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Deadtree倉庫網誌= =
關於部落格
無名掛掉的備用站orz
  • 266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轉載]春江花月夜3----百鬼新世紀<卷6> 訪客 (下)



“哇!拍電影嗎?怎麼這麼嚇人?”老黃居然率先尖叫。
  
“地震了,一定是地震!我小的時候經歷過一次!”雙魁還算靠點譜。
  
“什麼是地震?”羅小宗神經之遲鈍已經堪比恐龍,
能夠做到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改的地步。
  

只有我趴在門上渾身發抖,這不是地震,是有非常厲害的怪物上門拜訪!
怎麼這麼倒楣?早知道這世界上會有如此恐怖的鬼怪,當初無論如何也不能管這樣的閒事。
  
  
“趕快下樓吧,地震的時候待在樓裏很危險!”
雙魁慌慌張張的去開門鎖,地面的震盪非常的劇烈,幾乎讓人無法立足。
  
“等等!”我腦中靈光一閃,一把抓住她的手,
“不能出去,這是陷阱,要引我們跑出房間!”
  
“陷阱?”一無所知的雙魁瞪著眼睛看我,
“這是怎麼回事?什麼人能發出這麼大的聲音?”
  
“你看那個!”我指向房間裏的飲水機,“裏面的水連動都不動一下,這分明就是幻術!”
  
“嗚嗚嗚,我做錯了什麼?我只是不想寫作業,過來偷懶打牌而已,
雖然有心敲詐羅小宗,可是明明沒有成功,為什麼還會遇到這麼可怕的事……”

雙魁恐懼之極開始懺悔,可是卻根本不值得同情。

  

“哼!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別的不行,幻術我還是會一點點。

可是打量了一下周圍,居然沒有找到一樣能施咒的東西,不是太重就是太大。
  
“快,你們會不會折紙?趕快折幾個東西出來施咒!”
我急忙塞給那三頭呆鵝幾張畫符剩下的黃紙。
  
“什麼都可以嗎?”老黃一邊折手一邊發抖。
  
“對!最好是有攻擊性的,越厲害越好!”
  
“綃綃,什麼叫折紙啊?為什麼要折紙?要怎麼折……”
羅小宗拿著一張紙片蒼蠅一樣在我的耳邊喧囂。
  
“你閉嘴!再說我就把你扔出去!”
  
羅小宗終於識趣的把嘴閉上,雙魁尖利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我折完了!看看這個行不行!”
  
我看了一眼她手裏舉著的東西,心都涼了。
  
兩翼平舉,鳥喙尖尖,居然是只小小的紙鶴!
  
除非那個鬼神經有問題,才會被這樣的東西驅走。
  

“我也折完了!”老黃把手伸到我面前,寬大的手掌中躺著一隻黃色的小青蛙!
  
真是天要亡我啊!
我望著那只小小的青蛙,頓時欲哭無淚。
  

“喂!我們都折完了,你還愣著幹嗎?沒聽門外吵死人了?趕快把它趕走!”
  
老黃發起火來還是很可怕的,
我只好把那只紙鶴和略有殘疾的青蛙往門口一擺,口中開始念念有詞。
我的血脈中似乎有什麼人在輕輕訴說,如何賦予一個死物生命!
那彷彿是我天生就會的本領,而且在腦海中似乎可看到一副副畫面,
是落花飛葉,皆可攻人;是火山刀海,概莫為幻。
  
於是在我口中的咒語念完的時候,
那紙折的鶴與青蛙如有生命一般“突”的一下就飛了起來,急欲衝出大門。
  
“羅小宗!開門!”
  
羅小宗哆哆嗦嗦的把門打開,一股更為強烈的冷風撲面而至,
只見一雙青色的巨大的腳,密佈鱗片,正站在門外。
  

“哇!怎麼這麼大?”雙魁眼白一翻,差點暈倒在地上!
  
