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Deadtree倉庫網誌= =
關於部落格
無名掛掉的備用站orz
  • 26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轉載]春江花月夜3----百鬼新世紀<卷8> 人偶 (下)


可是擔心歸擔心,我的食欲還是很好,
況且還有羅小宗這頭肥羊,此時不宰,更待何時?
  

於是等我捂著脹痛的肚子摸回家的時候,時鐘已經指向九點!
  
我一打開房門,就看到媽媽正坐在客廳裏看電視!
完了!一定免不了一頓臭駡!
  

“媽媽,我錯了!可是我今天和羅小宗一起吃的飯,
你知道的,羅小宗根本找不到家,我還要把他送回家,所以才回來這麼晚……”
  
根據以往的經驗,主動認錯總比被動的挨駡要好一些。
  

可是媽媽並沒有像以前一樣跳起來罵我,再順手擰我兩把,
她只是看了我一眼,長長的歎了口氣。
  
“綃綃,你也該長大了……”媽媽說了一句,就關上電視,走進臥房睡覺。
  

我背著大書包,愣愣的站在門廳裏,一時惶恐無依!
宛如一隻被拋棄的小狗!
  
我,真的該長大了嗎?
或許,時間已經不允許我,繼續揮霍自己的青春!
  
這晚我躺在床上思索了很久人生的意義,結論就是人生並沒有意義!
於是就放心的呼呼大睡!
  


夢裏我好像看到了老黃,他正呲牙咧嘴的朝我伸出手求救,
手上全是泥土,好像被人活埋,剛剛從地底爬出來。
  
“老黃,老黃,你怎麼了?”我急切的問他!
  
可是老黃並沒有回答,依舊費力的在地上爬行,
他的身下是青瓷磚的地面,好像在一個陰暗的小屋裏。
  
“少奶奶……救我啊……”
  
“怎、怎麼救你?”這不是拍鬼片吧?好像電視裏有很多這樣的橋段!
  
我嚇得環顧四周,只見一片漆黑,果然夢裏怎麼可能會有攝像機?
老黃還是期期艾艾的往我身邊爬,他的身後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暗夜裏發著光。
那是一個非常醒目的木製人偶,穿著鮮豔的衣服,
正靜靜的躺在老黃爬出來的那個黑色的洞裏。
  
平平的一張臉上,嘴角牽動,似乎在笑!
  
怎麼又是人偶?
  
  
我心中一驚,突然發現周圍的黑暗中竟一瞬間多出幾十雙眼睛,正用審視的目光看我!
不知何時?身邊竟密密麻麻的站滿了人偶!
它們面無表情,
可是眼中卻都閃著貪婪的光。
  
  
我又嚇出一身冷汗,急忙坐起來!卻發現自己依舊安穩的躺在家裏的床上。
窗外的月光投灑在地面上,是個寧靜的夜晚,並無不同!
是不是今天看到的人偶店嚇到我了?所以才做這樣的夢?
還是老黃他真的遇到了棘手的事,無奈之下,托夢向我求助!
  
剩下的半個夜晚,輾轉無眠,老黃的古怪模樣,不停的在我眼前晃來晃去!
我想不通這一連串的事情中到底暗藏什麼玄機,
老黃簡直就像變了一個人,和以前沒有分毫相似!
  
等等!
變了一個人?
  
我想到這裏抓著被角又坐起來,
難道有什麼東西,佔據了老黃的身體,就像鳩占鵲巢?
那麼每天跟我們在一起嬉笑怒駡的老黃,已經消失了嗎?
  
我突然覺得頭皮發麻,周圍的黑暗也隱隱變得猙獰,露出爪牙!
好像是有這樣的東西,喜於搶奪活人的身體,而往往它們,最是欠缺鮮活的生命!
空有一個,無依無靠的靈魂!

比如人偶!
  
  
想到這裏,我隱約有些明白,那被埋在土裏的人是怎麼回事了!
  
  
















第二天當我帶著堪比國寶的黑眼圈去上學時,第一堂的語文課已經上了一半。

空曠的走廊裏,可以聽到我們劉老太的亢奮的聲音迴響:
“黃智仁同學,在新學期的開始,就已經意識到高考將至,表現得非常出色!
希望同學們能夠向他學習!”
  
