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Deadtree倉庫網誌= =
關於部落格
無名掛掉的備用站orz
  • 266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轉載] 春江花月夜 2 ---百鬼夜宴 追蹤








最近正在弄人生第一張電繪(其實只是幫以前的黑白稿上色而已orz|||)
貝茲曲線真是痛苦
外加抓的PS版本只有自動填滿
沒辦法弄出填邊線的功能
整個很起笑〒△〒
變成連頭髮細線都要用填滿上,實在是虐待眼睛集大成~

認真考慮以後買個繪圖板的可能性(?)



---------------廢話完畢,以下是正文= =-------------------------


“陳開,我要走了!”緋綃坐在暗處對陳開說。

那是可怕的黑暗,沒有任何的光線,
唯有緋綃白色的衣服,白色的臉,刺映著人的雙目。
  

“為什麼?”陳開一聽著急的問他,周圍的黑暗似乎要吞噬了緋綃。
  
“我的能力沒有復原,可能會借喜滿的力量找一個不會滲透出妖氣的地方休息!”
  
“在這裏不行嗎?”陳開問他,“我可以幫你做飯,為你煮你愛喝的湯,
而且你不是不會打掃衛生嗎,我都可以幫你!”
  
緋綃淡淡的笑了一下,“我要去的地方不用這些!”說完,捨不得的看著陳開,
“你看見的能力我會收回去,不會留下任何的妖氣在你旁邊!”
  
陳開聽了一陣心酸,“那就是我發生什麼事你也不會知道了?”
  
緋綃輕輕的搖了搖頭,
“我會知道的,子進會告訴我,你有危險我會隨時回來幫你!”
  
“不走不行嗎?”
陳開突然覺得自己無足輕重,緋綃似乎隨時在做著與自己分別的準備。
  
“我也不想!”緋綃面見難色,“有人在追蹤我,要是我不走,
不但會增加麻煩而且也不能好好的積蓄力量。”
  

陳開聽了歎了口氣,“那你什麼時候回來?我會一直在這裏等你!”
看來自己是無法阻止他了。
  
“我的能力恢復就會回來,也許幾個月,也許幾周!”緋綃笑著對他說。
  
陳開聽了扁扁嘴,忍住了要留下的眼淚,
“那說好了!我等你到秋天,要是你還不回來,我就會搬走!”
  
緋綃聽了笑了一下,“我依舊會去找你的!”
說完,轉身走入了無邊的黑暗中。
  

陳開忍不住了,他對著緋綃的背影喊道:
“我改變主意了,我會一直等著你的!”
  
“陳開,你要好自為之啊,尤其是不要靠近水,小心蛇!”

緋綃的聲音自黑暗中傳來,白色的身影一扭身,已經遁入了黑暗。
  
“什麼意思啊?緋綃?”陳開朝著面前無邊的黑暗中喊去,可是並沒有人應聲。
  
  





“緋綃!”陳開跟著又喊了一聲,卻一下驚醒,是個夢。
  
他抬頭看了一眼天色,好像是個陰天,
厚重的窗簾阻住了陽光,屋子裏和夜晚沒什麼兩樣。
  
“緋綃!”他突然想起了剛剛的夢,打著赤腳就往緋綃的房間跑去,
小心翼翼的推開門,只希望那真的是一個夢吧,裏面依舊睡著一個慵懶的少年。
  
可是,房間裏並沒有人,就像昨夜一樣的擺設,被子都沒有人動一下,
床頭還放著一袋自己前兩天剛剛給他買的鹽酥雞翅,同樣沒有人動過。
 
陳開愣愣的拉著門把手,望著這空落落的房間,突然眼淚一下就流了下來。
可是他自己卻並不自知,打著赤腳,站在門外。
可是陳開知道,自己的內心,再也沒有人可以依託,他以後就要一個人了。
春末夏初的溫暖天氣裏,緋綃隨著夏日的微風走了。

  
  








轉眼間就到了六月,此時離陳開最後一次見緋綃已經有兩個月了,
這兩個月裏,他漸漸的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
屋子裏有著過去沒有的整潔,可是他卻無法習慣。

