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Deadtree倉庫網誌= =
關於部落格
無名掛掉的備用站orz
  • 266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轉載] 春江花月夜 2 ---百鬼夜宴 夜行(上)






三個人爬了半天的山路總算是出了那個偏僻的村莊,找到了一個長途大巴的車站,
此時,陳開和王教授已經累得抬不動腿。兩個人一下坐在路邊的土路上,
似乎身上的筋骨都要散架了。


“你們坐車走吧,我一個人想辦法回去!”
緋綃見把他們送到了安全的地方,笑眯眯的朝他們擺了擺手。

“啊?”陳開沒有想到他真的不和他們走了,“那你什麼時候能回來啊?”

“不知道啊!”緋綃搖了搖頭,望了望秋日湛藍的天空:
“這個地方空氣很好,與都市不同,可能要多轉兩天吧!”

“什麼?那我怎麼辦?”

陳開突然覺得很孤獨,自從上了大學他還沒有一個人過。


緋綃看他笑了笑:“我也不會陪你一輩子啊,你回家乖乖等我吧!”
說完,擺擺手就走了。


“喂!”陳開望著他的背影,有些心酸,
他怎麼走的這樣的乾脆,一點留戀都沒有,哪怕回頭看一眼也好啊。

可是緋綃白色的背影漸漸的消失在黃色土路的盡頭,始終沒有回頭。


“喂,不要傷心了,你還太小啊!”
旁邊的王教授見陳開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趕快安慰他。

陳開看了王教授一眼,“可是,可是沒有人陪我了!”
感覺上自己就像是被拋棄了。

“呵呵!”王教授看了他一眼:
“人終究是要一個人的,沒有人會陪你一輩子,以後你就會知道了!”


是啊,沒有人會陪誰一輩子,也許每個人都是註定孤獨,
只不過自己已經習慣了緋綃的陪伴,從來沒有想到有一天緋綃也會離開自己。

這些道理都是對的,可是他還是覺得眼睛濡濕,
彷彿這樣一別,就不知何時才能見面了。













緋綃一個人走在樹林裏,
已經有多久了呢?大概有幾十年沒有再到這樣的地方了,
充滿著林木,泥土芳香的地方,
可以聽到萬物枯榮,生命繁衍衰敗聲音的地方,
都市的生活已經漸漸的磨滅了他生命的靈性。

他踏著枯草沿著林間的小路走著,不知走了多長時間,
天色已經越來越暗了,冷冷的山風又刮了起來,與中午的豔陽高照大不相同。

緋綃望了望周圍隨著山風搖曳的樹林,覺得是該找個地方落腳了,
可是自己不知不覺的走到這樣偏僻的地方,哪裡還有一戶人家。


也許也無所謂,自己不過是一隻狐狸而已,
便是在這樣的叢林中也是可以自在的生活的,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與人類越來越像了?已經抵擋不住這野外的冷風了呢?
也許就是在千年以前吧,當學會流淚的時候也便喪失了靈性,
心裏也便有了柔軟的那一處,身體也便沒有以前那麼堅硬了。


他在叢林裏走著,遠處居然出現了一條小河,波光四溢,
晚上看來,似乎是天上的星星都灑在了裏面。
那河水嘩嘩的淌著,蓋過了旁邊山風的呼嘯。

“好!”他在心底暗叫一聲,
以他多年的經驗來看,大凡有河的地方必然有人家和村落,
而且自己走得離公路不遠,看來只要再走兩步就不會在野外露宿了。

他快走兩步,沿著潮濕的河邊往山下走,
也許這個也不能算是河,倒像是一彎泉水,彎彎蜒蜒,時窄時寬,
順著長滿了青苔的山石一路流到山腳。

緋綃伸手探了一下水,由於已經是深秋,又是山裏,冰冷刺骨,
他搖了搖頭,看來這水是沒法喝了,望望周圍漸暗的山色,只好加緊趕路。



沿著河走了很久,還是沒有出現一戶人家,
可是夕陽已經收盡它最後一抹餘暉,夜色已經完全降臨在深山裏。
緋綃看著天色歎了口氣,雖然自己討厭堅硬的樹幹,
可是今晚似乎也只能找個牢靠的大樹對付一下了,
也是自己好久沒有枕著那泥土的芳香睡覺了,也有一點懷念。

