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Deadtree倉庫網誌= =
關於部落格
無名掛掉的備用站orz
  • 26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轉載] 春江花月夜 2 ---百鬼夜宴 夜行(下)


在銀色的月光下,可以看到兩個人正在院子裏掘土,
旁邊放著一個白色的東西,倒像是一個人匍匐在地上。

小茜看到這副情景,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那撅土的兩個人,分明就是她的父母,這樣晚了又為什麼要這樣呢?


“我都說了,這個男的一看就是沒有什麼錢,你還堅持要去看看!”她的母親說。

“可是我看他穿得不錯啊!沒有想到這麼窮!”
小茜的爸爸挖了一個大坑,“就當是白費力氣吧!”

“好了吧,你上來我們把他抬下去!”女的在上面招手,
那個坑似乎早就已經準備好了要掩埋什麼的,上面的鬆土幾下就被挖了出去。
可以看見男的爬上來,兩個人一起把旁邊那個白色的東西抬了起來,
真的是一個人,穿著白色衣服的人!

他們拽頭拽腳的艱難的抬著那個人走了幾步,
小茜看著心都已經提到了嗓子,一切的一切都和她預想的一樣,
只是自己不願承認而已,她的父母一直在做謀財害命的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被抬的人隨著顛簸,頭一晃,一張青白的臉一下就耷拉下來,
是張美麗的臉,一絲鮮紅的血跡在那張臉上蜿蜒下來,
眼睛半睜半合,縱是美麗,也是沒有了生氣。
小茜見了嚇得“哇!”的一下就叫出聲來,
這張死人才有的臉和自己旁邊的臉,和緋綃的臉一模一樣。


“你到底是誰?難道你已經死了嗎?”小茜覺自己正在接觸一個恐怖未知的事情。

“你不要害怕!”緋綃說:
“那都是假的,沒有什麼是真的,我不是還好好的活著嗎?”

“可是,可是~”小茜害怕的望著他,
這樣美麗的一個人,現在在月光的照耀下突然有了猙獰的感覺。

還沒等她說完,她的眼裏又像是見鬼一樣看著緋綃的身後。

“怎麼了?”緋綃見她好像有些瘋瘋癲癲的了,
不會是自己的小把戲把這個女孩嚇壞了吧。


小茜伸手指著前面:“爸,爸爸!”

緋綃心中一凜,忙轉過頭去,
後面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個男人,拿著沾血的刀站在他們身後。


“快走!”緋綃說著拉著小茜就往叢林裏跑。

“你,你怎麼沒有死?”那個男人見了緋綃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麼會不死?”拿著刀就追了過來。















“我們該怎麼辦?”小茜邊跑邊問他,那個男人真的是自己的爸爸嗎?
眼中全是血絲,分明與惡魔沒有什麼不同了。

“不要緊!”緋綃一把把小茜抱了起來,他的速度比較快一點:
“你好好想想,你的父母,有沒有什麼特別留戀和珍視的東西?”

“留戀和珍視的東西?”小茜只覺得周圍的樹木在不斷的倒退,
他們已經越來越往林子的深處走了。

“不錯,找到那樣東西,一切就都解決了!”
緋綃見已經跑了很遠,把她放在叢林潮濕的地上。

“我不知道啊!”小茜想了一會兒,“不過我父母倒是經常去井那邊!”

“井?”緋綃很奇怪現在還有這樣的東西。

“不錯啊!就是井,現在幾乎都用水管供水了,可是我爸媽還是經常去井裏打水!”

