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Deadtree倉庫網誌= =
關於部落格
無名掛掉的備用站orz
  • 266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轉載] 春江花月夜 2 ---百鬼夜宴 流年(上)





2就是第二部= =
第一部已經結束了
二的話,就是從春江花月夜第一部(不是番外篇喔)最後開始接
就是蠢人(?)王子進轉世後的那個學生
在路上看到白衣人走來(就是小狐狸)那邊開始

所以從現在起就是現代篇了
蠢人也因為轉世改名了
就是這樣(?)
報告結束


為了讓mero長大
只好努力在晚上錯開時間發了
這樣才能一次拿到兩篇meron ( ̄y▽ ̄)╭ (被拖走)


--------------------------------------------------------


引子


據說在暗夜的房間,在圓桌上點亮一百根蠟燭,
然後許多人圍著圓桌坐下,每個人講一個與自己有關的不可思議的故事,
每結束一個故事,吹滅一根蠟燭。
而當所有的蠟燭都熄滅的時候,就會有可怕的東西從黑暗的世界被召喚過來。

當然這只是一個說法,並沒有人去實現過,
這就是“百鬼夜宴”一百個可以召喚鬼魂的故事~






第一章 流年

這是一個平靜的秋天的下午,
蜻蜓在天空上飛翔,老人在樹蔭下悠閒的乘涼,
淡淡的風夾著青草的芳香吹拂在人身邊,
這是一個平和的,美麗的秋天,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無缺。

然而這個下午並不是在所有人心中都是完美無缺的。


“你就什麼也不會做嗎?做你的助理就是打掃衛生嗎?”
在公寓的一個套間裏,一個少年拿著拖把叫嚷著。
這是一個清瘦的少年,不過二十歲的年紀。


“子進,你不要這樣嗎,現在和過去不同了,
錢很不好賺的,誰叫你欠我的錢呢!”

旁邊的大床上,一個穿了絲綢的睡袍的人說著,
他斜斜的歪在床邊,手上端了一盆的葡萄,
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嘴角上掛了一絲壞笑。


那個少年歎了口氣:
“我都說過多少次了,我不叫什麼子進,我叫陳開,雖然我長得不好,
成績也一般,但是我就是不叫什麼王子進!”


“嘻嘻,誰讓你的眉心長了一個紅色的胎記,那就是你是王子進的證明!”
歪在床上的妖冶少年笑道,玩世不恭的眼睛裏竟有很多的不捨。


“你說的就是這個嗎?”陳開指了指自己眉心上那個血紅色的胎記,
“這個好辦!”說著翻箱倒櫃找了一個繃帶出來,
“啪”的一下貼在自己臉上,把那個紅色胎記蓋住,回頭叫著:
“這回行了吧!不要再叫我王子進了,我雖然欠你的錢,可是也不能隨便幫我改名字!”

“嘻嘻嘻!”床上那個少年掩嘴偷笑:
“那又有什麼用?子進終究是在你的身體裏,終有一天你還會是王子進的!”


陳開歎了口氣,感覺上和他說話就是雞同鴨講,
那天下午遇到他以後,自己就再也沒有什麼好事,
想著斜眼偷看了一下躺在床上吃葡萄的少年,
黑髮像緞子一樣,又黑又亮,美麗的丹鳳眼,英挺的劍眉,
這些都讓他看起來像是個天使,可是偏偏性格卻和惡魔一樣。

想著自己也真夠倒楣,好不容易熬完了高中,
剛剛到大學報到就丟了學費,幸好他幫了自己,
那個時候看起來還是個很好的人啊,
哪知道他又好吃,又懶,還不愛打掃衛生,說是雇了自己做助理還錢,
可是他的生意沒有一天有人上門,
根本就是自己念了高中就跑過來做了保姆。


“子進!我要吃雞!幫我叫外賣!”那邊又有人犯了饞病。

“說過多少次了,我不叫子進~”還沒等說完,迎面一隻拖鞋就飛了過來。
“快點!餓死我了!”

陳開的頭上挨了一記拖鞋,
只好晃著腦袋,邊走邊罵去打電話了:“你是喝湯還是吃燒雞!”


“喝湯!要多放香菇!”
聲音雀躍清脆,陳開幾乎可以聽到口水掉在地上的聲音。


“你到底是做什麼工作的?”陳開叫了外賣決定和他談一談。

“咦!我是幫別人解決無法解決的困難的!”

