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Deadtree倉庫網誌= =
關於部落格
無名掛掉的備用站orz
  • 26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轉載] 春江花月夜 2 ---百鬼夜宴 忘川(下)



“緋綃,我們回來了嗎?”

陳開一下坐在地上,他好像再也沒有多餘的力氣來支撐雙腿。

  
“是啊!”前面緋綃回過頭來,寬慰的笑了一下,“千鈞一髮啊!”
說完,也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剛剛嚇死我了!還以為自己真的會死。”
陳開望著那輪圓月,活著真好,起碼這裏的月亮不是讓人迷路的。

“陳開!”緋綃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陳開只覺得他的手上是前所未見的冰冷,
接著聽緋綃說,“你活著太好了,要是你真的出了什麼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他低著頭,話語中帶著顫音,陳開還從來沒有見過他這樣害怕,
月光下看不到他的臉,不過可以感覺出他的激動。


“緋綃,緋綃!”陳開探頭問他,“你在哭嗎?”

可是緋綃沒有回答。


“我剛剛也在想,要是我死了,誰給你做飯啊!”陳開見狀和他開玩笑。

緋綃聽了抬起頭來,“陳開,我對不起你,要是我的本事足夠大,
就不會一次救不了兩個人了。我一開始就不該讓你跟著我去那種危險的地方!”

“緋綃,你不要說了,我這不是好好的活著回來了嗎?”
陳開說著一下坐了起來,以示他很健康,他也不想看到緋綃的眼淚,
在他心目中緋綃是神仙一樣的人,他不願意看到一直快樂的緋綃脆弱的樣子。

緋綃見了笑了一下,也站了起來,往前走了幾步去查看剛剛壘起的石塊。

  



“奇怪?”緋綃仔細的看了一下那燃盡了的蠟燭說。

“怎麼了?”陳開也跟著過來。

緋綃很嚴肅的看著陳開,“蠟燭是被人吹滅了,有人知道我們去了忘川!”

陳開聽了只覺得脊背發冷,是什麼人要害他們,沒有理由啊?

緋綃說著回過頭,“而且更有趣的是,還有人又把蠟燭點上了!”

陳開聽了倒抽了一口涼氣,只覺得周圍的雜草中似乎鬼影幢幢,
隨時都會有什麼東西跳了出來把他們吃了,到底是誰?埋伏在暗處?


“有人在那邊!”黑暗中突然傳出了喜滿的聲音。

陳開聽她這樣一說,嚇了一跳,連忙四處打量,“什麼人?在哪裡?”


可是周圍哪有半個人影,只有雜草隨風亂舞,圓圓的月亮掛在墨色的天際,
世界是如此的安靜,就連蟲鳴的聲音都沒有。

緋綃聽了面朝著一邊說,“既然在這裏沒有走,幹嗎不出來啊?”

雜草中一個人影慢慢的站了起來,那個人也不說話,背有些微駝,
身量不矮,慢慢的走到他們的面前。

月光照在那個人的臉上,可以看見他的鼻樑上架著一副眼鏡,
白白的一張臉,有著沉靜的神色。

這張臉,是如此的熟悉。這種沉靜的氣息,陳開一輩子也忘不了。

  
他看了這個人,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臉驚訝,
懵懵懂懂的往後退了幾步,“章、章夜!為什麼?”
難道是章夜吹滅的蠟燭,他為什麼要這樣對他們,
他已經害了緋綃了,難道非要將他們至於死地?

  
“難道是你吹滅的蠟燭?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緋綃見了他,怒火一下就上來了,
已經完全沒有了平時淡然冷靜的模樣。

“呵呵!”章夜依舊不緊不慢的笑了一下,“不是我吹滅的,不過是我點上的!”

緋綃和陳開聽了又是一驚,兩個人相視看了一眼,對方的眼神中都全是疑惑。

“好像有人要害你們,我不能坐視不理!”章夜說著笑了一下。

“難,難道,你一直在跟蹤我們?”陳開驚訝的說。

章夜也不回答,又笑了一下,“平白的拿別人東西,這樣的事我做不來!”

“是什麼樣的人?”緋綃急忙問他。

章夜隨手從兜裏掏了一條三寸來長的小蛇,那蛇身上沾滿了灰色的粉末,
“是個小嘍囉,我用香灰撒了它,它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這個不是蛇嗎?”陳開見了問他,旁邊的緋綃一見到這條蛇,臉色忽而一變,
身體似乎被電擊了輕顫一下,但是陳開並沒有發現。

  

“而且是水蛇!”章夜隨手把那條死蛇扔在了草叢中,對緋綃說,
“我和常春一定會盡力幫你們的,你們最近也不要再涉足危險的事情了,
畢竟防人之心不可無!”

