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Deadtree倉庫網誌= =
關於部落格
無名掛掉的備用站orz
  • 26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轉載] 春江花月夜 2 ---百鬼夜宴 遊戲(上)

 




回去的路上,大家都是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
連坐在陳開旁邊的梁棟都是一臉的疲倦,哈欠連天。

“唉,這是怎麼回事?”他耷拉著腦袋,不明所以
“沒有玩什麼啊,怎麼這麼累啊?”


陳開望著他胳膊上的那個紅點,
是啊,起碼貢獻了500cc的血,不累才怪。
看來天下從來就沒有免費的午餐,
就像《千與千尋》中千尋的父母一樣,因為吃了免費的東西而變成了豬。

“咦,你這裏是什麼啊?”梁棟說著就去拉陳開一直抱在手裏的背包:
“別人的包都是去的時候東西多,回來的時候東西少,你的怎麼正好反過來了啊?”

“土特產!我剛剛去買的土特產!”
陳開語無倫次的說,一邊雙手使勁的護著背包。

“我們這一路上根本就沒有可以買東西的地方啊!”
梁棟說著,小眼裏露出狐疑的神色,“你是不是拿了人家的東西?”

“沒有啊!”陳開真是佩服他的想像力了,
自己總不能說這個包裏裝的是一隻白毛的會說人話的狐狸吧?

“哼,最好不要做什麼偷雞摸狗的事情!”梁棟說著扭了扭肥胖的身軀:
“不過看你這副模樣,也是沒有這個膽量!”

“是,是,是啊!”陳開看他不想看自己的包了,鬆了口氣,
“借我個膽子我也不敢啊!”

緊緊的抱住懷裏的包,透過書包,可以感覺到裏面緋綃的體溫,
他心中一陣按捺不住的狂喜:自己居然認識了一個狐狸精,
這是多麼炫的事情啊!











回到家裏,陳開就不覺得認識了緋綃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情了,
自己出門一共不到三天,家裏已經和豬窩沒有什麼兩樣,
緋綃回家變成了人也是瞪著眼睛一個勁的抱怨他,
什麼包裏太窄啊,擠死他了,影響他的形象了,
陳開只有一邊道歉一邊打掃衛生,
天啊,假如能讓他重新選擇的話,自己一定再也不要看到這個煩人的傢伙了。



又過了兩周,天氣越來越冷了,
陳開上完課剛要回家,就被旁邊的同學一把拉住:“陳開,要不要去看美女?”

“什麼美女啊?不去!”他搖了搖頭,
自己自從認識了緋綃,就對美麗的事物沒有了興趣,
發現大凡美麗者都不是什麼善類。

“你真的是對男人有興趣啊?”
那個男生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眼鏡,上下打量著陳開。

“走,走吧!我們去!”陳開嚇得馬上站了起來:
“在哪裡啊?我們系還有美女嗎?”


“嘻嘻,跟我來!”那個男生說著就背上書包,拉著陳開走出了階梯教室。


“你這是往哪走啊?”

“隔壁啊,一班剛剛來了個美女!”

轉了兩下,果然看到一個女孩在走廊裏和幾個女生說話,
遠遠的有幾個男生裝作不經意的往她那邊看。

那個女孩穿了一件白色的毛衣,長長的頭髮,
正是大學的男生都喜歡的清純的類型,眉目也很漂亮,
可是要是說是什麼令人驚豔的美女好像有一定的距離,足以見理科系女生的匱乏。



“喂!杜鵑,你們下課了嗎?”拉著陳開過來的那個男生對著那個女生喊。

那個女孩衝他們擺擺手,兩隻眼睛笑成了彎月,

陳開旁邊的那個男生接著說:“這個就是陳開啊,咱們系十大風雲人物之一!”

“什麼?”陳開聽了不禁瞪大了眼睛,
他開學以來就沒有上過幾堂課怎麼突然就晉升為十大風雲人物了?