緋綃還帶走了喜滿,以前一屋子唧唧喳喳的活躍氣氛,
現在只剩下他一個人形影相弔,
有的時候王子進也會出來,可是他似乎也感覺到了危險,絲毫沒有以前那樣樂天了。
這個六月,對陳開來說是冰封的六月。


  

天氣漸漸的熱了起來,丁香花的香氣在夏夜裏隨著微風流動。
  
學校的林蔭路上,昏黃的路燈下,
一個長頭髮的女孩和一個瘦高的男孩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兩個人好像起了爭執,聲音漸漸的提高。
  
“我說了多少次?我要和你分手!”那個女孩不耐煩的說。
  
“怎麼也要有個理由吧?你突然這樣,到底我做錯什麼了?”
  
“你沒有做錯什麼!”
  
“那是為什麼啊?”男孩的聲音已經近乎於祈求。
  
“我喜歡上了別人!”
  
那個瘦高的男孩睜大了一雙眼睛,不可思議的望著自己的女朋友,
“我,我們在一起2年了,你怎麼能這樣?那個人是誰?”
  
女學生抬起頭,路燈下是一張明媚的青春容顏,
她眼睛裏閃著異常狂熱的光,“是一個叫陳開的人!”

 




“喂,那個女的在看你啊!”梁棟捅了一下身邊的陳開。
  
陳開的心本來就已經像死水一樣,絲毫不起波瀾,
可是這個時候還是忍不住偷瞄了一下。
  
果然,旁邊有一個捲髮的女孩坐在旁邊的座位上,
粉嫩的嘴裏咬著一枝筆在往這邊看,眼神像是在看什麼有趣的東西。
  
“不可能是看我吧!”陳開看了一下那個女孩,驕傲而美麗,怎麼也不可能看上自己。
  
他在那樣目光的逼視下坐著實在是不舒服,“梁棟,我們走吧,去別的自習室上自習!”
  
“我不走!”梁棟動也不動,“好不容易找了個座位,到處跑什麼啊?”
  
陳開只好收拾了東西,自己背上書包走了。
剛剛出了自習室的門,就迎面撞上一個女生。
  
“哎呀,對不起!”陳開忙不迭的道歉,
他最近神經有些恍惚,總是出差錯。
  
“沒有什麼!”那個女生抬起頭,望著陳開,
一張圓鼓鼓的臉上全是狂熱,“我們做個朋友吧!”
  
  
陳開聽了一愣,好像貝多芬的命運在耳邊奏響,
自己的心都被交響曲的音符震的一顫一顫。
這是緋綃走了以後他唯一心跳加速的一次,這個世界怎麼了?
  
“不,不用了!”陳開窘迫的搖了搖手,撒腿就跑。
  

這到底怎麼了?怎麼了?
最近他就發現了,校園裏好像有很多的女生在看他,
她們的眼神都像生了鉤子要鉤掉他一塊肉,
難道自己真的一夜之間變得如此的受歡迎?
  
他跑著跑著,不知不覺間跑到了主樓走廊的鏡子前面。

昏暗的走廊中,明亮的鏡影裏有一個瘦高的少年,
不,他長大了!他的肩膀變寬了,臉也比剛來這個城市的時候變得更加棱角分明,
是的,他長大了!如果緋綃現在和他並肩站在一起,
那人們一定會說自己是他的哥哥,可是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長大的呢?
  

時間如流水般沖刷,還沒有等人發覺,它已經流過了,
只在人們的身上留下歲月的痕跡,是不偏不倚的它對每個人的贈禮。

  
可是,可是緋綃不會長大,
他依舊是那個當初自己遇見的,眼帶桃花,黑髮如漆的少年,
就是再過多少年,他依舊不會變!
陳開愣愣的望著鏡子裏的自己,那個如此陌生又如此真實的自己,
那裏面的身影漸漸的模糊,漸漸的有什麼水霧般的東西迷矇了他的雙眼。
  
為什麼?為什麼自己會長大,如果自己不會長大該有多好?
可是那是不可能的,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
一步一步又踏上了當初王子進的腳印,可是又無能為力。
  
陳開第一次如此的絕望,
他今天才發現,自己與緋綃之間,最大的敵人並不是什麼蛇或者其他怪物,而是時間!
對每個人都公平的,不可逆轉的,無法停止的時間。
陳開想到這裏,一下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感覺周身是前所未有的疲憊。
  