這次所有人都看到了,果然是幻術。
  

“去!”我操縱著紙鶴和青蛙向門外飛去,
如果沒有錯的話,現在在那個訪客的眼裏,這兩隻簡單的折紙會是火鳥和怪獸。
  
可是似乎是力量太過懸殊,那雙青色的大腳居然紋絲不動,
無論兩個折紙怎麼繞著它轉來轉去的攻擊,它絲毫沒有退縮的跡象。
  
“讓我進去……”空氣中傳來一個細聲細氣的說話聲,
接著一隻青色的龐大爪子從門外使勁伸進來。
  
“哇哇哇!”站在門口的老黃一個縱越就鑽到沙發後面,身體靈巧之極,
“少奶奶,我們還能活著看到明天的太陽吧!”
  
“不行!”我嘴裏還不停的念著咒語,“那兩隻折紙沒有煞氣,還有沒有更厲害的?”
  
眼看那只巨大的爪子又前進了一點點,棕色大門都被擠得歪歪扭扭,馬上就要光榮卸職!
  
  
“這個行不行?”羅小宗一把往我的手裏塞進一個紙團。
  
“這是什麼?”
  
“我折的龍!”
  

真是人不可貌相,羅小宗什麼時候居然長了一雙巧手?
我急忙接過他手裏的折紙,一下扔到門前,
那黃色的折紙瞬間就變幻成一條金色的巨龍,鱗片森森,爪牙鋒利。
  
那條巨龍在我的授意下像是有生命一般,
一個回首就張開血盆大口,往青色的鬼爪上咬去。
還在拼命往門裏伸的爪子突然放棄了攻勢,突然就縮回門外。
接著我們眼前一花,彷彿一股颶風憑空而起,門口的那雙巨大的腳也跟著不見了。
空蕩蕩的走廊漆黑而安靜,好像剛剛的一切都不曾發生!
  
  
成了!被那條龍嚇跑了!我急忙跳過去,一把把門關上,
屋子裏終於恢復了難得的安靜,
老黃和雙魁瞪著眼睛看著這一切,驚愕大於恐懼,已經停止了發抖。
  
“小宗!”我感激的望著身邊一直看熱鬧的羅小宗,
“多虧了你,你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裏折出那條龍的?”
  
看來我一直對羅小宗存在偏見,他分明就是一個大智若愚的奇才。
  
  
“你說這個?”羅小宗舉起手裏的一張紙片,把它卷起來,
又伸出雙手扭了扭,那張黃紙就瞬間變成了一條破爛不堪,扭扭曲曲的紙繩。
  
這?這就是他所謂的折紙?所謂的龍嗎?
  
我突然覺得自己像個白癡,
居然會把這麼簡陋的破紙繩當成寶貝扔出去,還信心十足的靠它嚇唬人。
不過還好有人墊背,那個被嚇跑的鬼,顯然智商比我更低!
  




  
“我要回家……”雙魁經歷剛剛的那場驚嚇,正鬧著要回家。
  
“雙魁,只是個噩夢而已!”我和老黃急忙安慰她,
“天亮之前不能出去,再堅持一下,中午我們一起走!”
  
“嗚嗚嗚,現在才五點多,還要等到中午,我受不了了啊!”
  
已經五點一刻了!太好了!我望著牆上的掛鐘,心中暗喜,
等到太陽升起這一切就會結束了吧?
  
果然,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內,再也沒有鬼怪來敲門,
那扇棕色的大門,終於恢復了難得的安靜。
  

我憂心忡忡抱膝坐在沙發上,散發著陰氣的大門在眼前猙獰,
這就是正鬼門吧?沒有一個人能夠封印住鬼門,因為那是必然存在的一條通道。
但是每天這麼折騰終究不是辦法,那種奇怪的訪客,不知會有多少將接踵而至。
  
要怎樣才能令人和鬼共存,而互不干擾?要如何才能讓死與生和平共存,又涇渭分明?
可有人知?
  
  
就在我們都昏昏欲睡時,門外又響起了有規律的敲門聲。
  
“咚——咚——咚咚!”
  