剛剛打定主意,就聽見不遠處有人在唱歌,
他所不熟悉的,那種流行的歌曲,
可是這首歌,偏偏有著淒婉的歌詞:

不憂愁的臉,是我的少年。
不倉皇的眼,等歲月改變。
最熟悉你我的街,已是人去夕陽斜。
人和人互相在街邊,道再見。


是一個小女孩的聲音,弱弱的童聲,偏偏要唱這樣的傷逝的歌詞,
讓人覺得分外的不協調。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緋綃心裏不由暗喜,看來今晚可以找到人家借宿了。
忙快走幾步,剛剛拐過一叢樹林,
就看見一個穿了紅色的花布棉衣的女孩在河邊洗手,
那個女孩看起來不過十三四歲的年紀,似乎並不在意那寒冷的河水,
也許再冷的山風與河水也擋不住她愉快的心情。

她只是低頭哼著歌,自顧自的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中,
有些微黃的頭髮用一條簡單的繩子紮在腦後,
那根小辮子隨著她歌聲的韻律在跳來跳去。


“那個,小姑娘!”緋綃實在是不忍心打擾她,
可是要是自己不說話,估計她一輩子都不會發現自己的靠近。

“唉?”她聽到聲音抬了一下頭,好像並沒有被這個陌生人嚇一跳。

“那個,你家在哪裡?”
緋綃看了她清澈的眼神,倒有些不好意思了,畢竟自己唐突了別人。

那個女孩站起來,愣愣的看了看眼前的人,聽到他的問話才猛的回過神來:
“你長得好漂亮啊,是男還是女啊?”

“這個,這個,應該是男的吧!”緋綃沒有想到她會問這樣的話,有些尷尬,
“你家在哪里?”只好又重複了一遍自己的問題,這才是他真正關心的。

“就在附近啊!”她說著指了一下旁邊的一條小路。

真是太好了,緋綃突然間覺得心花怒放,自己總算不用在冷硬的樹幹上過夜了。


“那,那我可以借宿一宿嗎?”他大臉皮的問。

“可,可以啊!”那個女孩點了點頭,可是眼睛裏竟有許多的猶豫,
這個面有菜色的女孩,似乎很不喜歡別人借宿在她家。

“不要緊,我會付你很多錢的!”緋綃是何等的精明,
她眼底的那一絲不願意,早就已經被他看透了,
人都是貪財的動物,這個他知道。

不提錢還好,一提錢那個女孩連忙擺擺手:
“千萬不要說錢,你可以住在我們家,可是千萬不要說錢的事!”

緋綃聽了一時納悶,忙說:
“你們幫我的忙,提供給我住宿的地方,這個是應該的啊!”

“不,不,不!”那個女孩搖著頭說:
“我爸媽都是信佛的人,非常善良的,他們不喜歡別人和他們說錢的事!”

“哦!”緋綃恍然大悟,看來這裏的民風很是淳樸啊,與大都市並不一樣。

“那你和我來吧!”那個女孩一轉身就蹦蹦跳跳去引路了,
“天也快黑了,我們快點吧!”


緋綃只好跟在她後面,一路沿著山路走了下去,一顆心總算是落了地。












大概走了一刻鐘的時候,面前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村莊,
似乎比淑白家的村子還小一些。

女孩走了一段路,回頭對緋綃說:
“對了,我叫小茜,你等一下可不要對我爸媽提錢的事啊!”

“好啊!”緋綃答應了,也不知這個女孩的爸媽有什麼怪癖,
是視金錢如糞土還是愛錢如命啊?她這樣一遍一遍的囑咐自己。

“我叫緋綃!”他也忙著介紹自己:“就是紅色綢子的意思!”

“你喜歡紅色的綢子?”那個女孩邊走邊問。

“還好了!”緋綃笑嘻嘻的和她說話,這樣簡單純淨的女孩真是很不多見。

“是嗎?”那個女孩說著抬起了胳膊:
“我就很喜歡紅色的布料,看我的棉衣,好看吧?”