“你就是陳開啊?”那個杜鵑過來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透著笑了笑:
“我叫杜鵑,辦了轉系以後聽得最多的就是你的事了!”

“和美男住在一起是嗎?”陳開笑了笑對她說:
“我自己都聽煩了,你們說的也不嫌煩!”


說完,背起書包就走了,
留下杜鵑一個人,在走廊裏瞠目結舌站在原地,去也不是,留也不是。


“陳開!你給我等著!”她望著陳開的背影,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
把旁邊的幾個同學嚇了一跳。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家裏那部平時根本就不響的電話響了起來,
緋綃在沙發上歪坐著看電視,隨手抓了起來:“喂?找誰?”

裏面穿來一個女孩的聲音:“我找陳開!”

緋綃聽了笑了笑,兩隻丹鳳眼眯成了縫,
“陳開!你交的女朋友吧,快來接電話!”

陳開在一邊找資料寫論文,聽了差點沒有從椅子上掉下來,
“什麼女朋友?不要亂說話!”

趕緊跑過來接了電話:“喂?哪位?”

“我是杜鵑啊!你還記得吧?能來學校一趟嗎?去系裏的那個小會議室!
我有急事找你!”

說完,還沒有等陳開回答就掛了電話。“

“這個女的怎麼這樣啊?”陳開抓著話筒,看了一下表,已經快九點了,
只好穿了衣服急匆匆的要出門。


“你這要去哪裡?”緋綃見了奇怪。

“去學校!”陳開回頭看了他一眼,“一會就會回來!”

“陳開,這麼晚出去路上要小心啊!”

“知道了!”陳開覺得這個傢伙越來越雞婆了。
打開了門走入蒼茫的夜色中,這麼晚了,她找自己什麼事呢?
只覺得心中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到了學校,雖然有些晚了,校園裏在路上閑晃的學生還是很多,
陳開一路走到教學樓,上了三樓,裏面的走廊漆黑一片,
伸手按了一下開關,燈還是沒有亮,不由覺得奇怪。

只好摸著黑找到那個小會議室,從外面看裏面什麼也看不到,
只有門上的玻璃在黑夜中閃著光。


他看看沒有人的樣子,回頭就要走了,那個杜鵑估計是在和自己惡作劇吧?


“陳開!是你嗎?”後面會議室的門突然被拉開了一條小縫,把陳開嚇了一跳。

門裏有人沖他招了招手,陳開見了小心翼翼的問:“是杜鵑嗎?”

“對,進來吧,就差你了!”一個聲音自黑暗的門中傳來,
陳開看了看那個一片漆黑的會議室,狀著膽子推開門走了進去。

進去了才發現裏面不只一個人,好像能有七八個人的樣子,
圍著桌子站了一圈,在黑暗中看不清模樣。


“這是怎麼回事啊?”陳開失聲叫了起來,難道自己得罪了什麼黑社會?

“噓~”旁邊有人對他說:“都是同學,不要怕,我們今天來玩一個遊戲!”

“什麼?什麼遊戲要在這裏玩?捉迷藏嗎?”