“哎呀,吵死了!”老黃正睡得迷迷糊糊,條件反射的跑去開門。
  
“喂!老黃,不要開門啊……有鬼!”
我的話剛剛出口,處於夢遊狀態的老黃已經把門打開。
  
不甚明朗的晨光裏,正站著一個身材瘦高,頭髮蓬亂的男人。
  
他的臉背對著光芒,在我的角度看來,倒像是一張沒有生氣的黑色剪影,詭異無比。
趁它還沒進來,我一把推開老黃,掏出僅剩的一張紙符,伸手往他的頭上貼去。
  
可是那個人比我更快,似乎手臂動了一動,接著眼前黃光一閃,攻擊撲面而至!
  
完了,完了!我只覺得額上一陣劇痛,似乎被人拍了一掌,頭腦瞬間發昏。
這次此命休矣,被鬼怪詛咒,是不是會全身潰爛,發膿而死?
可憐我的大好年華,還有太多的事情沒有做;
可憐我最愛吃的雞,它們還活蹦亂跳的生活在陽光下,我卻要棄它們而去了!
  
接著我兩腿一軟,一下就跌坐在身後老黃的懷中。
真是悲哀,自古英雄都有美人做伴,我人生的最後一刻,居然是在醜男的懷中渡過。
  
  
我正感懷身世,耳邊卻響起老黃詫異的驚呼,分貝之大,能令死人復活。

“陳、陳叔叔?你怎麼會在這裏?”
  
陳叔叔?老黃認識的陳叔叔好像只有一個啊?
我小心的睜開雙眼,果然看到我老爸正氣急敗壞的站在大門外,
腦門上赫然的貼了一張黃色的紙符。
  
“綃綃!你給我起來!不要躺在地上裝死!”
老爸一聲大喝,我急忙戰戰兢兢的從地上爬起來。
  
“爸爸,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和媽媽說在這裏打牌……”
天可憐見,我連牌影都沒有摸到,怎麼老爸就過來抓包?
  
“我是指這個!”他一把拿下額頭上的紙符,“昨晚在這裏搞鬼的是不是你們?”
  
“是、是,可是我們是受人之托……”我急忙做小雞啄米狀認罪,
突然發現眼前一片黃影飄飄忽忽,伸手一抓,額上居然也貼著一張紙符。
  
這算不算大水淹了龍王廟?
  

“氣死我了,我聽說這裏鬧鬼,已經埋伏了幾天,
昨天半夜好不容易這裏有動靜,我就用幻術做了個夜叉來探究竟,沒有想到被人擋回去……”
  
我聽到這裏突然想起那個被紙繩嚇跑的巨大膽小鬼,
“爸爸,你做的那個夜叉是不是很大啊?身上還長著鱗片?”
  
老爸推拉推鼻樑上的眼鏡,狠狠的點了一下頭!
  
呵呵,昨晚最後那名訪客竟然是我老爹派來的?
我說那個鬼怎麼膽子如此之小,智商在我之下!
  
原來如此!
  
  










中午的時候,老黃又叫了一次外賣,
我們幾個孩子加上神經兮兮的老爹一邊吃飯一邊探討。
  
“是正鬼門?我說怎麼會有這麼重的陰氣?”老爹邊吃邊說。
  
“是啊,因為這間屋子堵住了鬼怪的通路,每晚這樣與它們周旋也不是長久之計!”
  
“讓我想想啊!”老爹抬眼看著天花板,“等會打電話叫個施工隊吧!”
  
“叫施工隊幹嗎?你要把門開到鄰居家那邊?”
  
“嘿嘿!”老爹朝我怪笑一下,
“我要做一個,專門給鬼怪用的‘通道’,這不是兩全其美之事?”
  
老爸,你實在太厲害了,
不愧是我身經百戰,行蹤不定,腦筋錯亂,異想天開的老爹。
這種難題都能想辦法解決?簡直是鍾馗再世!
  




但是下午工程隊帶著塑膠管和泥沙來的時候,我就已經無語了。
原來我爸爸說的通道,並不是暗指利用異術做的溝通陰陽兩屆的通道,
而是真真正正,名副其實的通道。
  
深藍色的塑膠管上還印著商標:雙燕牌!
  