  








下了自習,陳開往回家的路上走去,夏夜的微風吹拂在臉旁,使他感覺無比愜意,
路上納涼的人很多,他也跟著不知不覺的在外面轉了很久。
  
等到真的想回家的時候,路上已經行人稀少,
只有昏黃的路燈和飄搖的樹影在他面前晃來晃去。   
怎麼會轉到這麼晚?陳開搖頭笑了一下,
看來自己真的很不喜歡回到那個沒有人氣的家啊。
可是沒走兩步他就笑不出來了,因為後面好像有什麼東西跟著他,
一種輕柔的腳步聲和喘氣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陳開小心的回頭看了一眼,可是後面只有樹木在柏油路上投下的陰影,什麼都沒有。

  
他突然覺得害怕起來,趕快揀明亮的地方往家裏走去。
可是還沒有走一會兒功夫,那種腳步聲又出現了,
那是一種跳躍的,輕快的腳步聲,好像是某種動物發出來的。
還伴隨著喘氣的聲音,陳開似乎可以看見那似乎是一條很大的狗,
在隨著步伐吐著血紅的舌頭,還有口涎不停的順著它的嘴角留出來。
  
可是他不敢回頭,生怕一回頭,後面的狗就會撲上來把自己吃了,
他只好加快腳步,忙不迭的往家走,
可能是誰家的狗沒有看好吧,不會有事的,城裏的狗都性情溫和。
  
他一邊寬慰著自己一邊趕路,眼看公寓的大門就在眼前了,
他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打開電子門鎖,他急忙鑽了進去,一回手就帶上了門。
這才敢透過雕花的鐵門往外看,門外依舊是昏黃的路燈,根本就沒有什麼狗在外面,
夏夜的風裏飄著花的香氣,一切是那樣的平靜。
也許是自己嚇唬自己,他鬆了口氣,按了電梯,往家裏去了。

  
而在外面的灌木叢中,一個龐大的黑影慢慢的走了出來,望著陳開消失的方向吐著血紅的舌頭。

 















今夜似乎黑得可怕,簡直是伸手不見五指,只有一條灰白的小路不知延伸到哪裡?

陳開莫名其妙的走在路上,他明明已經是到家了啊,
怎麼會跑到這個鬼地方?
  
路越走越黑,陳開走了一會兒,開始覺得害怕起來,
因為身後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跟著他。


那是什麼東西呢?好像在踮著腳走路,好像腳步聲很細碎,
聲音很輕,又很快,就是不徐不慢的跟著他。
會是什麼?陳開好想回頭看一下,可是又不敢,是狗還是狼?或者是別的什麼,
他想起小的時候老人講的故事,據說深山的夜晚,有狼會跟在人的身後,
當旅行者回頭看時,它就會一口咬住人的頸動脈,如果不回頭它就找不到下嘴的機會。
  
對,只要不看,只要不看就不會有事!
陳開想著加快腳步往前走,可是後面的危險跟著他,讓他無法放心的趕路,
前面的路似乎沒有盡頭,而後面動物的喘息聲越來越大,好像就在他耳邊。
  
這路要走到什麼時候?還是必須要看看後面是什麼這樣的旅途才會結束?
陳開想著屏住呼吸,既然要非看不可的話,就回頭看一眼吧,一眼就行。

他用雙手護住自己的脖子,小心的回頭看了一眼,
什麼也沒有!後面依舊是一條灰白的小路,根本就沒有什麼動物。
他長長的鬆了口氣,看來都是自己太過於緊張了。
  
可是剛剛一回過頭來,就有一個龐大的黑影竄了上來,
血紅的舌頭幾乎要舔到他的臉,幾顆青色的獠牙在他閃爍。
  
陳開一下就被那個東西撲到在地上,這是什麼?是狗嗎?
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狗?
  

