於部落格
無名掛掉的備用站orz
  • 266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轉載] 周德東----保姆 (1)

話說我最近對這個作者還蠻有興趣的= =+

雖然說是恐怖小說
但是不是妖魔鬼怪或有阿飄晃來晃去(?)那種
所以如果是純粹想看阿飄到處玩樂(?)的,就可以先跳出了(被打飛)
不過我覺得沒鬼比有鬼更可怕啦= =a
其實很想直接一篇貼完,比較方便,可是死無名有字數限制~~
所以要是太長可能就要分篇了吧
分字數真的很麻煩orz

話說這篇就是傳說中的挖耳朵(啥)
所以要是有看過的現在就可以跳出去了@@
其實有些地方有點爆笑
為了避免最後頭腦被搞得@#$%(??),前面要注意看喔~

---------------------------------------------------------


1 踏破鐵鞋尋保姆

深夜,你一個人在家,正在電腦前上網,或者正在脫毛衣,或者正在看電視……
突然有人在背後摸了你的軟肋一下,你回頭一看,根本沒有人。

那麼你會有什麼反應?

1. 是錯覺。
2. 肯定是被什麼東西刮了一下,小心地尋來找去,勢必要解除它。
3. 覺得這件事很詭異,從此,背後就長了一雙眼睛。
4. 一直在追想──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答案在書中找)

小宋姓高,他是個導演。
在電影廠,什麼都不會幹的人就當導演,一大堆,就像菜市場的土豆。

小宋僅僅是掛了個名,一直閑著。
他拍最後一部戲,還是五年前。

有個大土豆,他拍的一部古裝戲火起來了,燒了全國,
於是,奔他的名頭,很多影視公司拿著劇本找他。
大土豆沒時間,可是,面對鈔票的誘惑,他又不忍心放棄,
就全部接過來,交給那些嗷嗷待哺的小土豆去做,他只掛個總導演的名分。

小宋就是執行導演。

那部戲叫《你我他的愛情》,二十集。劇組住在位於市中心的一家星級賓館。
演員都已經到位。
挑選女演員這種迷人的工作,都叫大土豆做完了,而且他完成得很漂亮。
小宋僅僅是勞動──天天趕寫分鏡頭劇本。

但是,因一個女配角臨時有變故,小宋必須在開機前找到一個合適的人。
一個個做明星夢的女孩被帶到他的房間,讓他過目、審查。
他嘗到了決定人命運的快感。

很快,他就選定了一個。

可是,還有一些女孩陸續趕來報名。
其中有個自稱是小宋老鄉的女孩很糾纏,
儘管小宋反覆對她說,演員都齊了,
可是,她還是三番五次敲他的門。

一次,她深更半夜給小宋打電話,
威脅說:如果不讓她上戲,她就剁掉一根手指頭……

還有一個男人,非要飾演戲裏的一個私人偵探。
儘管小宋苦口婆心地對他說,那個私人偵探已經有人演了,他還是不肯放棄。

他經常神出鬼沒地出現在小宋的面前,擋都擋不住。
小宋最後只好對他提出警告:「你要是再干擾我的工作,我就報警了!」

一次,小宋從外景地回到賓館,用鑰匙打開門,嚇了一跳──
他竟然端端正正地坐在房間裏!

他重重地說:「相信我,對於偵探這個角色,我會比任何人都演得好!」

小宋怎麼都想不出他是怎麼進來的。
為了這件事,他還對賓館領班發了一通脾氣……

那部戲拍完,小宋就沒戲了。

電影廠不景氣,他的工資很微薄。
而他的太太在教師進修學校,只是一個語文教研員,工資也不高。

平時,小宋偶爾給人導一些商業廣告短片,賺一點錢。
小宋和太太還沒有弄清楚兩個人的日子該怎麼過,又生了個小孩。
從小孩呱呱墜地的那一刻起,他們的生活立馬忙亂起來,手和腳都不夠用了。
他們特別需要一個保姆,可是,保姆太難找了。
這一點,可能很多人都有體會。

勞務市場的保姆排著隊,但是,她們都太賊了,
有一套套對付雇主的下三路辦法,
往往幹不了幾天,不是你炒她們,就是她們炒你。
臨走,還會順手牽羊拿走你一塊手錶。

如果不通過仲介,自己找,又不放心。
一個陌生人住進你的家,她有你家所有房門的鑰匙,她知道你每個月掙多少錢,
她知道你家哪個抽屜裏放著安眠藥,她知道你和太太分別幾點鐘說夢話
她知道你家的菜刀一共有幾把……

以前,小宋家雇過保姆,好幾個。

第一個保姆懶。

她無論幹什麼,都得監工,
否則就玩電影裏的慢動作,幾件衣服從早晨洗到第二天早晨。

第二個保姆笨。

她做飯像豬食一樣難吃,手把手都教不會,日復一日做豬食。
那麼長時間,一個大賓館的廚師都畢業了。
小宋的老婆蔓紅對她發脾氣,她乖乖地聽,吃飯的時候還是豬食。

第三個保姆要求高。

她想要的月薪比小宋的月薪還高,最後小宋只好自己做保姆了。

第四個保姆惡。

她剛剛來小宋家第二天,就跟蔓紅吵了起來。
她像一只好鬥的公雞,頸上的羽毛都豎立起來,差點把蔓紅吃了。
蔓紅平時挺強硬,算一個巾幗英雄,最後卻嚇得撥了110。
真是軟怕硬,硬怕橫,橫怕不要命。