這樣的答案等於沒有,陳開抬頭瞪了一眼他,
還是一副懶懶的樣子,歪在床上,瞪著一雙圓眼,
他就不見下床走一步,人要懶成這副模樣,真是無可救藥了。
如果要不是沒有還完債,他真想把他一把掐死。

正說著,外面的門鈴就響了。


“怎麼這麼快啊,湯燉得這麼快一定不是什麼好湯!”
陳開說著罵罵咧咧得去開門。

那邊那個少年卻一臉嚴肅,把睡袍裹緊就坐了起來。

“緋綃,你這是怎麼了?不像你啊!”
陳開笑著說,今天終於見他從床上爬起來了,真是不容易。

“好像有客人上門了!”那個被叫做緋綃的少年說。

“我們打賭吧,要是外賣的話你就自己打掃一天的衛生!”
陳開竊笑,他和這個叫做緋綃的人待了兩周了,
這個大門除了飯館的人以外就沒有人進來過。怎麼可能這個時候有什麼客人?

“好啊!”緋綃說著眨了兩下眼睛,
“不過你一定會輸的,做什麼也不要和我打賭!”

“切~”陳開說著把門打開。



門外站了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捲髮少女,
很白晰的皮膚,大大的眼睛,看起來很可愛的樣子。


“呵呵呵,我贏了吧,這不就是餐廳的服務員嗎!”
陳開笑著說。


“你才是餐廳的服務員,傻子,趕快讓開,我有急事!”
說完,一把推開了陳開。衝著緋綃去了。

陳開見她來勢洶洶,和文靜的外表完全不一樣,
被她嚇了一跳,不知道這是怎麼了。

那個少女走到緋綃的面前說:“就是你嗎,在門口召喚我過來的!”

“不錯啊!我可以幫你解決困難!”緋綃對眼前的少女笑著。

“我,我就是有事要找人幫忙,我自己一個人不行~”
那個少女說完一下就蹲在地上哭了起來。

陳開見了立刻就傻眼了,這個女孩也太喜怒無常了,
一張臉說變就變,陰晴不定。


“不要著急,小妹妹,有事就說吧!”
緋綃見了也蹲在地上哄她。

那個少女抬頭看著他,又開始哭:“我叫愛米!幫我找一個人!”

“愛米是吧!找人我最在行了,可是我們這可不是免費的!”


陳開聽了差點暈倒,真是商人重利,
這個小女孩也就不過十歲的樣子,他居然好意思張口和人家要錢。


“這個我知道,我可以供你們一生的食物!”那個女孩回答。

陳開聽了又是嚇了一跳,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一個人一輩子也能吃下幾十萬吧,
這樣算來這單生意會有上百萬之多,這個女孩竟然如此有錢!


“食物!”
緋綃聽了美目朝天花板上看了一下,估計也是在打著自己的小算盤,
“這個不錯,成交了!”

說完握了一下愛米的手,表示他很專業,“你好,愛米,叫我緋綃就行,
那個是我的助手王子進,啊不,陳開!你要找誰?”

愛米聽了臉色一紅,把頭低了下去,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
雙手捧著臉,支支吾吾的說:“我要找我的先生!”


“先生!”陳開這次終於忍不住叫了起來,要是自己沒有理解錯的話,
先生好像就是現在對老公的敬稱,這個愛米也就是十歲的樣子,
居然連先生都有了。

“緋綃,緋綃,不要幫她!”陳開叫道:“她這麼小就有了先生,
那個男的一定是個鹹濕老男人,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咱們把她送到公安局吧!”

緋綃望了望愛米,好像看到了一輩子的美食,
很堅決的搖了搖頭:“不,不就是個老頭嗎!幫她找找!”

愛米聽了一臉不高興:“我的先生才不老呢,對我很溫柔,很好!”
臉上又是一副嬌羞的表情。


陳開看了搖了搖頭,完了完了,這麼小的女孩就知道談戀愛了,
這個社會,可怎麼辦啊?


緋綃在那邊繼續問:“那你知道你的先生叫什麼名字嗎?”

那個女孩瞪著一雙無知的大眼:“先生就是先生,怎麼會有名字?”

“那個,就像你叫愛米一樣,先生總不能叫做先生吧!”
陳開看了也在一邊啟發,看來這個愛米的智商還有一點問題。

“這個,這個~”愛米坐在地上抓著頭,
“這樣吧,我領你們去見先生吧!”

“咦,你的先生不是丟了嗎?怎麼會去見?”
陳開越來越覺得這個事情很奇怪了。

那邊緋綃已經開始穿衣服了,“走吧,陳開,我們一起出去一趟!”