接著教室裏響起一片稀稀落落的掌聲!
  
居然連劉老太都表揚他了?難道他們沒有意識到他的變化嗎?
  
我一激動,一把推開教室的門,大聲喊道:“不是這樣的!你們都錯了……”
全班同學都被我的壯舉驚得呆若木雞,教室裏頓時鴉雀無聲!
老黃正坐在最後一排,死死的盯著我,眼裏閃著我從沒有見過的,陌生的寒光!
我看到他那可怕的眼神,後半句話竟然如哽在喉嚨,怎麼也說不出來。
  

“陳子綃,不但遲到還擾亂課堂秩序,去門外罰站!”

晴天一個霹靂!
  
  
我背著書包站在空曠的走廊裏,嘴裏已經小聲的問候了老黃,
不!是那個占了老黃身體的東西的爹媽不下100次。
又追根溯源的問候到類人猿時代才肯甘休!
哼哼哼,跟我鬥,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我陳子綃的厲害!
你以為我那臻於化境的符咒是白畫的嗎?
  
仇恨確實能夠產生莫大的動力,我的小宇宙迅速燃燒,
不過二十分鐘的功夫,就已經想出了一套媲美諾曼地登陸的完美計畫來!













所謂計畫就是一個集體行動,有虛有實,虛者實之,實者虛之,方為上策也!
我一回到教室,馬上表現出平日所不具備的勤勉親和,
主動跑到老黃那裏去拍馬屁,消除他的戒心。
接著又去一班找絕對分子幫忙,又調動了羅小宗和雙魁。   
寒假時打牌胡鬧的黃金陣容又重現了!
  
天時、地利、人和!我已經全都占全!
而老黃不過一個孤家寡人,看你要如何應付?
  
  
放學時,老黃又背上書包匆忙的走出教室的大門。
不過這次他沒有去那條暗巷裏的小店,而是飛快的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因為我找一個同學捎話給他,說劉老太看他最近表現很好,要去家訪!
我知道他不會相信我,特別找了一位班裏面相最淳樸,骨子裏最頑劣,
別號“變色龍”的一位同學!
  
該同學一聽說是騙人就興奮得摩拳擦掌,
連報酬都沒有要就急於去滿足自己的惡趣味了!
  


  
接下來我帶上羅小宗,雙魁還有絕對分子浩浩蕩蕩的前往那家人偶店!
為什麼只有四個人還用浩浩蕩蕩這樣的字眼呢?
聰明的讀者自會領悟!
  
  
“一切按計劃行事!”我朝他們三個耳語了一句就要進去。
  
雙魁站在黑暗中朝我嫵媚的笑,伸出雪白的手,對我比了個“V”字!
我當然不會傻到認為她那是祝願我一切順利!
氣得我一把把她那兩根手指按下去,
“不就是兩個牛肉盒飯嗎?姑奶奶,我明天就買給你!”
  

我一邊走一邊猶不放心的回頭看,
身後的三個人正站在街角,抻著脖子,同樣殷切的看著我!
羅小宗根本就不知道為何而來,雙魁的腦袋裏就惦記著吃,
只有絕對分子還算靠點譜,可是那一千多度的近視眼,勉強保住了視網膜不脫落,
能看到多遠的地方就不得而知了!
  
貌似我集中了全校的老弱病殘!
  
身邊刮起一陣寒風,這個念頭令我不寒而慄!
在新世紀的大好前景中,我居然在這個昏暗的小巷裏,
找到了幾十年前革命烈士視死如歸的勇氣!
  




前面就是那個賣人偶的小店了,不成功,即成仁!
我鼓起勇氣推開門走進去,櫥窗裏擺放的人偶好像正在對我挑釁的笑!
小店裏面燃燒著帶著香味的蠟燭,別有一番異國情調,
一個捲髮的女子,正站在貨架前,用一塊軟布在擦拭人偶!
  
那棕色木頭做的架子上,擺放著比櫥窗裏更多的人偶!
我第一次進入這家店,見到堪比軍隊的人偶陣容,不由愣住!
  