“那我們就去那個井邊找找看!”緋綃說著拉著小茜就走了,
林子裏的草很長,好像在拼命的阻止兩個人往事情的真相靠近。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小茜越來越害怕,
自從昨天領了這個男的回來,一切都變了,
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父母都不一樣了,
就是這片林子現在看來也是這樣可怕。

“等會兒你就知道了!”緋綃拉著她冰冷的手,一路往前走著,
並不告訴她為什麼。




又走了一會兒,好像是兜了一個小圈子又回到了她家附近,
在朦朧的夜霧中,遠遠的可以看見遠處有一口井,
周圍長滿了高草,一看就是已經荒廢了。

“就是這口井!”小茜伸手指了指那口荒廢的井。

緋綃抬頭看了一下,那口井,似乎有著被人遺忘的悲哀,
不過正是因為被人遺忘,也成了人們用來掩藏秘密的最佳選擇。

“不錯,就是這裏,我可以聞到貪欲的氣息了!”

小茜望著眼前的人,不明所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天上的月亮依舊皎潔,月亮真的知道嗎?這麼多年來,月亮看到了什麼?


“我,我害怕!”小茜望著不遠處那在月光下泛著青色的井沿,
不想再往前走一步。

“不要緊的!”緋綃回頭看她怯怯的小臉,
“這一切都不是真的,不要害怕!”

“那個院子裏死去的男人,我的爸爸,還有媽媽都不是真的嗎?”
小茜聽他不停的說一切都不是真的,心中全是疑惑。
那一切都是如此真實的在她面前發生,那個青色的臉孔她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還有父母在院子裏撅土的樣子,今天晚上發生的事就像噩夢一樣,
一連串的噩夢,讓她無法呼吸。

緋綃牽著她的手往那個井的方向快走幾步,邊走邊對她說:
“那個死去的和我一樣的男人是我想了法子做出來的,
至於你的爸媽,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兩個人說著已經走到了井的旁邊,黑洞洞的井口在夜色中猙獰著,
好像是張了大嘴的猛獸,等著吞了什麼東西進去。

“看不清啊!”小茜趴在井沿上往裏看,那是一口枯井,
月光這樣的明亮,可是裏面連一絲的反光都沒有。

“你讓開一下!”緋綃說著把小茜拉開,
手一伸,一團青色的火焰就跳躍著出來了,
幽幽的青光照亮了夜晚的樹林。

“這個是什麼?”小茜見到這樣的東西很高興,拿手就要去碰。

緋綃一把抓了她的手:“不要碰,會燒到你的!”
小茜只好帶著一臉的失望縮回了伸出去的手。


在青色光輝的照耀下,可以看到在井沿的裏面有一根破敗的麻繩,
似乎有人不願意別人看到它,那根粗陋的繩子被故意隱藏了起來,
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應該就是這個!”緋綃一把提了那根繩子,
隨著悉悉瑟瑟的聲音,有一個黑色的東西,栓在繩子的另一端,
被從井底提了上來。



“這個是什麼?”小茜看著那個不大的東西,
好像被用黑色的油紙包了起來的東西,好奇的問緋綃。

“這個是貪欲!貪欲附著著的東西!”
緋綃說著已經把那個黑色的東西從井底拽了上來,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裏應該是你父母殺了人而得來的錢!”

“那我的父母呢?”小茜驚恐的問,有些事情她好像明白了。

緋綃望著她慘白的小臉:“小茜,從我進了你家的門開始,就根本沒有你的父母!
你沒有發現他們的變化嗎?”

“是啊!是啊!以前他們對我是很好的,可是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就變成了那樣,
好像是嗜財如命的惡魔了!”


緋綃又繼續說:“那個屋子裏,根本就沒有人,
院子裏有很重的死人的氣息,估計裏面掩藏過幾具屍骨!”


“我,我不想聽了!”小茜說著掩住了耳朵,
她的父母的下場自己似乎也猜到了七八分。

“不,你要聽!”緋綃看著眼前的小女孩:
“我進去的時候,只看見了貪欲變成的鬼,可是你居然管他們叫爸媽,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緋綃說著頓了一頓:
“小茜,你的父母,可能已經因為殺人被抓走了,現在可能已經被判了死刑,
可是他們的貪欲,還留在這個深山的村子裏,只有把那個依附了貪欲的東西找出來,
他們才不會一遍一遍的在這個房子裏重演過去的事情!”

