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Deadtree倉庫網誌= =
關於部落格
無名掛掉的備用站orz
  • 266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轉載] 春江花月夜 2 ---百鬼夜宴 <卷3> 罌粟(上)





天空現在系統雖然大致好了
可是換相簿怪怪的,相片都傳不太上去(或者說是開不起來orz)
所以又要過一陣子再移了orz

雖然是副屋,可是那邊已經落後很多了啊啊啊~~
快把爆炸的系統調整好吧〒▽〒
不然到時一次PO很多過去
我會很累(?)


這次這張圖很漂亮喔
艷但是不流俗,還帶點靈氣(?)
作者真是超強的,已經是個很有年紀和資歷的高深大師
但是名字我忘了(謎之聲:把這個人拖出去)
好像是姓莫吧,莫曉松還是莫小松(?)的樣子
當然也是對岸的
我覺得台灣要畫出這種圖的不多(< =還在廢話)
雖然也有美術系和國畫大師,但是工筆是對岸比較強吧
而且台灣超不重視這種東西,就算有潛能要冒著餓死風險(?)研究下去的也很少
所以某方面來講台灣藝術家在精神上比對岸更值得欽佩XD
因為環境只會告訴你會餓死喔~~
好了廢話結束= =
下面是故事



--------------------------------------------------------------



陳開的大學生活終於開始了,由於沒有住校,同學倒是沒有幾個相熟的。
他每天背著書包來往於學校和公寓之間,緋綃依舊是又懶又饞,
每天無事可做的時候就趴在床上拿著鏡子,一臉自戀的看著自己的臉,
這個時候他就只有搖頭的份。


這天又是黃昏,陳開走在校園的林蔭路上,剛要回家,就聽見有人叫他

“陳開,等一下,你是陳開嗎?”


陳開聽了回過頭,推了一下夾在鼻樑上的眼鏡,
納悶的看著是什麼人,這個班級好像沒有什麼認識他的人啊。
後面叫他的是個胖子,曬得黝黑的皮膚,剪了個很短的寸頭,
滿面紅光,營養良好的樣子。


“你是誰啊?有什麼事?”

“什麼?”那個胖子一臉驚訝,氣喘吁吁的說:
“我是十系三班的班長啊,你不是十系三班的嗎?”

“哦!”陳開聽了撓了撓頭,“不好意思,新生聯歡我沒有去!”

“呵呵呵!”那個胖子一臉的壞笑,小眼眯成兩條細縫:
“沒有去很正常,我們都知道,我叫梁棟,就是棟樑反過來。”


陳開看了那個梁棟的笑容,一種不祥的預感在心中浮起:
“什麼都知道?你們都知道什麼啊?”


“嘻嘻嘻!”梁棟彎起胳膊肘捅了陳開一下,
“誰不知道你在外面和一個美女一起住啊!”


“什麼?”陳開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是個男的,是我的一個親戚!”


“哎呀呀!什麼親戚?”梁棟眯著小眼從頭到腳打量了陳開一下,
“你看看你,弱不禁風,一副書呆子的模樣,哪裡有一點美人胚子的樣子!”

接著又是一臉壞壞的笑容:“同學中有人看見了,聽說那可是一個絕世大美女哦!”



“沒有的事,那真是個男的,長得美倒是沒有錯,可是你們也不能這樣瞎說啊!”

陳開聽了沉了臉色,他今年剛剛二十歲,怎麼受得了這樣的傳聞,
都是緋綃,長成那個樣子,連自己當初初見的時候都沒有分清他是男是女。


那個胖子討了個沒趣,忙說:
“生什麼氣啊,我是來告訴你,今天先別著急回去了,晚上在報告廳有會,
要點名的,記得去啊!”


“知道了~”陳開耷拉著腦袋,又不能準時回家了,
家裏還有一個懶鬼等他做飯呢,應該不會餓著他吧?


“那先去食堂吃點什麼吧,晚上點名啊,不去要扣學分的!”
那個胖子說完就走了。


“喂!我真的沒有和誰同居啊,你們不要到處瞎說了!”
陳開大聲告訴梁棟,要是真的流言四起自己可怎麼辦?