“要買點什麼?”女人笑眯眯的迎過來!燭光把她的臉映照得明暗不一,詭異無比。
  
“要,要買個娃娃!”我說話直打結,“女朋友過生日,想做為禮物送給她!”
  
“這個好不好?”她踩在凳子上,從貨架上拿出一個洋娃娃給我。
  
那個洋娃娃穿著蕾絲裙子,頭髮卷卷,非常的漂亮。
  
“多少錢?”
  
“180!”
  
我抱著那個洋娃娃目瞪口呆,不用法術也知道這個女人一定是惡魔變的,
不然怎麼一個破娃娃就要這麼貴?
想當初我重病住院,媽媽給我的康復獎勵費不過200元啊!
這讓我深刻的意識到自己的命有多賤!
  
  
“能不能換一個?”我結結巴巴的說,“我再挑一下!”
  
真是失策!來這裏之前根本就沒有想到要買東西!
那幾個白癡怎麼還不進來?不然的話我那已經和非洲難民一樣苗條的錢包就又要被放血了!
  
我剛剛想完,就感覺外面竄進一股冷風,
接著“唉呦”一聲,有人撞到了門框上!
這是羅小宗本色的發揮!
  

“小宗,我要買個洋娃娃嗎……”雙魁果然不放過機會,趁火打劫!
  
“這?這是什麼?屋子裏好多熊!”絕對分子的視力果然讓人不敢恭維!
  

一切就像預想的那樣,他們三個一進來,那個女人馬上就顧不上我了,
急忙跑到門口去迎接客人,生怕他們碰壞什麼東西!
一時小小的房間裏擠滿了人,亂糟糟的一片!
  

我急忙一矮身,趁亂就鑽到了貨架後面!
地板上的青瓷磚,在燭光下輝映出淡淡的光,和那晚我夢到的,老黃身下的磚一模一樣!
屋子的角落裏有一片黑色的陰影,霧一般縈繞在地面上!
這正是不好的咒符才能產生的黑暗氣息!
  
果然就在這裏!
  
老黃真正的靈魂,就被埋在這地磚下麵!
那幅奇怪的畫,就是老黃僅餘的意識,向外界發出的求救信號!




前廳裏傳來“啪”的一聲巨響,好像有什麼東西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幹的好!羅小宗毛手毛腳的打碎了一個瓷娃娃!
演技已經直逼奧斯卡!
  
我渾身緊張得發抖,
顫顫微微的從大衣兜裏掏出我那飲血多次,充滿傳奇色彩的史努比小刀,
小心的撬開地面上的青瓷磚。
  
屋子裏燭光搖曳,光線昏暗,青瓷磚下是一層黑色的土,上面隱隱有黑霧蕩漾。
我顧不得危險,急忙用雙手扒開細土,剛剛捧出兩捧土,手指就碰到了一個硬硬的東西。
居然是一個木頭盒子,上面貼著一張黃色的紙條,寫著古怪的扭曲的文字。
  
似乎是個封印!
  
盒子大概有四寸寬,一尺長,沉甸甸的不知裝著什麼東西。
它在我的掌心中隨著心臟的韻律跳動,像是禁錮著一個人鮮活的靈魂!
  
大概是它吧!我急忙把髒兮兮的盒子裝到背包裏,剛剛起身要走!
卻發現泥土裏似乎還有東西,正露出棕色的一角!
絕對分子正扯著嗓門跟那個賣貨的女人理論,幾個人的身影被搖曳的燭光投在牆壁上,
好像他們還能堅持一會兒!
  

寧可冒險,也一定不能拿錯!
我急忙又拼命的挖起土來,手指在此時開始感到尖利的刺痛,
因為那層黑色鬆土上,被人下了保護的咒語。
可是我想到老黃開心的叫我“少奶奶”的憨厚模樣,又不敢停手,
生怕留在土裏的這個,才是真正禁錮老黃的靈魂的盒子。
  
終於!當我用痛得麻木的雙手挖出第二個盒子時,已經有些頭暈眼花!
泥土下似乎還有更多的木盒,可是我實在力不從心,背上書包就偷偷往外溜去。
  
  
我裝成很自然的站在貨架前欣賞洋娃娃,無奈手指劇痛,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老闆,我先走了,你這裏好亂,我改天再來!”
我說完就忍著痛得幾乎要抽搐的臉,伸手拉開了店門。
  
“你等一等!”那個女人突然歇斯底里的叫起來,圓睜著雙眼,
好像是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伸手拼命要阻止我!
果然,她也是個傀儡!
  