緋綃側頭看了看她那紅底碎花的棉衣,帶著贊許的眼光:“不錯,很漂亮!”

“是吧,哎呀,我家到了!”小茜說著蹦蹦跳跳的去開門,一副無憂無慮的神情。

緋綃看了看她跑進去的屋子,那是一個很簡陋的房子,
屋外是用柳條編的籬笆,可以看出這個家庭並不富裕。


“爸,媽,有人來了!”小茜說著就一路跑了進去,小辮子在身後一跳一跳。

緋綃跟著她走進了院子,
不知為什麼,一進這個院子他全身的毛孔似乎都滲透出危險的信號,
天生的,敏感的動物本性讓他不想進去。

“快來啊!”小茜在她家的大門旁,回頭朝他招著手,
那紅底碎花的棉襖,看起來分外的刺目。

緋綃看著她笑得一片燦爛的臉,只好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反正這麼多年,他什麼樣的人沒有見過?什麼危險的處境沒有涉足過?
這次就當是為了這個善良的小茜吧,自己也不能這樣一走了之。


緋綃剛剛踏進院子,小茜身後屋裏的燈就亮了,照出了一個昏黃的夜晚。


“誰來了啊?”門裏響起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

“是我在河邊看到的,一個要借宿的人!”小茜的身影一閃,已經進了屋子。

“那就趕快讓他進來吧!”


緋綃慢慢走進了院子,
明明是一個普通的,再尋常不過的人家,
偏偏有一種危險的氣息,剛剛走進屋,頭上就是“吒”的一聲,
林裏的晚鴉也歸了巢,緋綃回頭看了一眼昏暗的天色,
希望今夜沒有什麼事情發生吧,也許一切都是自己警惕得過了頭。



“快點進來啊,我看看弄點什麼吃的!”裏面那個中年婦女的聲音繼續說著。

“好啊!”緋綃忙應了一聲,快走幾步進了屋子。

屋子裏面的陳設非常簡單,只有一張木製的桌子和幾隻椅子,
一隻昏黃的白熾燈從房梁上垂了下來,這個家庭一看就不是很富裕。


“快點坐吧!”從屋子裏出來一個中年的女人,兩頰塌陷,和小茜一樣面有菜色,
不同的是這個女人一看到緋綃,眼裏就閃著精亮的光,把他上下打量了一下。

“這個是我媽媽!”小茜很高興的給緋綃介紹。

“哦,你好!”緋綃站在她面前朝她點了點頭。

“小夥子長得俊啊!”那個小茜的媽媽笑眯眯的說,
她這一笑,把一張苦瓜般的臉倒是笑出了一點春風。

“沒有,沒有!”緋綃忙連連擺手:
“我在這附近迷了路,能不能在這裏借宿一晚呢?”

“沒有問題啊!”小茜的媽媽連連的點頭,臉上全是可鞠的笑容,
“我們這裏離公路近一些,總是有很多找不到公路的人在這裏借宿的!”

“那就太感謝了!”緋綃看著這個女人,好像與尋常婦女並無不同,
在這個屋子昏黃而溫暖的燈光下,他覺得自己似乎真的是多慮了。


剛剛坐下來,外面就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今天沒有人啊,我轉悠了半天!”
聲音裏有說不出的氣憤和沮喪。

那個聲音的主人一進屋子,看到坐在椅子上的緋綃,
忙把張大了要說什麼的嘴閉上,瞪圓了的眼睛裏有說不出的驚訝。

“這個是小茜帶回來的客人!”那個在廚房裏忙活的中年女人忙走出來說。

“你們都是這麼晚才回來嗎?”緋綃問那個男人。

“是,是啊!”那個男人尷尬的說:“不過我出去的也晚!”

“爸爸,這個是我帶回來的朋友!”小茜也跑過來坐在桌子上。

“知道了!”他的爸爸惡狠狠的說了一句,兩隻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緋綃,
回頭對他說:“你沒有什麼行李?”

“沒有!”緋綃兩手一攤,意思是自己什麼都沒有帶。

“哦!”他似乎有點失望,應了一聲就不再理緋綃了,
走到廚房裏和他的老婆不知說什麼去了。







“這是你的父母嗎?”緋綃指著那對夫婦,臉上一副奇怪的表情。

“是啊!”小茜說“怎麼了?”