小茜瞪大了眼睛,不知所以,“你怎麼知道他們已經死了?他們難道就不是走了嗎?”

“我知道的,小茜!”緋綃說著,指著她身上的衣服:
“你身上的衣服,你們家的陳設,根本就是十幾年以前的東西,
所以我們看到的,不過都是發生在過去的事情!”


“那我呢?難道我也是貪欲變的鬼嗎?”
小茜突然間覺得很害怕,難道連自己也是不存在的嗎?

“你~”緋綃剛剛要回答,就聽見後面傳來有人踏著落葉的腳步聲。

“我的錢,那些都是我的錢!”後面有人聲嘶力竭的叫喊著。

緋綃和小茜一起回頭,後面是小茜的爸爸,還是拿著那把沾了血的刀,
正朝他們衝過來。

緋綃忙抱著小茜一閃身,總算是躲了過去。

可是那個男人並沒有追殺他們,直奔了那個黑色的油布紙包就過去了,
揮舞著刀,血紅的眼睛裏全是貪欲:“你們,你們不要過來,
誰也不能拿走我的錢!就是員警來了,我也沒有告訴他們錢在哪裡!”

“爸爸!”小茜見了她父親的樣子,開始相信緋綃的話了,
這副模樣分明是個貪財的惡鬼,哪裡還有半分人的影子。

小茜的爸爸繼續揮舞著手上的刀,似乎在面前有無數的敵人,
叫囂著:“不要過來拿我的錢,這些都是我的!”


“怎麼辦啊?”她回頭望了望緋綃:“我們該怎麼辦?”

“交給我吧,小茜!”緋綃說著,閃電一樣就衝到那個男人面前。

“不要拿我的錢!”小茜的爸爸見有人過來,一刀就砍了下去,
眼見著刀已經砍到了來人的身體裏。

小茜嚇得“哇!”的一聲就叫了起來,閉上了眼睛不敢看下去,
怕一會兒面前就會血花四濺。

哪知那刀似乎像是砍到了石頭上,居然迸出了火星,發出了“噹”的一聲。


小茜的爸爸吃了一驚,還沒有等反應過來,臉上似乎就挨了一記重拳,
打得他趔趄著往後退了幾步,一下坐在地上。

再一看,懷裏居然抱著一塊大石,剛剛那下好像也是這塊石頭砸的。

“我的錢呢!錢呢?”小茜的爸爸一回過神來,依舊是找他的錢,別的什麼都不顧了。

“你的錢是這個嗎?它在這裏!”旁邊有個人笑呵呵的說。

小茜一回頭,見緋綃依舊像剛才一樣站在自己旁邊,
手中揚著一個黑色的油布紙包,正是她爸爸剛剛拿的那個。


“還我錢啊!我的,那些都是我的!”
地上的男人見了緋綃手中的東西,又像發了瘋一樣衝了過來。

“呵呵,人都死了,還貪什麼財,我送你一程吧!”
緋綃說著,手上像是突然著了火,一股青色的火焰“刷”的一下就竄了出去,
那個黑色的油布紙包眼看著就著了起來,空氣中都充滿了燒焦的氣味。

“不要啊,不要燒我的錢啊~”小茜的爸爸聲嘶力竭的喊了一聲,
伸手就要來阻止,可是卻趕不上火焰燃燒的速度,一手只抓了個紙灰,
人也“刷”的一下就不見了。

只有黑色的紙灰飄飄灑灑的散落在樹林裏,
什麼人和刀,通通都似一場噩夢,隨著火焰的升起而消失了。



“唉,錢財不過是身外之物,這樣貪財,便是死了也變成了錢的奴隸,
人的貪欲,真是可怕!”緋綃說著,一口氣吹散了手上的紙灰,長長的歎了一聲。

“爸爸呢,我的爸爸呢?”小茜見自己的父親憑空不見了,著急的喊著。

緋綃見了伸手去拉她,
“小茜,那根本就不是你的父親,那只是貪欲變成的惡鬼,你不要找了!”