話音剛落,旁邊兩個走在路上的女生就突然轉過頭,
抱著書仔細的打量了他一下,兩個腦袋湊在一起,唧唧喳喳的不知道在說什麼,
隱約可以聽見世風日下,人不可貌相什麼的。


“完了,這回完了~”陳開覺得自己當頭被人潑了一盆冷水,涼到了心底,
這下估計連別的系都會謠言四起,可能沒有幾天輔導員就會把自己請過去了吧。














晚上開會的時候,陳開把腦袋埋到桌子下面,不敢抬頭,
上面的老師說的什麼根本就沒有聽到。
只覺得同學的目光像箭一樣一根根射過來要把他穿透。

都是因為緋綃,那個家鬼從來就沒有幫過自己,就知道惹麻煩。

好不容易等開完了會,剛剛走出報告廳,
就看見門口走廊昏暗的燈光下有一個人在歪靠在牆邊等人,
白色的衣裳看起來非常刺目。

“不會吧,不會是他吧!千萬別是他來了啊!”

陳開嘀嘀咕咕,低著頭硬著頭皮往前走,
那副懶樣子,白色的衣裳,無所謂的神態好像只能屬於一個人啊,
老天爺啊,拜託!他什麼時候來不好,偏偏在這個時候來學校找自己幹什麼?


“陳開,怎麼了?沒有看見我來接你了嗎?”
還沒等走過他身邊,就聽見他在叫自己了。

陳開只好抬頭去看,面前一張俊美的臉,雙眉似劍,眼若寒星,
眼波流轉之間,有擋不住的狐媚之色,不是緋綃是誰?


“噓!裝作不認識我!”陳開小聲說。

“為什麼?我看你這麼晚了不回家好不容易找到了你!”
緋綃一臉的不高興。

“唉,那是誰啊?好漂亮啊!”

“真的好漂亮啊,就是傳說中和陳開住在一起的那個人嗎?”

後面下課的同學已經在唧唧喳喳的說了,聲音都透著莫名其妙的興奮,
看來美麗的東西確實可以讓人亢奮,腎上腺激素加速分泌,
生物老師說的真是沒錯。


緋綃聽了,臉上充滿了得意的表情,
特意撩了撩長長的黑髮,衝著後面遞過去一個似是而非的笑容,
後面就又是一陣驚呼。


他可真是愛現啊,陳開倒是覺得和地獄一樣,
趕快說:“我們走吧,快點回家吧,你不是來接我的嗎?”

拉著那個還在搔手弄姿的自戀狂就要走,
聽見一個女生的聲音叫著:“好像真是個帥哥,不是美女!”

陳開聽了鬆了口氣,這下流言不攻自破,緋綃來了也不是件壞事。

剛剛高興了沒有一分鐘,就又聽見有人嘀嘀咕咕的說:
“我說呢……,是這樣啊……陳開那個小子原來是同性戀啊!”


“我不是什麼同性戀!”
陳開氣急了,回過頭去衝那些大嘴巴的同學大喊一聲,
這個比剛剛的那種說法更讓他難以接受。

看到他一臉的怒氣,後面的十幾個人一片寂靜,
過了一會兒又開始交頭接耳起來:“剛剛有人說過他是玻璃嗎?”

“哇塞,這不是不打自招嗎?”

“有勇氣,人不可貌相啊!”




“你、你們!”
陳開終於在自己二十歲的時候明白什麼叫眾口鑠金,積毀銷骨了。


“走吧!只會越描越黑而已!”緋綃說著,拉著陳開的手走了,
後面又是一陣驚呼:“拉著手啊,你們看!”


走出學校,陳開只覺得滿肚子的委屈,這是什麼跟什麼嗎?
看了看旁邊的緋綃,晚風吹起了他黑色的長髮,
美麗的臉龐在夜色中也泛著淡淡的光澤,真是明豔不可方物。

他望著這個尤物,長長的歎了口氣:
“緋綃,你為什麼要找上我啊?我算是什麼啊?”