“沒有什麼!”緋綃看著在廚房裏忙活的兩個人出神,
過了一會兒問:“你們家經常來借宿的人?”

“對啊!可是我不喜歡他們來!”小茜說著低下了頭,看來很難過。

“為什麼?”緋綃很好奇,
這個女孩看起來並不是自私自利的模樣,怎麼會討厭訪客?

“明天早上我還能和你道別吧?”
小茜望著緋綃,一臉擔憂的表情,說的話倒是沒頭沒腦。

“小茜,你放心!”緋綃朝她笑了笑:
“我不會有事,明早一定可以和你道別的!”

小茜朝他笑了笑,好像他這樣說讓她很高興。












晚上的飯菜極其簡單,只有兩盤青菜和一盆簡單的湯。
一共也沒有多少油水,緋綃吃慣了雞肉,實在是覺得這樣的飯菜無法下嚥,
吃了兩口就不吃了。

那對夫婦也不說話,他們一家三口就是悶頭吃飯,
桌子上只有埋頭吞咽的聲音。


才剛剛吃完飯,小茜的媽媽就盯著緋綃看:
“你早點睡吧,早上不是還要走?”

“是,是!”緋綃連忙點頭。

“你跟我來!”小茜的爸爸說著就站了起來,引他到後面的屋子裏。
推開一個房間的木門,對緋綃說:
“我們家比較簡陋,你看晚上先在這裏將就一下吧!”

那是一個充滿了塵土味道的屋子,也不知多久沒有人住,
緋綃捏著鼻子,心裏一百個不願意,可是還是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小茜的爸爸見他答應了,伸手帶上了房門:
“晚上早點睡吧,我們這裏到夜裏是斷電的,不要到處亂跑。”


緋綃睡慣了鬆軟的床,看到這樣一張簡陋的床板只好搖了搖頭,
看來自己已經沾染了太多人類的氣息,越來越愛享受了。

他在床裏找了個乾淨的地方就睡下了,
只好將就一宿了,望著窗外漸漸爬上樹梢的月亮,
沒有和陳開他們一起走也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

這樣的夜晚,這樣的山裏,是最容易囤積怨恨,出現鬼怪的地方。

月亮又大又圓,與淑白他們村子的鬼決鬥不過是前日的事,
一樣的月亮,現在卻是恍如隔世。

不知什麼時候,他已經在佈滿塵土的被褥上迷迷糊糊的睡了。









也就一會兒功夫,就聽見有人在小聲的敲他的房門,
緋綃的聽力何等敏銳,一翻身就坐了起來,把白色的外套套上,
伸手就拉開了房門。

門外是小茜,依舊穿著那件紅色印花的棉襖,臉上一副擔憂的表情,
她有著菜色的臉,在黑暗的夜色中看起來有些嚇人。

“怎麼了?”緋綃見她這副模樣站在門外,怕她出了什麼事。

“你快走吧!”小茜著急的對他說,“快點和我走吧,不要住在這裏了!”

“為什麼?”緋綃很奇怪,當初不是她帶著自己來的?


“所有的客人,所有在這裏投宿的人,後來我就再沒有見過!”
小茜說著,臉上害怕的表情越來越厲害,
“就算是再早,也不能天沒有亮就趕路了吧!所以,所以,你快走吧,
現在到別的人家去還來得及!我不該帶你回來的,不應該的!”


緋綃聽了,低頭沉吟了一會兒,
“我可以走,不過你最好和我一起走,你等我一下!”

說完回頭又進了那個昏暗的屋子裏不知做什麼去了。



再出來時,從那虛掩的房門中,
小茜回頭可以看見似乎有一個白色的影子躺在那張破舊的床上。

“那是什麼?為什麼要我和你一起走?”小茜很詫異這個人的舉動。

“不要問了,一會兒你就知道了!”緋綃說著一把拉了小茜冰冷的手,
兩個人穿過飯廳,走到了院子的外面。

外面冷風習習,夜色正濃,天上的月亮又大又美,
這樣的美麗的月亮,又看到過多少的罪惡?