我急忙一推門,闖入外面的寒風中,撒腿在暗巷中奔跑!
  
  
不管怎麼樣!總算偷出來了!
黑暗中街邊一個個小店裏透出昏暗不明的燈光,
堆在一邊的紙箱和雜活像是潛伏的鬼怪,隨時都會跳出來阻攔我。
  
  




眼前出現一片璀璨的燈光,大路就在前面!
我終於可以放心一點,因為那個女人並沒有追出來,
羅小宗他們已經成功的拖住她,勝利已經在望。
可是我高興得太早,緊接著一個疾衝就撞到一個人的身上,
把我撞得倒退幾步,一下坐到地上。


巷口一個人高大的身軀,如噩夢般立在燈光中,形成一個巨大的黑影。
我急忙從地上狼狽的爬起來,雙手緊緊護住手裏的書包。
  
  
“陳子綃,你這麼慌忙,要去什麼地方?”說話的是老黃!不,佔據了老黃身體的人!
  
我死死的盯著他,不敢應聲。
  

“能不能把你背包裏的東西交給我?”他又往前走了幾步。
  
“做夢!”我朝他大罵,“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不過是占人身體的惡鬼……”
  
我還沒等罵完,就覺得自己的身體被人像小雞一樣提起來,
那個人一手抓著我,一手拼命的拉我懷裏的背包。
  
  
嗚嗚嗚,老黃果然是我的剋星,他正常時欺負我就是家常便飯,
不正常時更是變本加厲!總之他把拳頭決定一切的宗旨貫徹人生始終!
  
可是這次和平時不同,我拼命掙扎著,死活就是不放手!
如果我放了手,那個平時和我們一起腐敗,一起嬉笑怒駡的三無老黃就再也回不來了!
我怎麼能放手?
  
老黃見我難纏,居然揚起拳頭一下打在我的下巴上!
我只覺得下巴一陣劇痛,眼前金光閃爍,好像變成了宇航員,在星星的世界裏遨遊!
可是我還是死死的抱著背包,忍著眼睛裏流出酸痛的淚。
緊接著,第二下攻擊就要來了!
  
  
我像章魚一樣,四肢並用的抓著他的胳膊,閉上眼睛等死!
可是預期的疼痛沒有到來,耳邊卻聽到一個人的呐喊聲!
  
“放開綃綃……”
  
太好了!是羅小宗他們追過來了!


我充滿期待的看著羅小宗瘦高的身體衝過來!身後還跟著一批雜七雜八的怨鬼,
如印度神話中的神魔一般,走到哪裡都自帶背景!
  
小宗!你太棒了,不愧是腦筋不好使的羅小宗,在這樣危險的時刻都能挺身而出!
可是我剛剛要歡呼,羅小宗就一個跟頭,絆在了一塊突出的石子上!
非常結實的摔倒在地!
  
果然!在他身上寄託希望就是寄託失望!
  
  
我看到不遠處被嚇得腿腳發軟,隨時準備開溜的絕對分子和雙魁,
一甩胳膊就把沉甸甸的背包扔過去。
  
“用打火機!快點!把裏面的東西燒掉……”
  
老黃見背包劃出一條弧線往那邊飛去,抬腿就要去搶!
怎能讓你如願?
我急忙發揮無尾熊抱樹的精神,死死的抱住老黃的胳膊不放。
總算羅小宗也沒有傻透,從地上爬起來之後也拼命的抱著老黃的大腿!
老黃接近2米的身軀,拖著礙手礙腳,並不瘦小的我們,以龜速向前移動!
  
  
“陳、陳子綃!沒有打火機!”雙魁捧著盒子,嚇得臉色煞白,就要哭了。
  
“在……,在包裏,好好找!”
  
為什麼我的朋友都是關鍵時刻掉鏈子的類型?


接著雙魁和絕對分子開始如千手觀音一般以飛快的速度翻起我的書包,
一時間文具與書本齊飛,墨水共廢紙一色!
  