緋綃笑著看他,像是看一個長不大的孩子:
“因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你是王子進啊!”


陳開盯著他,一臉的疑惑,每當他這樣說的時候,
他就很擔心緋綃是不是受過什麼刺激啊,
怎麼會把兩個完全不相干的人聯繫在一起,
那個王子進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讓他如此念念不忘。
自己不過是一個替身嗎。


“只是因為我和那個什麼子進長得像嗎?”

“你們長得一點也不像啊?”緋綃笑著說:
“他啊,鬍子都有了,呵呵,是半個老頭子了!”

眼光迷離,思緒似乎回到很久以前,
那個陳開不知道的,遺落在過去的時間。


“那他是你什麼人啊?”這是緋綃第一次和他談起那個陌生而又熟悉的人。

“是我最好的朋友啊,這麼多年,我最好的朋友!”

陳開聽了心中一陣難過,“那你怎麼不去找他啊?”

“他已經死了啊,要是活下來也有快一千歲了!”

陳開聽了嚇了一跳,一千歲,自己沒有聽錯吧?

“那你呢,你是一直都活著嗎?”他怯生生的問,
以前一直以為他不過是一個有點歪門邪道的本事的人,
看來好像不是那麼簡單。

“我?”緋綃雙手放在腦後,在夜色中一副悠然自得得樣子:
“我是一個游離在時間外面的人,準確的說,也不是個人,
所以我不會老也不會死!”

眼光望著天上的繁星,倒是悲哀的眼神:
“先和你說這麼多吧,以後你會知道我是什麼的!”


不老不死難道不好嗎?
好像歷史書中歷代的帝王都曾追求過不老不死啊?
為什麼他這樣不高興呢?
陳開覺得這個世界上有太多自己想不通的東西,也不想去打聽了。




“陳開,你不要不高興!”緋綃見他不開心:
“不要聽別人說什麼,人的本性都是如此,
你只要不去理他們他們自然就不會說了,流言止于智者嗎!”

說完又歎了口氣“況且人的生命如夏花,如露珠,木槿一樣,朝生暮死,
為這些小事生氣,過了幾年你只有嘲笑自己的份了,倒不如泰然處之!
何必為一些空穴來風的東西自尋煩惱?”

他說的話陳開有些不太懂,但是也能明白他是在寬慰自己,
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從來沒有受過這樣大的委屈,
自己都要把心掏出來給人看了,還是遭人誤會,
想著眼眶竟有些濕了,摘了眼鏡,抹了抹眼鏡,衝著緋綃說:“謝謝你~”

緋綃看他笑了笑:
“你不過是個小孩子而已,我自然要幫你,誰讓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呢?”

“什麼?你說什麼?”陳開聽了心中一陣興奮:“我是你的朋友嗎?”

“不錯,當然是,不然我怎麼會在人海中不辭辛苦找了你出來!”
這個夜色中的緋綃和自己認識的緋綃遠遠不同,
陳開竟覺得這一切不像是真的。

“那我們拉勾吧!”陳開說著伸了一隻小指出來:
“我們永遠是最好的朋友!”

“你什麼時候能長大啊!”緋綃搖了搖頭,
還是也伸了細長纖白的手,和他拉了一下,卻是一副無奈的表情。













“呵呵呵!真是好笑啊!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永遠的東西,
小子,他騙你的,你看不出來嗎?”

旁邊突然響起來一個女人的聲音,柔媚而好聽。

陳開回頭一看,夜晚的路邊,不知什麼時候站著一個美麗的女人,
剛剛怎麼沒有看到?

美麗的,香豔的女人,有著長長的捲髮和朱紅的嘴唇,
穿著不合季節的薄薄的紅色紗裙,細長的手指中夾著一根香煙,
像一朵有毒的花,綻放在這夜色中。

“你是誰啊?”