還沒有等到回答,陳開突然覺得眼前一亮,有人劃著了火柴,點著了一根蠟燭。
燭光照在秉燭人的臉上,是杜鵑,一張臉被燭光照得忽明忽暗。

陳開看了她的臉,黑暗中看來飄飄忽忽,分外的嚇人,覺得這蠟燭還不如不點。


“我們玩的遊戲叫做‘百鬼夜宴’!”
她說著,伸手拿了一根蠟燭塞到陳開手裏。

陳開借了燭光發現屋子裏的人都很面熟,好像都是和他一個系的,
每個人手上都是拿了一隻蠟燭,臉上全掛著一副好笑的表情,看來沒有人當真。

“這,這個遊戲還是不玩為妙~”陳開嘟囔著,這個遊戲聽來就不怎麼樣啊?
尤其是他最近好像接觸的死人都比活人多了,實在是害怕真的招來什麼怨鬼。


“哎呀,就是一個遊戲而已嗎,這麼多人,我們今天來試一試!”
那個杜鵑說著就把所有人的蠟燭都點亮,
燭光輝映中,陳開發現來的人都是男的,看來系花的魅力還是不小。

“過來啊,你不要站在門邊!”杜鵑回頭衝陳開招手。

陳開無奈中只好端著蠟燭走了過去,
這才發現圓桌上擺了一張黃色的紙,上面扭扭曲曲的畫滿了紅色的符,
看到這種東西,他的心不由一緊:“喂!這個是什麼?”

“這個是符紙啊!萬一真的招來了什麼用來保護我們的!”
旁邊的杜鵑眨巴著一雙大眼睛說。

“這個可不是什麼瞎玩的東西啊!趕快回宿舍吧,沒有事玩這個幹嗎?”
陳開指著那張鋪在桌子上的符紙,“還有這個,也不是亂畫的啊!”

“這個是我找了書畫的,怎麼能說是亂畫?”旁邊的杜鵑一臉的不悅。

“你畫的?”

這難道還不是亂畫嗎?


“哎呀,廢話少說!我們每個人講一個有關於自己的鬼故事,
講完了就吹滅蠟燭,看看傳說是不是真的!”

“你是想找了什麼出來嗎?”
陳開望著杜鵑,一臉的堅定表情,似乎還充滿期待,她怎麼這麼執著?

“沒有啊!好奇而已!”杜鵑說著回頭衝他吐了一下舌頭。

陳開見她這麼堅定也不阻攔了,只希望他們沒有招來什麼東西才好。





“我們開始吧!”杜鵑說著端著蠟燭捅了捅旁邊的男生,
“你先來,我最後一個!”

那個男生點了點頭,開始講故事了:
“我知道十年以前,聽說有個女人在這個會議室上吊,死後屍體幾天才被發現,
有一次,我和同班的同學來這裏佈置會議室……”

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陳開聽得一愣一愣的,
十年以前?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個教學樓建成好像都沒有十年啊?
他抬頭又看了看天花板,只有感煙器是突出的,拿這個上吊似乎有一定難度!

可是旁邊的人都是一驚一吒的,
那個男生繪聲繪色的說完了,張嘴吹滅了手上的蠟燭,
圓桌上有一點暗了下去。


後面的人接著講,一個比一個嚇人,
雖然一聽就是假的,可是在這個黑暗的屋子裏說這個是有些可怕,
後來陳開都有些坐不住了,隨著蠟燭一隻一隻的熄滅,
仿佛真的有東西正從屋子黑暗的陰影中走出來,一步一步的接近他們。



“喂!到你了!”旁邊的男生推了一下陳開,
現在只有兩根蠟燭是亮的了,自己手裏的和杜鵑手裏的,
那個男生的臉,彷彿都被黑暗吞噬了一半。

“好的!”陳開頓了一頓,鬼故事?要和自己有關的?
只能講講緋綃了,他在這方面可是有親身體驗啊!

周圍的人都是帶著一種恐怖的表情看著陳開,
又有一根蠟燭要熄滅了,陳開要講什麼故事?


“咳!”陳開望著周圍黑暗中一個個凝重的臉,清了清嗓子說:
“我要講的故事可是我自己的經歷,絕對是真實的!”

“那個,那個!”他還在想要怎麼開頭,旁邊就有人在說:“快點~”

“那個,我認識一隻狐狸精!”

話一出口,換來死寂一般的沉默,
過了一會兒黑暗中就有人憋不住笑出聲來。


“是真的!我真的認識一隻狐狸精!”這次換來哄堂大笑。

“太好玩了!我還以為你會說什麼恐怖的故事,原來是個笑話!”

“好好玩哦,現在還有人看《聊齋》啊?”“狐狸精是美女吧?”