“救命啊!”陳開伸手掙扎著,
可是那個狗太大了,身上泛著腥臭的氣息,根本就推不開。
  

“哇!”陳開叫了一聲坐了起來,只覺得身上都被汗透了,
他那厚重的被子被他踢在一邊,又是一個噩夢!
身上冰冷冰冷,是粘膩的汗在揮發。

他看了一眼身邊的被子,現在的天氣蓋這個是有些熱了,也難怪自己會做噩夢。
想著往後一倒,又陷入了沉沉的夢鄉。
  

















第二天,他耷拉著腦袋去上課,
昨天沒有睡好,他打了個哈欠迷迷糊糊的鎖了門就走,
根本就沒有發現,防盜門的把手上沾了幾根棕色的動物的毛髮。
  
到了學校,陳開的桃花運還是滾滾而來。路上總是會有女生對他指指點點,
陳開一路埋著頭,羞得臉通紅,幾乎是用跑的走到教室。
  
“杜鵑,鏡子借我!”他見了杜鵑就搶了鏡子對著自己的臉左照右照。
  
裏面是張斯文而消瘦的臉,頭髮還有些亂,實在是不像一個帥哥。
  
“你說,我長得很帥嗎?”陳開拿著鏡子問杜鵑。
  
杜鵑被他搶了鏡子,本來就詫異,聽他這麼一問,一口水差點沒有噴出來。
  
她打量了一下陳開,雖然他好像努力在做瀟灑狀,可是確實是很一般,
“陳開,你,你長得很帥啊!”她實在是不忍心打擊他。
  
“真的啊!”陳開還了鏡子給她,真的嗎?連他自己都沒有自信,
難道大家的審美觀真的在一夜之間改變了?
  
  
剛剛下課,就有一個穿著短裙的女生站在門外,
好像就是前兩天看到的那個捲髮的女孩。
上帝保佑,不要發生什麼吧!陳開低著頭假裝沒有看見就要溜過去。
可是上帝這個外國的神似乎根本就不想保佑這個無神論者,
那個女生一見到陳開就像見了多年的老朋友一樣衝了過來。
  
“你去哪兒?我和你一起去吧!”女生眨巴著她美麗的大眼睛,
陳開被她那忽閃忽閃的睫毛搞得頭中一陣眩暈。
  
“不,不用了,我要回家!”總算還尚存一些理智。
  
“你家在哪兒?我和你一起回去!”
那個女生依舊跟在他身後,根本就沒有離開的意思。
  
陳開嚇得一句話也不敢說,他也不知道如何去和女生溝通,只好默默的走在前面。


他故意不停的拐著彎,希望能把她甩開,
可是她還是不離不棄的跟在他身後,就像,就像昨晚夢到的狗。
  
他這樣想著突然覺得一種恐怖的感覺從心底升了起來,
緋綃的話又在他耳邊響了起來: “有人在追蹤我!”
  
難道?難道那條可怕的大狗就是追蹤的魔物?可是它追蹤自己又能得到什麼?
緋綃已經躲到了安全的地方了啊?
  
  

他正想著,突然身後的女生“撲通”一下坐在地上。
  
“你怎麼了?”陳開這次不能不理了。

那個女生像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指著路旁的灌木叢,
顫抖的說“狗,好大的狗!”
  
陳開聽了心中一緊,一把拉起那個女生,“是什麼樣的狗?”
  
“它,它剛剛還在那裏啊!”那個女生指著灌木的一角,“好大啊,舌頭好長啊!”
說完,一下從地上爬了起來,拎起書包就跑了,頭都沒有回一下,看來真的是嚇到了。
  
陳開愣愣的看著那叢灌木,午後的陽光格外的燦爛,
照在飽滿的葉片上面,反射出如翡翠般美麗的綠色光芒,根本就沒有什麼狗。
  

陳開盯了一會兒,突然覺得背後發冷,急急忙忙的就跑回了家裏。
  

他一回家就把門上所有的能鎖的鎖都鎖上了,
像是虛脫了一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這是怎麼回事?那個女生也看到了,看來真的有狗在跟著他,
而且似乎是一隻很可怕的巨型犬。
  
這並不是福爾摩斯的偵探小說,也不是在沼澤地裏,更沒有霧,
這是活生生的生活,那只狗是從哪裡來的?它為什麼要跟著自己?