陳開雖然沒有見過市面,也知道這個女人好像不是什麼正經人家的,
倒像是風塵女子。


“小孩子!”那個女人嫋嫋婷婷的夾著香煙過來,走到陳開面前,
朱唇微啟,一道煙氣就噴到陳開臉上:“他騙你的,你還看不出來嗎?”

陳開被她這樣一弄,心神不由一蕩,:“什麼?什麼騙人?”

那個女人斜著眼鏡看了看緋綃:
“他啊,越是美麗的東西越會騙人,尤其是狐狸這種動物,更是不能相信!”


緋綃在一邊看著她:
“喂,你不要說我了,不過是個找不到歸宿的野鬼而已,有什麼資格說我?”


“呵呵!”那個女人笑著說:
“我是忘了些東西,可是不像你,就會騙這樣的小孩!”


陳開看著她,真的是個美麗的女人,渾身透著嫵媚的氣息,
可是怎麼張嘴就是騙人什麼啊,
他看了看這個妖豔的女人,又看了看旁邊的緋綃,好像後者更可信一些。



“唉,永遠,永遠,這個世上的人做的承諾又有幾人能夠保證,
不過是花花草草由人愛,生生死死隨人願。”

陳開聽她聲音似是非常傷心,有掩不住的淒涼,
忙說:“你這是要去哪裡?就在這裏站著嗎?”

“她去哪裡估計連自己都不知道吧?”緋綃在一旁說:
“你是有什麼心願未了啊?”

“臭狐狸!”那個女人抬眼看了看緋綃:
“你這樣的人最會花言巧語了,我自己的事,用不著你管!”


緋綃聽了一臉的不高興,“不管就不管!”
拉了陳開:“我們走!”








“唉,她是已經死了嗎?”陳開問。

“不知道,應該是吧!”緋綃一副不愛搭理的表情。

陳開斜眼看了一下那個抽煙的女人,夜風中紗群隨風飛舞,綻放開來,
單薄的身體,似乎就要飄走一樣體不勝衣,一副孤寂可憐的樣子。


“那要是我們走了,她要在這裏站多久?”

“應該會等她想起自己是誰,了卻了人世的心願吧!”

陳開突然之間覺得這個女人很可憐,也許她不是什麼好人,
也許她真是一朵有毒的花,可是便是再壞的人也是不能留下她自生自滅吧。


“那個,那個,我們幫幫她吧!”
陳開小聲嘟囔著,聲音小得自己聽不到。

緋綃冷著臉看了他一眼:“就會找麻煩,這個可是你自己說的,
到時候不要後悔又要埋怨我把你捲了進去!”

“不會,不會!”這樣他是答應了,陳開很是高興,
也許在緋綃眼裏人類不過都是朝生暮死,轉瞬即逝,
可是這短短的,刹那的芳華他又怎麼能知道,能明白呢?
便是再渺小,再可惡的人也有自己不捨,珍惜,最愛的東西,
這些他都無法也不能瞭解吧。

回頭又看了一眼那個女人,一臉無所謂的表情,
煙氣籠罩的臉,濃妝的臉,美麗而妖豔,卻又透著落寞,
她一定也有自己所珍愛的人,無法忘記的事,
所以才這樣寂寞的站在街角,執著的等待著吧,
就像罌粟,開在風裏,等著什麼人中了她的毒。


“你們走吧,我用不著誰可憐!”
那個女人說著,手在風中揚了一個美麗的弧度,瀟灑的送出一縷青煙。

“你不要這樣啊,我們也不是可憐你,不過想幫你而已~”

“世人都說我這樣的人可惡,可恨,說我奪人所愛,說我剝骨吸髓,
可是最後,又是誰吸了誰的生命,誰奪了誰的幸福?”

她紅色的衣裙在夜色中綻放開來,多了一份無所謂的飄然。


“現在不要說這些了,你想想自己到底有什麼心願未了是真的!”

緋綃在一邊不耐煩起來,這個女人,抽著煙的香豔女人好像有太多的苦水要倒,
要是聽她一路沒完沒了的說完,天都快亮了。


“哼,沒有誠心幫我就算了,不要掛著一副好聽的幌子,
你這樣的人我見得多了!”