“你們聽我說啊!”陳開說著大叫一聲,
這一叫不要緊,氣浪把手上的蠟燭“呼”的一下就吹滅了,
陳開頹然的看了看蠟燭,一副氣餒的樣子,只好歎了口氣:“我的故事講完了~”


“哈哈哈,笑死了……”“太好玩了!”

周圍的笑聲還是不絕於耳,恐怖的氣氛一掃而光。

難道只有血腥嚇人的故事才是鬼故事嗎?
自己和緋綃的真實經歷卻只能博人一笑?


“喂!到你了!”陳開沒好氣的捅了捅旁邊的杜鵑,
現在就剩杜鵑手中的一根蠟燭還亮著了,
她正捧著那根蠟燭趴在桌子上笑的上不來氣。

“好好好!我說!”杜鵑說著雙手拿著蠟燭,閉著眼睛開始講起了故事:
“有一個小女孩,從小就沒有爸爸,一直和媽媽在一起住,
每次她問媽媽爸爸到哪里去了,媽媽都不回答她,後來,連媽媽也走了……”

“……小女孩最後終於見到了爸爸,她的爸爸,原來一直守護在她旁邊!”

是個冗長沒勁的故事,可是在黑暗中經她說出來,倒是很感人。
周圍的人都默不作聲,這個故事完了最後一根蠟燭就要熄滅了,
會有什麼出現呢?


杜鵑講完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鼓足勇氣吹滅了手中的蠟燭。
至此,整個房間陷入無邊的黑暗中。


“有什麼嗎?”陳開問周圍的人。

“沒有啊?什麼都沒有!”

“果然是騙人的,看來唯物主義比較正確!”

“怎麼樣?”陳開問旁邊的杜鵑,“把燈打開吧?”

“唉,好吧!”她歎了口氣,語氣中是深深的失望。站起來打開了燈。

燈光亮的刺目,陳開馬上眯上了眼睛,
在一瞬間,他好像看到似乎有個黑影蹲坐在那個圓桌上,似乎是個男人的背影。
恐懼的感覺一下就攫住了他的心。


“啊!什麼東西?”他嚇了一跳,一下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什麼阿?不要嚇人!”旁邊的同學被他的叫聲也嚇得不輕。

陳開從地上一下爬起來,那個東西是什麼?
他絕對沒有看錯,那是一個人的背影,蓬亂的頭髮的男人的背影。

“快點走!我們趕快離開這裏!”他朝周圍的人喊,
現在他總算看清了,玩這個遊戲的一共十個人。

“喂!你在幹嗎?”旁邊的一個男生見到他激動的樣子奇怪。

“哇!這個紙符破了!”靠近桌子的一個小個男生說。


果然,那張桌子上的黃色的紙符中間破了一個大洞,
洞的周圍是燒焦的痕跡,好像剛剛有火焰從裏面竄出來一樣。
 
“還不快走!”陳開大喊一聲,伸手就推站在門邊的兩個同學。
那些人一看桌子上的紙符,突然也感到驚恐,
大呼小叫的推開門一路跑到樓下,連燈也忘了關。




直到冷冷的夜風吹冷了他們發熱的頭腦,大家總算冷靜了下來。
夜色中校園裏人來人往,剛剛發生的一切恍若隔世。

“喂,你不要沒有事玩這種東西了,有些事不是你想像的那麼簡單!”
陳開朝旁邊驚魂未定的杜鵑說。

“你怎麼這麼說話啊!又沒有什麼出來,事實證明那些傳說都是假的!”
杜鵑很不服氣,很少有人這樣教訓她。

“我走了!你自己小心吧~”


陳開說完就往家的方向走去,
他們這些人沒有見過那個未老先衰的老張,也沒有見過不老不死的緋綃,
他們不可能知道,那些隱藏在黑暗中的魔獸一旦接觸了就會被吞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