陳開丈二和尚摸不到頭,只好收拾收拾套了一件大T恤和他們出去了,
緋綃依舊和他們初識時,穿了一件簡單的白色襯衫。


在正午的陽光下,那白色的襯衫散發著一種刺目的光澤,
陳開看著不禁眯起了眼睛,這樣耀眼的乾淨的白色,他似乎在很久以前真的見過。















三個人出了門,叫了一輛計程車。

陳開拉開車門,問愛米:“我們去哪裡?”

“去哪裡?去找先生啊!”

陳開覺得自己的頭“嗡”的一聲,
這樣弱智的對話到底還要重複幾遍?

但是看了看愛米天真的目光,他只好強壓住自己的火氣:
“愛米,我知道我們去找先生,可是先生在哪裡啊?你不是要告訴這位司機嗎?”

“先生在哪裡我也不知道啊?”這就是愛米的回答。

這時陳開覺得自己像是要瘋了,怎麼最近就沒有遇到一個正常的人呢,
先是一個瘋瘋癲癲的自戀狂,現在又是弱智少女,
自己人生的道路仿佛在瞬間出了軌。


“反正我就是能夠找到先生!”愛米嘟嘟囔囔的在一邊說。

“那美麗的小姐,就請你坐在前面引路吧!”
緋綃說著在一邊拉開了司機副座的車門,鞠了一下躬,
手上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謝謝,這是我今天遇到的第一個紳士!”
愛米說著提了一下裙腳坐了進去。回頭還不忘看了陳開一眼,
一副輕蔑的神情。

陳開看了這兩個活寶,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只好搖搖頭跟著緋綃上了車。


愛米在前面坐著,東指一下,西指一下,
拐了幾個彎就到了一個大門外面,
陳開看了一眼那個電動大門的招牌,是“東方醫院”。


“先生就在裏面躺著!”
她說著下了車,臉上一副迫不及待的表情。

陳開和緋綃也是很納悶,跟著也下了車,
看來這個愛米在識路這方面倒是不太迷糊。


愛米進了醫院的大門就是一路小跑。
兩個人沒有辦法,只好一直跟著她。

“喂!不用電梯嗎?”
陳開在後面叫著,好像住院部一般都是比較高。

“電梯?”愛米回頭說了一句“我不會用!”
說完,就是一溜煙沿著圓形的樓梯就跑了上去。

她提著長長的白色的裙子,腳步很是輕快,
陳開在下面看了她長長的捲髮,真的像一個從童話中走出來的小公主。

可是過了一會兒陳開就不這樣想了,
這個小公主簡直就是小惡魔,她怎麼不說她要去的地方那麼高,
也不知道在樓梯上轉了多少圈,就是還不到地方。


“緋,緋綃!累死我了!咱們歇歇吧~”
他覺得自己的心就要跳出來了。

“沒有啊,那你慢慢爬吧!我們在上面等你!”
緋綃一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樣子。

“你,你,你們怎麼都沒有事啊?”
看來人說精神有問題的人體力都特別好真是一點都沒有錯。


還沒有反應過來,兩個人的影子就已經消失在旋轉的樓梯上,
陳開拖著沉重的腳步在後面跟著:“等等我啊~”可是沒有人理他。

由於是醫院,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強烈的消毒藥水和福馬林的味道,
長長的,旋轉的樓梯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會到頭。

陳開一個人慢慢爬著樓梯,感覺臺階陰森可怖,
上面依稀還有暗紅的血跡,這在醫院本來平常,
可是現在看起來格外的嚇人。


等等,這個樓梯怎麼沒有燈啊,對了,這是白天,
本來就不需要點燈。為什麼剛剛他們還在的時候就沒有感覺到這裏的可怕呢?


又爬了兩層樓,他實在是爬不動了,
剛剛怎麼就沒有問明白那個女孩要去幾層呢?
看了看樓梯的編號,11層了。不知還有幾層,
自己也不能一層一層,一間一間的找吧。

可是自己實在是不想待在這個陰森的樓梯間了,
正想著要不要繼續往上爬,一個穿著綠色衣服的男人從上面走了下來。

陳開看了他一眼,那是一種草綠,
衣服的式樣倒像是很久以前的人穿的軍裝。
那個男人文文弱弱的樣子,戴著一副眼鏡,鏡框也是很古舊的黑色塑膠。
看起來倒像是從文革時期的宣傳畫裏走出來的人。

“喂,先生!”陳開壯著膽子問了一句:
“你剛剛有沒有看到一個穿了白裙子的女孩和一個穿了白襯衫的男人啊?”