“唉唉唉,你們不要這樣,又不是有什麼過節,
大家想辦法把事情解決了是真的!”陳開忙在一邊勸架,
這兩個人是怎麼回事?明明都生著一副美麗的臉孔
怎麼碰到一起就像是黑臉冤家一樣?

緋綃在一邊歎了口氣:
“算了,我也不是和你這樣的野鬼吵架的,你要是想快點想起過去,
我有法子讓你一下就能想起來,也就不必這樣一直等下去!”

那個女人聽了,無奈的搖了搖頭:“我的過去,我的留戀,幹嗎要靠別人~”
伸出一隻纖長的手,捂住了臉,紅色的指甲更是襯出她的蒼白。

“那你想想自己有沒有什麼牽掛的地方?”陳開問她。

“說你傻你還真是啥啊?我牽掛的地方不就是這裏?
要不然怎麼會一直站在這?”


“那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讓你難忘吧?就在這裏發生的事情?”
陳開倒是好脾氣,被人搶白絲毫不覺得什麼。

“有啊!好像是有啊~”
那個女人說著像是想起來什麼,眼神變得深邃起來:
“好像有人和我在這裏,拉過我的手,給過我什麼東西!”

“這不就快了嗎?然後呢?那是誰?”好像離目的地不遠了啊。

“我忘了!”那個女人搖了搖頭:
“我好像是有話要問他,可是我忘了他是誰?我只想問他一句話而已,
得到答案我就會走,再也不糾纏他了!”語氣中儘是酸楚。


“唉,這個好像又是一個失戀的啊?”陳開小聲的對旁邊的緋綃耳語。

“什麼是失戀啊?”緋綃問,這些人的感情他懂得太少,也不想理解。

“就是你很在乎一個人,可是那個人根本不在乎你啊!”

“哦!要是那樣我好像沒有失過戀啊!”緋綃一臉得意的樣子:
“好像我以前遇到的人都很在乎我啊~”

“唉~”這個時候只有歎氣的份了,雞同鴨講也不過如此了。

看來現在只能讓她想起那個男人是誰就好了,這個就好辦了!




“小姐,先這樣叫你吧,你有沒有什麼可以想起那個人的東西啊?”
陳開問她,這種關於戀愛的事是他這個年紀的人最熱衷的了。

“不要這樣叫我!”她很不高興的樣子:
“好像那些東西都放在我的家裏了,我一個死人,什麼都帶不走!”

“那你的家在哪里?”

那個女人很瀟灑的甩了一下瀑布般的黑髮,
簡單的說了一句:“忘了~”


陳開立刻覺得和這兩個人都沒有辦法溝通,好像這件事是他自己的事一樣,
連這個女人都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這可怎麼辦?”他搖了搖頭,無可奈何了。

旁邊的緋綃眼睛望著天上想了一會說:
“陳開,也許我們可以試一試,她拒絕讓我把她的記憶引出來,
我是沒有辦法找了人的過去出來,可是你們人類應該有什麼辦法
可以查到關於死人的消息吧?”

“對了!”陳開聽完一陣興奮:
“你好厲害啊!我們可以上網去查或者去查最近的報紙!”

不愧是緋綃,活得和人精一樣,他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那就和我們走吧,你一個人在這裏站著也不是辦法,
正好自己應該對自己的過去有印象吧,我們一起去找。”緋綃對那個女人說。

“好好好!我們快點去網吧找找看!”陳開說著就要走:
“這附近就有一家,我們試試去!”


“真的能這麼簡單嗎?”

那個女人將信將疑,但還是跟著他們走了,
走了幾步,還不忘回頭看看自己剛剛站著的地方,
灌木的葉子在隨風擺動,便道上的青磚散發著淡淡的光澤,
不過是普通的街景,為什麼自己那麼捨不得,
這在路燈的照耀下散發著昏黃光芒的景色,像是凝結了她一生的幸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