 

接下來的日子裏,陳開儘量早早的回家,總算是沒有看到那只狗的影子,
可是另一個問題又出現了,周圍冒出了一個個的傾慕他的女生,
陳開長這麼大從來沒有如此獲得過異性的青睞,
如果說前兩天是一個一個的話,現在已經是有幾十個女生來找他搭話了。
  
陳開被這飛來的豔福和可怕的狗折磨得憔悴不堪,
已經完全把緋綃的事情忘到了腦後。
  

“兄弟,我給你出個主意!”
旁邊的梁棟看到他半死不活的樣子,在一邊給他參謀。
  
陳開聽了從桌子上爬起來,“什麼主意?快點說!”
  
“這還不簡單?”梁棟笑著和他說,
“找個漂亮點的談一下,讓別的人死心不就行了?”
  
“可是我不會應付女生啊?怎麼談啊?”陳開聽了面現難色,
對女生也不是不敢興趣的,她們像花一樣的美麗,像花一樣的盛放著,
可是自己只敢遠遠的看著,要是讓他談女朋友,估計他會緊張死。
  
“應付一個總比應付一堆強吧?”
梁棟看他鬱悶的樣子只好歎了口氣,這樣的桃花運也會帶來煩惱?
  
陳開聽了一下恍然大悟,這話太有道理了,他終於找到了解決的辦法。
  
  

如果自己有點喜歡的話,應該是那天跟著自己的捲髮女生吧?
陳開想了一下她圓圓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睫毛。
也沒有什麼戲劇性的表白,陳開就多了一個女朋友,
他甚至連這個女生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他只是和她下課一起回家,
有的時候也會送她回宿舍,這就是靦腆的陳開對人好的方式。
  
他幾次想和她說話,可是就是不敢張嘴,也找不到話題,乾脆就這樣算了,
也許真的是飛來的豔福吧,他也不敢再多想些什麼,
只覺得和這樣漂亮的女孩一起走一段路也很幸福。
  
那個女生也不說什麼,似乎很滿意這樣的狀態,只要她能跟在陳開身邊就夠了。
  



就這樣過了半個月,還是有人來和陳開表白,
不過看了一眼他身邊的人,就都放棄了。看來梁棟的主意真的不錯。
可是,可是這個女生怎麼辦?陳開斜眼看了一下旁邊走的人,
在月光的照耀下她的臉真的很美,要是再這樣下去,估計淪陷的就是他自己了。
  
  
等等,月光?陳開突然心中一緊,
今天下課怎麼這麼晚,月亮什麼時候都升了起來?
  
“我送你回去吧!”陳開對旁邊的人說。
  
那個女生點了點頭,表示默許。
  
“我們要趕快了,我好害怕那只狗又出現!”
陳開今天比平時的話多,好像恐怖刺激了他的神經。
  
“狗?”那個女生似乎想起什麼,“是什麼樣的狗?”
  
“我沒有完全看到過!”陳開說,
“好像是一隻像狗一樣的動物,最近總是跟著我!”
  
“是那次在你家門外看到的那個嗎?”女生說著聲音都帶著顫抖。
  
陳開聽了她的話裏似乎有著恐懼,小心的問她,“是不是很可怕?”
  
那個女生聽了急忙的低下頭,像是不願面對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
只是低低的說了一句,“要是那個是狗的話,也真的太可怕了~”
  
陳開本來還想問,可是看了她的樣子實在是不忍心,只好低著頭繼續往前走。
還好,今晚的月亮很亮,路燈也很亮,似乎在這樣明亮的夜晚裏沒有什麼可以遁行。
  


  





“陳開~”剛剛走到中心花園,旁邊的女生就拉了他一把。
  
“怎麼了?”陳開回頭問她,卻看見她面色嚇得蒼白,嘴唇都在發抖。
  
“狗,那個狗在、在我們後面!”
  
陳開聽了吃了一驚,忙回頭一看,路燈下水泥板的路面發出灰白的光,
地面上只有婆娑的樹影,什麼都沒有。
  
又和以前一樣!陳開忙回過頭,牽了那個女生的手,“不要回頭,我們快走!”

這是他第一次牽女生的手,
可是兩個人的手心都是汗涔涔的,根本沒有任何浪漫可言。
過了一會兒,果然背後又傳來動物喘息的聲音和細碎的腳步聲,
那樣的腳步聲,像是有個怪物躡手躡腳的跟在他們後面,隨時準備把他們吃了。
  
“不要回頭!”陳開小聲的,不斷的叮囑旁邊的人。
今天晚上校園的路上怎麼如此安靜,一個路人都沒有?
  