“你是說我嗎?”那個男人回頭說。

陳開這才看清這是一個很清秀的男人,有一張白色的秀氣的臉孔。
就是面色有些過分蒼白了些。


“是啊,我和我的朋友們走散了,你要是下來應該看得到他們吧?”

“對不起,同志!”那個男人說著摸了摸頭,
“我也不太清楚,那個你去15層看看吧,我剛剛就是從上面下來的!”

“同志?”陳開聽了納悶的要死,這個令人懷念的稱呼是多久以前的啊,
好像自己還沒有出生的時候有一段時間被國人瘋狂的使用過,
後來就沒有人再說過這樣的話了吧。

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那個男人已經走了,
一路下著樓梯,一路還哼著歌,依稀有什麼紅太陽,毛主席的歌詞。


“喂!你可以坐電梯啊!”
陳開喊著,這樣走到樓下,不會轉暈才怪!

“電梯是什麼?”遠遠的,下面傳來疑問的聲音。

陳開搖了搖頭,最近遇到的怎麼都是這樣的人,也不去回答他了,
只聽他一路哼著革命歌曲,越走越遠,
陳開仿佛被這個男人的出現,帶到了40年前。

又爬了幾層,總算到了15層,醫院的避諱很多,
樓梯都沒有設13層和14層,陳開看了覺得暗暗好笑,
就算沒有不吉利的數字又怎麼樣?醫院終究是承載了最多死亡的地方。


剛剛出了樓梯間,走到走廊上,
就見一個穿著白衣的男人遠遠的在一個房間外面衝自己招手,
他看了那黑色的長髮,估計就是緋綃。
忙快跑幾步走了過去,一看那個病房居然是特級病房,
看來那個愛米的先生還是一個很有錢或者很有地位的人。

緋綃見他過來,拿中指在唇邊豎了一下,叫他小聲些,
兩人推開房門,躡手躡腳的進去了。

白色病房裏只有一張床,上面躺了一個枯瘦的老人,
看起來能有六十歲的樣子,面色灰暗,一頭銀髮,
襯得雪白的被褥更加刺眼。

愛米趴在那個老人的旁邊,握著他的手,臉上一副滿足的神情。
陳開看了總覺得這個病房有點奇怪,
雖然床頭放滿了果藍和鮮花,可是總是覺得缺點什麼。


“你們來了?”愛米回頭對他們說:“這個就是我的先生!”

陳開看著她幸福的笑臉,才知道缺的是什麼,
這樣一個老人,沒有一個人看護,也沒有一個人看望,
確實是有點奇怪的。


“這個,愛米,他的親屬只有你一個人嗎?”

“不是啊,好像還有別人吧,可是我不熟!”
她偏著腦袋納悶。

“那你的先生就躺在這裏,動都不能動一下,你讓我們去找什麼啊?”

問題還沒有得到答復,門就被推開了,
是一個值班的護士,見了他們叫道:
“你們是怎麼進來的?這位病人還沒有脫離危險期,怎麼隨便就進來了?”

緋綃見了,忙笑著說:
“我們是他的家屬,最近剛得到消息,大老遠的趕過來,不知道這些事情。”

那個護士有一張很方的大臉,見了緋綃,不由臉上一紅,
很斯文的回答:“這位病人遛狗的時候出了車禍,要是今晚還不醒的話就麻煩了!”

接著又帶著一種撒嬌一樣的口氣說:“你們這些家屬也真是的,
也不說來看看他,現在才來了這兩個人,一點也不關心啊!”

陳開看著這個護士,聽她說話,身上雞皮疙瘩都快起來了,肉麻的緊。


“愛米,愛米,我們快走吧!”陳開實在是受不了了,忙拉了她出去。

三個人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愛米抱著膝蓋小聲的哭了起來,
“先生要是再不回來,就不能活了,我就是因為這個才去找了你們!”

“你的先生不是在這裏嗎?讓我們去找什麼?”
陳開實在不明白她為什麼口口聲聲的說要去找一個本就在眼前的人。

“先生人是在這裏,可是魂魄不知哪裡去了~我怎麼也找不回來!”

“啊啊啊!這種東西誰能幫你找回來啊!”陳開現在才明白她要找的是什麼。

那邊緋綃一揚手揍了一下他的頭,
“沒有問題,我們一定會幫你找的,大限就是今晚吧,還有大概六個小時是嗎?”