第五個保姆理想太遠大。

也許,她到小宋家來工作,就因為小宋是一個導演──因為她想當影星。
小宋沒好意思說,他其實一直都想當影星來著,
可是,至今都沒有實現這個夢。

那燦爛的夢跟又苦又累的家務活衝突太大,這個保姆很快也走了。
送她到車站,分手的時候,小宋還對她說:「以後我這裏要是有了機會,
一定和你聯繫。當然,要是你遇到了機會,也別忘了我……」

第六個保姆四十多歲,特別怪。

她說的話小宋聽不懂,小宋說的話她也聽不懂。

沒辦法,小宋就用手比畫,比如他想吃魚,就做出魚在水裏遊的樣子;
想吃花卷,就把兩隻手抱成一個圓,十個手指扭在一起……
他想,就當是請了一個外國保姆吧。
因為有過這種訓練,小宋出國去,儘管不會英語,
但是他的手語基本保證了他的日常交流。

他漸漸發現,這個保姆經常一個人嘀嘀咕咕說些什麼。
蔓紅也發現了這個異常情況,很害怕,悄悄對小宋說:「把她辭退吧?」
就在辭退她的前一天晚上,她突然拿著菜刀闖進了小宋兩口子的臥室,
小宋一下跳了起來,他認為這個外國人是來殺他和蔓紅的。

她站在門口,低聲說:「有小偷。」

這一次她突然說了一句清清楚楚的普通話。
小宋至今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第七個保姆,也是最後一個保姆,長得特別漂亮。
因為她長得太不像保姆了,蔓紅辭掉她比辭掉以前所有的保姆都堅決。
她真是一個有眼光的女人。



2.朋友哈爾濱


小宋經常感歎:現在,找個保姆比找個老婆都難!

有一次,他回老家哈爾濱,跟一個在雜誌社工作的朋友說起這件事,請他幫忙。
這個朋友姓哈,名字就叫哈爾濱。
一家報紙還報導過這件趣事。

哈爾濱的老家其實在綏化農村。

他說:「好吧,什麼時候我回老家,幫你找一個知根知底、老實能幹的。」

小宋千恩萬謝回了北京。
他沒抱多大希望,很快就忘了這件事。

大約半年後,哈爾濱突然打來一個電話,
對小宋說,他有一個小學同學,叫魏金花,
一直生活在老家農村。她結婚第三年,丈夫就被車撞死了,
這麼多年來,她一直守寡,日子很困苦。
前不久,她終於又嫁了一個男人。那個男人有三個兒子,都快娶媳婦了,
而她女兒也十七歲了,兩家人組合在一起很彆扭。
前些日子,魏金花到哈爾濱看病,找到他,托他給女兒在城裏找個活。
哈爾濱對她說,北京有個朋友需要一個保姆。
她說北京太遠了,她不放心。哈爾濱做了半天思想工作,
最後她說,她回去跟女兒商量一下,女兒要是同意,她就讓她來……

小宋聽說過,哈爾濱的老家很偏僻,很貧窮,從那裏出來的人應該能吃苦。

「她家離你家很近吧?」小宋問。

「我們小時候在同一個村子,後來她家就搬走了,搬到了齊齊哈爾地區,
一個什麼屯。」

「那個小孩你見過嗎?」

「沒有。不過,我和她母親是一起長大的,你放心吧。」停了停他又說:
「要是她做不好,你就讓她回來。」

八千里路雲和月,說回去就回去?

半個月後,小宋接到哈爾濱打來的電話,
他說那個女孩已經到了哈爾濱,晚上他就送她上車,次日早上到京,T18次。

「她從來沒出過這麼遠的門,你得到車站接她。而且,她剛剛十七歲,
沒有身份證。」哈爾濱說。

「你談沒談薪水?」

「我想,她主要是為了換一個環境,你只要不虧待她就行了。」

「她叫什麼?」

「方難。方圓的方,困難的難。」

小宋忽然覺得這個名字有點不吉利,好像是一個冤家的名字。

「她有小名嗎?」小宋希望她有一個順嘴的小名。

「沒有。」

「她認字嗎?」

「她認識她的名字。」

「你告訴她,我舉個牌子,寫著方難兩個字。」


3 接站

次日,小宋起了個大早,到火車站接人。
熙熙攘攘的旅客不停地擁出來,小宋瞪大眼睛尋找。
可是,T18次的旅客都走出來了,始終沒有人走近他。
他有點著急了。

突然,他聽到有人在身後怯怯地問:「是高大哥嗎?」

小宋回過頭去,看見一個瘦小的女孩。
她長得不像十七歲,很老相。可能農村孩子都這樣。

「我是。」

她迅速地打量了一下小宋的長相,然後眼睛微微低下去,說:「我是方難。」
她操一口味道濃郁的東北話。

「我一直看不到你,還以為半路出了什麼問題呢。你去哪裡了?」

「那邊還有一個接方難的,我以為……」

「在哪兒?」

她朝一個穿風衣的男人指了指,那個人也舉著牌子。
小宋往前湊了湊,他舉的牌子上果然寫著兩個大字:方難。

這是方難出現之後發生的第一件怪事。

想想,T18次從哈爾濱開來的列車上,竟然有兩個叫方難的!
看來,那個穿風衣的男人運氣也不太好,他到現在也沒有接到人。
小宋認為方難至少要帶一個包,裝一些換洗衣物。
可是,她什麼都沒帶,兩手空空。

「你的包呢?」

「我沒包。」

「……那好吧,我們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