那個女生點了點頭,兩個人好像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勇氣,這一路,如履薄冰!
  
  
好不容易看到了女生宿舍樓的燈光,
那個女生再也忍不住了,忽然一把甩脫陳開的手,向著燈光的方向跑去。
她的捲髮,長長的,染成黃色的捲髮在路燈下飛揚,像是一隻撲火的飛蛾。
  
“不要跑!”陳開伸手就去抓她,可是她好像害怕極了,拼命的往有光的地方沖去。
  
陳開的話音還未落,後面就有一個龐大的黑影突然從陳開的身後竄了出來,
一下就越過陳開的頭頂,往那個女生的方向去了。
  


陳開見了一下就嚇傻了,那是什麼啊?好像獅子一樣龐大的東西,
腥氣撲鼻,好像是狗,但是比狗要大得多。
  
那個東西一下就把在前面跑的女生給撲倒了!
她發出“啊”的一聲尖叫,拼命的抵抗著。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陳開不知哪裡來的勇氣,隨手抓起一根樹枝就衝了過去。
他不想連累任何人的,他不想害任何人的,可是自己的軟弱到底還是害了人,
要是自己一直堅持獨來獨往,就不會有今天這樣的局面。
想起來,自己究竟有幾分喜歡這個女孩呢?還是自己更怕的是孤獨?
還是脆弱的自己無法承受這樣的痛苦,急於找一個人分擔。
  


“你放開她!”明明知道那個怪獸聽不懂,陳開大喝了一聲,
掄起手上的木棒就往那個佈滿了棕色皮毛的龐大的頭上砸去。
  
木棒砸在它的頭上,震得陳開虎口生痛,可是它居然沒有反應,
張著血紅的大嘴,往那個女孩的臉上湊過去。
  
“不要啊!”她尖叫起來,聲音裏充滿了恐懼。
  
接下來更讓陳開吃驚的事情出現了,
他眼看著一條蛇一樣的黑線,從那個女孩張大的狂呼的嘴裏一下竄了出去,
往草叢裏爬去了。
  

小心蛇!
  

緋綃臨走的話又在陳開的耳邊響了起來,怎麼,怎麼蛇會在人的身體裏?
  


那條蛇爬出來以後,女生隨之暈倒了。
那個像獅子又像棕熊一樣的怪物回過身來瞪著一雙發著藍光的眼睛看著陳開。
陳開拿著木棒,也看著它,他知道,只要自己一鬆懈,它就會趁虛而入,
怎麼會有這樣的東西?它到底是為了什麼而來?
  
陳開盯著它青色的獠牙,它健壯而尖利的爪子,
它龐大的頭顱和兇狠的目光,像是盯著一個噩夢。
突然,那個怪物一下就竄了起來,往陳開身上撲了過去,
陳開沒有想到它行動如此迅速,舉起棒子就往它的頭上揮去。

那血紅的嘴就在他面前,眼看凶多吉少,緋綃的臉又在他面前浮現出來,
緋綃,緋綃,希望還能見到你吧,他想著突然大喊一聲,“緋綃,借我力量吧!”
手中的木棍隨著就揮了過去!
  
可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他這一喊,那個怪物突然停止了動作,
在空中硬生生的打了個滾,一下落在地面上,陳開這一下,揮了個空。
  
接著一團白色的影子“呼”的一下自那張大嘴裏竄了出來,像是一道閃電。
  


陳開被這樣的白色晃花了眼睛,加之剛才的力氣使得太足,他一下趴在了地上。
而那個棕色的怪物,也不攻擊陳開了,溜到一邊不知幹什麼去了。
  
這是怎麼回事?
  



“快起來吧!”陳開正在詫異間,一隻白色的纖長的手伸到他的面前,
聲音的主人好像有掩不住的笑意。
  
他抬頭一看,一下就愣住了,
面前的人穿了一身白衣,長髮束在腦後,眼帶桃花,不是緋綃是誰?
  