“找到了!”絕對分子一聲驚呼,從地上撿起一個被扔到外面的打火機。
  
“快點,燒了它!那兩個木頭盒子上的封印!”
  
眼看勝利在望,我激動的喊了起來。
  


可是雙魁和絕對分子與羅小宗不過是半斤八兩的同類,
兩個人搗鼓了半天,就是不見打出一絲火花!
  
“小宗,就靠你了!”看來沒有我親自上陣是不行了!
  
“不要啊,綃綃,你讓我死嗎……”
  
可是我顧不上羅小宗的哀鳴,一把放開老黃,往兩個女生那竄去。
果然,少了我的牽制,老黃很輕鬆的就把羅小宗像小雞一樣拎起來。
  





快點!快點!我哆哆嗦嗦的打了幾次火,終於那藍色的火苗如有生命一般竄了出來。
黃色的封印一遇到火焰即化為黑色的灰燼。

木盒的蓋子打開,裏面滾出一個穿著花衣服的人偶,正面無表情的躺在地上!
與我在夢中見到的那個人偶一模一樣!
我急忙衝上去,一腳踩碎了那個人偶,
與此同時,耳邊傳來羅小宗一聲慘叫,回蕩在寂靜的夜空。
  
只見老黃威武的掄起拳頭,正狠狠的打在了他的眼眶上!
老黃恢復意識的一瞬,還是沒有戰勝本能,給了羅小宗結結實實的一擊。
羅小宗依舊帶著他萬年不變的怨鬼背景,像勇士般一下仰躺在地上,爬不起來了!
  
  











半個小時以後,我們五個人燒掉了另一個人偶,又坐在火鍋店裏吃飯。
  
我、老黃還有羅小宗都渾身掛彩,狼狽不堪!
  

老黃正一邊涮肉,一邊激動的致感謝詞,
“還是哥們好啊!嚇死我了,這幾天我就像做了個可怕的噩夢,被人埋到土裏,四周都是一片漆黑!”
  
我和羅小宗鼻青臉腫的只好點頭,說話都很費力。
  

“你、你是怎麼被人家攝魂了?”我艱難的問他。
  
老黃低頭想了想,
“那天吃完飯,我就從條小巷裏回家,走到一個人偶店,看到裏面的美眉在朝我笑……”
他不好意思的撓頭,
“我就進去了,她塞給我一個信封,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果然,汗水播種在哪裡,就會在哪裡收穫果實。

一向花癡的老黃,終於一個跟頭栽倒在花下。   
看來那個女人當時已經被人偶偷了身體,
意識僅存時向老黃求救,沒想到把他也捲了進去!
  

難道那晚驅使血女的取血的就是人偶嗎?
我想到那些埋在地底的無數的盒子,不知道它們已經與幾個人交換了身體!
街邊有冷漠的行人趕路,形形色色,川流不息!
  

這其中,
又有多少,
是人偶的軀殼呢?
  
  











  

老黃逃得大難,更加珍惜起生命來!
  
“生死有命!世間無人可逃得此劫,
正因如此,生時更應盡情享受,了卻塵緣,方死而無憾!”
  
老黃如入定的高僧,趴在我的書桌前這樣說,眼裏閃出睿智的光!
  
我望著他堅毅的臉,比以往多了少許人格的光輝。
看來老黃終於明白人生可貴,不該浪費了嗎?
  
可是接下來的幾天,我就不這麼想了。
老黃像是抽了大麻的兔子,沒有一刻消停的時候,
不是在最後一排看小說,就是上自習時吃泡麵。
已經完全拋棄了書本,和羅小宗並稱為我們班的“雙傑”!   
用實際行動粉碎了他給劉老太營造的春日之夢!
  
  
“陳子綃,我們好像做錯事了啊!”
  
一天上課的時候,雙魁望著在最後一排一邊面壁一邊偷笑的老黃這樣對我說。
  
“我們沒有做錯!”
  
“可是,我們好像親手毀了一個傑青啊!”雙魁歎了口氣。
  
  
不過話說回來,那個人偶確實比老黃更懂得生命的意義,多麼諷刺!
正因為不曾擁有,才知道何謂珍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