  
“師傅,你們是要幹嗎?”
老黃慘兮兮蹲在地上問,轉眼間他家親戚的房子就變成了工地。
  
“那個男的說了,在門楣上面挖一個大洞,把這個管子安上去,那邊通向窗外。”
  
“這樣不是很難看?”
  
“是啊!”工人也一頭霧水的回答,“好好的屋子裏橫著這麼粗的一根管子,
是很奇怪!可是我們按照客戶的想法做!”
  

於是下午剛過,那根粗大的,深藍色的,足足能供一個孩子爬行的管子就橫空出世,
橫貫在天花板下。
  


“怎麼樣?主意不錯吧?一橋淩越南北,天塹變通途!”老爹自豪的望著他的傑作。
  
你以為這是武漢長江大橋嗎!
  
“可是這樣一來,人能住的舒服嗎?”
  
“沒有辦法,這是唯一的兩全之策!”老爹撓了撓頭,貌似真的苦惱。

  
不過難看歸難看,作用還是會有的,
以後想去陽間的鬼怪,再也不用費盡心思去敲開人類的大門,
只要爬個管子就能輕鬆通過。
這條安靜的走廊中,不會再有神秘的,不為人知的深夜訪客了吧?
  
  









兩周以後,期末考試就要來臨了,老黃苦著臉來找我。
  
“少奶奶,你知道哪家醫院治神經衰弱比較好嗎?”
  
“誰衰弱?不會是你吧?”我瞥了一眼老黃,幸好世界上不全是像他這樣遲鈍的人,
不然神經科的醫生都要喝西北風。
  
“是我家的那個親戚,你還記得他家的那個屋子吧?”
  
“記得,記得!”簡直是終生難忘!
  
“自從裝了那個管子,倒是沒有人半夜敲門了!
可是整晚都好像有人在上面爬來爬去,吵得人無法入睡!
更可怕的是,趕上下雨颳風,又漏水又進風,他們全家都要崩潰了!”
  

呵呵呵,我只有傻笑。
從來事事不能兩全,有得必有失!

可是老黃家的親戚,被我們父子上陣折騰一圈,怎麼看都是得不償失!
  
  

不過就像前面所說,萬事都有兩面!
經歷了這件鬼屋事件,通過口口相傳,我在學校裏一下名聲大噪,人氣飆升,
誰都知道我們班有個異人能降妖除鬼!
  
我一時陶醉在勝利的喜悅中,頭腦發昏,開始完全拋棄了書本,每天埋首畫符。
成績直逼羅小宗!
  

而且多虧眾人抬愛,我終於摘掉了“少奶奶”這一娘娘腔的綽號,
開始有同學在我身後偷偷叫我“蝴蝶!”
  

“就是那個蝴蝶啊!”、“果然很奇怪啊,真是非常蝴蝶!”
語氣中多帶點驚訝和不可思議。
  
蝴蝶?蝴蝶!這雖然也像個女孩的綽號,但是比“少奶奶”不知好聽了多少倍!
一看就是在盛讚我容貌出眾,長袖擅舞!我想到這裏又乾笑兩聲。
  
  
“少奶奶,你笑得這麼詭異幹嗎?”老黃被我的笑聲從操場另一端引來。
  
“沒什麼!”雖然心中高興,我還是忍不住好奇打聽,
“老黃,為什麼很多同學偷偷叫我蝴蝶啊?”
  
“你不知道?”老黃驚詫至極。
  
“不是在誇我嗎?”
  
“少奶奶!”老黃一手拍在我的肩膀上,臉色悲痛,“初中生物沒好好學是不是?”
  
這和生物有什麼關係?怎麼扯那麼遠?
  

“蝴蝶在昆蟲裏是完全變態,你忘了嗎……”
  
  
完全變態?完全變態!我突然覺得一陣冷風吹過,第一次發現冬天竟是這樣寒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