“喂,你要到哪裡去找那個鬼東西,你有那個本事嗎?”陳開叫嚷著。

“嘻嘻!”緋綃回頭衝他壞笑一下,
“別的本事我沒有,偏偏就只有這個本事!”


陳開還是納悶,不過他現在有點明白緋綃是幹什麼的了,
一股寒氣從他心裏漸漸升了起來,自己這次真的是踏上了一條不歸路。




三個人正說著,有幾個打扮得入時的人從走廊那邊過來了,
就站在他們面前,陳開看是兩男三女。人數不少,
一股香氣撲面而來,能把人嗆壞。

那幾個人好像沒有看到他們一樣,
只是透過病房的玻璃窗,向裏面看了看。


“媽,今天爸爸好像還是沒有好的樣子啊!”

那個被叫做媽媽的老人歎了口氣:“算了,希望他能好吧!”
實在不像是擔心的模樣。

“說實在的,爸好像對誰都沒有感情啊,你這些年跟他也是夠苦的了!”
旁邊一個中年男人說著。

“不要那樣說,他畢竟是你爸,只是脾氣倔了一點而已!”
那個老婦人倒是很有修養。

“嘿,他那是脾氣倔嗎?那是折磨人,他就是不讓我們有一天安生日子過!”

“別說了,我們回去吧,這裏也不讓待!”老人說著抹了抹眼淚。


陳開見了有點明白了,假如按現在時髦的說法,
這個愛米還是個第三者啊!


那些人說著就走了,對那個躺在裏面的老人好像沒有多少感情。

邊走還聽見他們在說:
“你真的希望他能醒嗎?我倒是不是很希望~”

“對了,狗呢?”

“死了,當時就給處理掉了!”

“他遛狗怎麼白天出來?還跑到馬路上去~”

“他要是不這樣,就不是我爸了~”

說完就是一陣笑聲,陳開聽著那笑聲身上發毛,
這些人太可怕了,自己的父親在裏面還沒有度過危險期,
他們怎麼能笑得出來?

倒真是人如鬼魅。











“緋綃,我們快點找了那個老人的魂魄,讓他活過來吧!”
陳開抓著他的肩膀說,他現在突然覺得躺在裏面的老人很可憐,
那樣乾乾瘦瘦的人,被家人遺棄的人,真是不該就這樣死了。

“哼!你還說自己不是王子進,你現在這副說話的口氣,就和王子進一模一樣!”

“這個不管了,我們快點把他找出來吧!”
陳開說著,指了指愛米:“你看,愛米又要哭了!”

愛米在一邊,水汪汪的大眼睛蘊滿了淚水,果然是快哭了。

“唉~”緋綃搖了搖頭“我會儘快的!”


“說是儘快,你要從哪裡開始找?”

“那個你說你要是死了,假如能夠離魂,會去什麼地方啊?”

“我還沒有死啊!不要這樣說~”陳開抗議,
在這樣陰暗的醫院的走廊裏,提到死,真是讓人感到害怕的事情。

“只不過打個比方而已,快說!”

“那個,那個,我想想!”陳開說著臉上一片紅雲升了起來
“我可能最想看的是自己喜歡的女孩子變成什麼樣子了,
可能還想再看她一眼再死~”

“嘻嘻~”緋綃笑得開心“你們這些人類可真是有意思~”

“切!”陳開的臉更紅了,
“好像你自己不是人一樣,你自己不是也是人嗎?”


緋綃笑得快斷了氣,指著陳開:
“沒錯,他搞不好就是找他自己喜歡的女孩子去了,
我這就看他的記憶裏有什麼可以找到的!”

說完,躡手躡腳的推開病房的門進去了,
裏面那個負責看護的方臉護士在恰到好處的時機睡著了。


緋綃抱著胳膊,望了望那個老人消瘦的臉,
“希望他的魂魄走了,身體裏還有一些記憶吧!”

說著一手指著那老人的眉心,另一隻手朝著陳開說:
“子進,拉著我的手就可以看到他的過往了!”

陳開歎了口氣,那個王子進是什麼人,
緋綃一到關鍵時候就滿腦子都是王子進,什麼跟什麼都忘了,
自己也懶得和他爭,伸了一隻手過去拉了他,
哪知一隻小手也和他拉在一起,是愛米。

“我也要看看先生的記憶!”


“你還真的信他?他就會好吃懶做~”


話還沒有說完,只覺得自己頭中一陣眩暈,
突然就像有什麼磁力一樣,好像被吸到了另一個世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