“我送你到別的人家吧,這裏很多人我都認識的。”
出了院子,小茜就忙著要把他送走。

“小茜,你難道不想知道那些投宿在你家的人是怎麼消失的嗎?”
夜色中,緋綃回頭問她。

小茜聽了,愣愣的站在村子的小路上,臉上有一絲害怕的表情,
“他們是都走了嗎?還是怎麼了?”

“我們不要走,一會兒就知道了!”
緋綃站在院子的籬笆外面,拉著小茜的手,“不要害怕,該面對的總是要面對的!”

“好吧!”小茜想了想低下頭說:“我相信你!”

“我們先去那邊,這裏太容易被人發現了,等會兒再回來!”
緋綃望了望周圍,拉著她走向旁邊一幢房子偏僻的角落。


“可是這樣遠,你怎麼能看見?”小茜回頭看著自己的家,在夜色中像是一個鬼屋,
只有一個輪廓,什麼都看不分明。

“我知道的!”緋綃抬手指了指天上皎潔的月亮:“它會告訴我的!”

“真的嗎?”小茜好像真的相信了他的話,“那它還能告訴你什麼?”

“呵呵呵!”緋綃沒有想到這樣的謊言居然也有人會相信,只覺得好笑:
“等會兒再和你說了,我們先坐在這裏等一會兒!”


說著,拉著小茜坐在一條石樑上。
夜晚的風有些冷,好像要帶走這晚秋裏最後一絲生命的氣息。
可是緋綃,小茜,就坐在冰冷的石樑上,
居然沒有一個人抱怨這風,心裏想著各自的心事。



“小茜,我問你,你每天做的只是領了投宿的人過來嗎?”
緋綃望著小茜黃黃瘦瘦的臉問她。

“是啊,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有幾年了吧,
家裏窮啊,靠著這個還能有點收入!”

“那他們不是不收錢嗎?怎麼會有收入?”緋綃覺得這個女孩的話自相矛盾。

“以前是收錢的,後來不知為什麼就不收了!”小茜說著好像很害怕:
“可是,可是自那以後那些投宿的人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了!”

“可是你還是領了我過來了~”緋綃望著她嚇得慘白的小臉:
“一再叮囑我不要說錢的事,你怎麼不會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我,我~”小茜看著眼前的這個人,雖然漫不經心,可是好像一切都瞭若指掌,
“我看你也沒有什麼行李,而且晚上的山裏很可怕的就帶你過來了!”

“你什麼都清楚是嗎?”緋綃瞥了她一眼:
“所以不讓我說錢的事,你的父母真的是慈悲心腸呢?還是嗜財如命?”

“我,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小茜說著使勁的搖著頭,好像在逃避什麼,
兩隻手抱住頭不想再說。

“好,好,好!”緋綃見了忙安慰她,看來這個女孩在迴避她早就知道的真相,
“我們不說這些了,反正等一下一切就都清楚了!”

“一切,一切都會清楚嗎?”
小茜望著緋綃的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兩個人又聊了很久,緋綃知道了小茜最喜歡的是她身上的紅棉襖,
是過年的時候媽媽給做的,還有一些有關與她在學校裏的事情,
有一些很好的同學,大家在上課的時候一起聽好聽的曲子。


緋綃看她眉飛色舞的樣子,只是在一邊笑,
這個女孩太小了,快樂來得這樣的簡單,
一件新衣,幾個朋友就能讓她這樣高興,
自己的心不覺也跟著她變得透明了。


“我還有好多的事沒有說呢……”
小茜又繼續揚著手要說什麼,嘴就被緋綃捂住了。

“有事情了,和我想的一樣!”面前的一張臉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小茜只好瞪著驚恐的眼睛,把自己小小的快樂通通吞到肚子裏。

“我們走吧!”緋綃站起來拉著小茜,眼裏全是悲哀的目光:
“等會兒看到了什麼都不要驚訝,那些都是過去的事了,都不是真的!”

“什麼過去的事,不是真的?”小茜急忙問他,
這夜風這樣的清晰的拂在臉上,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實,怎麼能說是過去的事?


然而緋綃卻沒有回答她,
只是拉著她的手,一路走到她家的院子外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