“那我的媽媽呢?也一樣不見了是嗎?”小茜突然覺得自己很可憐,
就算是貪欲變成的鬼,在她看來還是她父母的樣子。

緋綃點了點頭:“那一切都是不存在的,我們回去吧!”

說著拉了她的手就往回走,小茜只是跟著他後面細細的哭,
走了半個小時的功夫,總算是看到自己家的屋頂了,
此時的天已經濛濛亮了,那件破敗的瓦房在初生陽光的照耀下更顯簡陋。


“我們這是要回家嗎?“小茜問他。

“不錯!“緋綃看著小茜,臉上掛著一種悲哀的神情。

“我的父母早就已經死了,我回來幹什麼?“小茜望著自己家的院子,
果然昨夜見到的現在都沒有了,那個被殺死的男人,那個要掩埋罪惡的洞穴,
原來一切真的都是一場噩夢。

她家的庭院,依舊那樣的破落著,一看就是很久沒有人住過的模樣。


“你有什麼牽掛的東西嗎?我們回來找找看!“

緋綃說著,領著她推開了佈滿塵土的門,昨晚這裡的一切還是整整齊齊,一塵不染,
現在已是遍佈塵土,恍若隔世。


“為什麼?我牽掛的東西怎麼了?“
小茜覺得心裡似乎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漸漸生起。

緋綃牽著她的手,走到裡面的一個黑暗的小屋,推開了房門。


“這個就是我的房間啊!“小茜說著甩脫他的手,快步走到裡面,
“怎麼這樣多的土,難道我也很久沒有住過這裡了嗎?
可是我昨夜還明明是住在這裡的啊!“

“小茜!“緋綃站在房門口,不知該如何對她說:
“我昨天來這裡的時候,屋子就是這個樣子了,你看到的,都是你記憶中過去的事了!“

“那,那我是什麼?也是貪慾嗎?可是我沒有那樣的貪慾啊!“小茜問他。


“你看看床角有什麼?“緋綃指著那個佈滿了灰塵的床對她說。

“床角?“小茜走到那張破舊的床旁,從敗絮般的被子下面拿了一個東西出來,
她看了那個東西,突然就哭了起來。


那是一件棉衣,一件紅色的印著花的棉衣,
和她身上穿的一摸一樣。她最喜歡的衣服,帶給她快樂的東西,
陪伴了她童年的紅色,原來自己牽掛的一直是這個。


“我也死了嗎?“小茜抱著那件衣服回頭問他。

“不知道!“緋綃搖了搖頭,
“現在的你只是留在自己最喜歡的東西上面的記憶,
也許你已經在別的地方長大了也不一定!“

“是嗎?“小茜回頭看著這個穿著白衣的男人,他的到來改變了一切,
“那我就放心了!原來我也不過是活在過去的記憶而已!“


緋綃回頭望了望外面漸升起來的朝陽和遠山,這裡的山如此的多又如此的高,
有那麼多的思念,那麼多曾經留在這裡的牽掛,找不到出路,在這裡徘徊。


“謝謝你,我的童年,其實也是很美好的不是嗎?“
小茜說著,把那件紅色的棉衣好好的疊了一下:
“我也該走了,人不能永遠活在記憶裡,現在知道了一切,也不能再留下!“

緋綃笑著朝她點了點頭:
“我和你保證,現在的你,一定已經在別的地方長大,幸福的生存著!“

“那就好啊!“小茜笑著抹了抹眼淚:“我走了!“

說完,人一下子就消失了。


床角只有一件疊好的,紅色的棉衣,與沾滿灰塵的破敗的床那樣的不協調。
可是沒有人知道,那樣一件紅色的,普通的衣服,
承載了一個女孩所有童年的快樂和幸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