“我知道了,用不著你來說教!”緋綃還是對章夜沒有什麼好印象。

“呵呵!”章夜依舊不徐不慢,對他們說,“那我先走了,你們平安回來就好!”
  
說完,轉身就走,剛剛走了一半,像是想起什麼,朝陳開招招手,
“常春有話要我代問你!”

“什麼話?”陳開納悶的走了過去,他和常春並沒有什麼交情啊?

走到章夜面前,他突然往他的手裏塞了一個圓圓的東西,
小聲對他說,“這是常春讓我交給你的!”

“是什麼?”陳開剛剛要拿出來,章夜就伸手制止了他,
“不要讓你的那位朋友知道!”又看了一眼緋綃,確定他沒有往他們這邊看,
才繼續說,“是常春的禮物,是她所能找到的,最大的詛咒!”

  
“我要這個幹什麼?”陳開一聽詛咒,根本就不敢收。

  
“陳開!”章夜說,“你們這次的敵人非同小可,不知道這個能不能幫上忙!”

“那怎麼用呢?”陳開問他。

章夜笑了一下,“很簡單,把它日日放在你的懷裏,
當你想為一個人付出生命的時候,就能看到奇蹟發生了!”


“是怎樣的奇蹟?”

“秘密!”章夜神秘兮兮的笑著說,
“其實我也沒有見到過,只知道奇蹟發生時,天空都會被點燃!”

陳開望著他的臉,知道章夜是覺得自己虧欠他和緋綃的人情,過來幫他們的,
他突然覺得很感動。

  
“常春還好嗎?你們幸福嗎?”陳開問他。

章夜聽了,臉上像是拂過一陣春風,表情一下就變得柔和了許多,
“她很好,在慢慢的復原!”

說完笑了笑,擺了擺手,轉身走了,“我們很幸福,謝謝你們!”



陳開站在草叢中,看著他遠去的背影,突然也覺得很寬慰,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幸福,每個人都有自己要守護的人,
希望所有渴望幸福的人都能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吧!

春風淡淡的拂過,帶來了初夏的氣息,花的甜香,吹散了人與人之間的憎恨。
  
  




過了兩天,陳開拎著水果去醫院看那個老爺爺。

一推開房門,就看見黃姨拖著肥胖的身軀,趴在病床邊睡著了。
他見了也不好意思打擾她,放下水果剛剛轉身要走,
突然背後響起一個問詢的聲音,“是陳開嗎?”到底還是把黃姨吵醒了。

“是我啊!” 陳開又折了回來,眼前的中年女人似乎比他的記憶中更蒼老了一些,
連臉都是浮腫的了。“老爺爺恢復得怎麼樣?”他小心的問。

“很好啊!”黃姨說著臉上現出一絲喜色,
“醫生說他再過三個月神志可能就會完全清醒了!”

“那太好了!”陳開聽了非常高興,看來他們的努力見了成效了。

黃姨的喜悅卻稍縱即逝,望著自己昏迷的父親,眼裏有淚光閃爍,
“不知爸爸醒過來還會不會記得我犯的錯?”

“不會的!”陳開連忙說,“哪裡有父母會記恨兒女的?”

可是黃姨聽了這話,頭又低了下去,深深的歎了口氣,“陳開,你太小了,還不懂~”

陳開側臉望著她,不明白她要說什麼。


“有些事,不是得到了原諒就可以的!”黃姨苦笑了一下,
“就算父親原諒了我又怎麼樣?做錯了事的孩子還是沒有顏面面對自己的父母!”

她的側影,似乎因著愧疚的心更加憔悴,陳開見了也不好說什麼,
也許他是太年輕,從來就不知道,並不是所有故事的結局都是完滿的,
也並不是所有完滿的結局都是喜人的,人生本來就是由無奈組成。
  



  
在家裏,緋綃窩在沙發裏看電視,電視裏播放的東西他很多都看不明白,
可是他最愛的是那種活生生的生存的氛圍。

 
“小狐狸,你的視力是不是還沒有恢復?不然那天怎麼沒有看到那個男人?”
喜滿問他。

緋綃不答,電視的聲音依舊熱熱鬧鬧的劈裏啪啦的響著,
彩色的影像在不停的跳躍著。

“你啊,大對頭都要來了,也不知道著急!”喜滿急著對他說。

“著急有什麼用?”緋綃問了她一句。

一句話問得喜滿語塞,是啊,著急沒有用,他的視力並不是一天半天就可以恢復的。

喜滿只好長長的歎了口氣。

  
外面的春色依舊,萬物復蘇,春意盎然的日子裏,並不是所有人的心裏都是春天。

因為有一種動物已經結束冬眠爬了出來,將順著春潮來到他想去的地方,
這年的春風,帶來了不好的訊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