“你,你怎麼在這裏?”陳開指著問,驚訝已經完全壓倒了再見緋綃的喜悅。
難道自己的那一聲呼喚,真的叫了他回來?
  
“那,那個怪物呢?”陳開接著就去找那個龐大的狗。
  
“你是說小黃啊?它在那裏!”緋綃說著指著草叢那邊,
陳開才發現那裏蹲了一隻棕色的龐大的狗,在悠閒的搖著尾巴。
  
“為,為什麼會這樣?”陳開的下巴都驚訝得要脫臼了。
  
緋綃見到陳開也很高興,
“我們快回去吧,做雞給我吃吧,我最近躲在了狗的肚子裏,什麼都沒有吃到!”
口水都要滴落在地面上了。
  

陳開忙把那個暈倒的女孩送回宿舍,和緋綃回家了。
  



















“他啊!開始想找個安靜又不寂寞的地方修煉,我就想到了生物的身體!
一邊修煉一邊可以到處走動!”

夜色中,喜滿的聲音娓娓道來,
“我們就找到了小黃,和它簽訂了三個月的契約!”
  
陳開看了一眼跟在他們身邊的大狗,簡直就像是棕熊,居然叫它小黃。
  

“可是他的力量恢復的太快了,才兩個多月就復原了,我們就想辦法出來,
狗的肚子就是佈置了結界也終究是狗的肚子!”
  
“那就出來唄!”陳開埋怨著,“我一個人也很無聊啊!”
  
“哪裡有那麼好出來?”緋綃白了他一眼,
“契約還沒有滿,要外面有人叫我的名字才能出來!”
  
“就是,就是!”喜滿跟著說,“小黃又不會說話!我們決定嚇唬你一下,
不然你怎麼也不能當著小黃叫出他的名字!”
  
“你、你們怎麼能這樣!”陳開想起最近噩夢一樣的生活,居然都是拜他們所賜。
  

緋綃瞪了他一眼,“也不是沒有收穫!你居然中了別人的道道,被追蹤了!”
  
“是誰?”陳開一聽背後又是一陣發冷。
  
“還能是誰?”緋綃掩嘴偷笑,“那條蛇好像也懂了點人情事故,
居然找了漂亮的女孩做傀儡來接近你!”
  
陳開聽了又是一愣,“你說,你說那個女孩才是追蹤我的人?”
他的心中一陣失落,原來她接近自己居然是為了找緋綃的蹤跡。
  

“是啊,不過那個傀儡已經被我趕跑了,她現在應該又恢復到以前的狀態了!”
緋綃還是一臉壞笑。

  
陳開卻沒有覺得有什麼好笑,他只是覺得夏夜的風冷了,
原來,原來不過是一場誤會,一個陰謀。
那個一直走在自己身邊的,明媚得如月亮的少女,不過是一個夏夜的美麗的夢而已。
  




  
  







第二天,緋綃在陳開的身上塗了一點蛇最討厭的雄黃,
陳開那有著洶湧來勢的桃花運就此結束了。
  
倒是有不少的女孩開始躲著他走,他照了一下鏡子,自己還是那個普通的消瘦少年,
這一切,真的如仲夏夜的夢,結束得如此之快。
  
而那個有著龐大身軀的小黃,也打回了原型,變成了一隻瘦弱的小黃狗。


“小黃就是拿這個條件和我們交換的!”喜滿和他解釋,
“它總是被同類欺負,渴望變大,變得有力量,我們就讓它做了三個月的大狗!”
  
“那個可怕的外型是誰弄的?”陳開問喜滿,
那個外形更接近恐怖片裏異型的造型,真是太有創意了,
別說是狗,就是人都會被嚇倒。

  
“還能是誰?”喜滿笑著說。
  
陳開望著趴在沙發上看電視的緋綃,看來他真的從電視裏得到了很多的靈感啊!
還找了個機會發揮得不錯。
  

地上的小黃用明亮的眼睛望著陳開,搖著它那要變禿的小尾巴,
陳開看著它,突然覺得傷心,伸手把它抱在懷裏,撫摸著它柔軟的毛:
“我們都是青蛙,就是變成王子,也終究都會被打回原型的!”
  

夏天結束了,秋天的風開始吹過,冷冷的風,吹醒了夏夜的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