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Deadtree倉庫網誌= =
關於部落格
無名掛掉的備用站orz
  • 266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轉載] 春江花月夜 --番外集 <卷末> 雪裡春







沒發現只剩一篇(爆)
這樣上次應該順便把這篇跟山鬼一起接一接
然後這次直接PO現代篇好像比較順= =?


算了
反正這個就是番外篇最後一集(超短)
接下來就是愚蠢主角王子進轉世後的故事了 (但是小狐狸還是在XD)
有在看的人客(?)請繼續看吧




----------------------- 廢話結束--------------------------




“緋綃,緋綃!我們為何要如此著急的趕到江陵啊?”


王子進與緋綃二人此時已經到了江陵府,
街上的人熙熙攘攘,比肩接踵。
  
緋綃但笑不語,望著街上的人群,似乎在看一場熱鬧的好戲。
  


“這裏怎麼這樣多的人?是有集市嗎?”

街道兩旁,更有人家張燈結綵,還有商鋪掛了大紅燈籠出來。
  

“此時已近十五,江陵會有一個傳統的遊園燈會!”
緋綃說著語氣淡然,“我只是想帶你看看而已!”
  

“你知道我愛湊熱鬧?所以著急趕路來帶我看燈會?”
王子進聽了異常高興,急忙縱馬走在頭裏,朝緋綃招手道:
“緋綃,緋綃,我們再去找有錦緞被褥的客棧啊,住下了晚上看花燈!”
  

緋綃遠遠的騎著白馬立在人群中,
俊秀的一張臉上似乎有著清冷的神色。
 
王子進卻渾然不覺,依舊遠遠的招呼著他。
  
  







兩人找了客棧投宿,又特意去飯館吃了江陵有名的燒雞,
王子進許久沒有來到大城市了,看到眼前熱鬧景象,
心中高興,不由多喝了兩杯。
  

眼見緋綃似乎心情不佳,他奇道:
“緋綃,吃雞的時候你不是最快樂嗎?怎麼今日愁眉不展?”
  

緋綃朝他笑了一下,望著樓下來來往往的人群,緩緩道:
“子進,你知道,江陵的燈會為什麼這樣有名?
又為什麼有這樣多的人千里迢迢的來看花燈嗎?”
  
王子進聽了又喝了一杯酒搖頭道:“不知道!”
心中不由納悶,眼見緋綃甚為不對勁,這燈會又關二人什麼事了?
  

“子進!”緋綃說著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道,
“其實我來這燈會,是來送一個人回去!”
  
“什麼人?”王子進聽了不由一愣,怎麼沒有見他提過。

  
卻見緋綃的俊秀的五官如雕似畫,不帶一絲感情,
慢慢說道:“據說在燈火之中,會接通生人與死地的道路,
更會有人的靈魂被美麗的花燈吸引,前來觀賞!”
  
“哦!”王子進聽了不再說話,心下不由淒然,
莫不是這幾日旅途勞頓,把他累到了?
  

“只有那個時候,迷失的游魂才有機會回到他真正在的地方!”
  

王子進望著他落寞的表情,只覺得心中難過,安慰他道:
“緋綃,不管你送什麼人回去,不是還有我嗎?我們會一直在一起不是嗎?”
  

“子進,不說了,我們喝酒!”
緋綃說著輕笑了一下,眉宇之間卻依舊有掩不住的悲哀神色。
  

“好,喝酒!”
  
“子進,認識了你,我真的很快樂啊!”

此時窗外的樹葉已經被染上了淡淡的秋色,
緋綃望著那已現蕭條之色的虯枝歎道。
  

“我也是啊!”王子進突然覺得豪興大發,又倒了幾杯酒喝了下去,
“如果沒有你的話,我王子進的一生還有什麼意思?”
  
“子進,我們再喝酒!”緋綃說著又斟了一杯酒給他。
  
“相逢意氣為君飲!”王子進笑著接過酒杯,一飲而盡。
  

兩人觥籌交錯,不知喝了多久,
王子進終於不勝酒力,頭腦有些發昏。
  
只見自己面前的緋綃一身白衣,
在金黃楓葉的映襯下似乎如世外仙人一般隨時都要駕鶴而去,
心中不由傷感莫名,“緋綃,答應我,不要和我分開!”
  
緋綃見他神志不清的趴在桌子上,
緩緩點頭笑道:“我答應你!”
  
這話卻沒有得到回答,
那醉倒在桌子上的王子進已經沒了知覺,嘴裏還兀自嘟囔著什麼。


緋綃見他那少不更事的模樣,搖頭笑了一下,
秋風乍起,吹起他黑色的發絲,是什麼時候呢?第一次和子進相逢?
似乎也是個秋天,那時的青石堤,綠柳岸尤歷歷在目,
是誰站在小小渡船之上,遠遠的隔著煙波江水,
用他明澄無暇的雙眼一直注視著他?
  
這一切似乎都那麼近,又是如此的遙遠。
  
緋綃望著窗外的滿樹金黃,
一絲淡淡的淺笑又掛在他微紅的嘴角邊,
似乎他的思緒,已經飄到了一個不為人知的地方。
  
  











到了夜晚,江陵有名的花燈會已經開始了,
街上擠滿了熙熙攘攘的看燈人,
各式各樣的彩燈在樹枝上,在橋沿旁,在屋簷下,
綻放著比星星更明亮的璀璨光輝。

“子進,這個給你!”緋綃說著遞給王子進一個東西。
  
“是什麼?”王子進伸手接過,卻是一個青面獠牙的面具,
“為什麼要戴這個?”
  
“這是本地的風俗,看燈的時候都要戴上!”
緋綃說罷拿起自己的面具伸手戴上。
  
他那如滿月一般的俊俏容顏,
如勾似畫的眉目似乎一下就隱沒在夜色中,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黑臉紅鬚的猙獰面孔。
  

“真是無趣!”王子進說著也帶上自己手上的面具,
“若是錯過佳人可怎麼辦?”
  
緋綃搖了搖頭,拉著王子進的手道:“不要走丟了!”
  

“好!”
王子進只覺緋綃的手冰冷而堅硬,
似乎不帶一絲感情,卻又是這樣的可靠。
  

他懵懵懂懂的跟在緋綃後面,望著那美麗異常,各放華彩的的花燈,
只覺得到了神仙國度,似乎不似人間。
來來往往的人都帶著鬼怪面具,也是形態各異,
王子進好奇的看著頭上的燈,水中的月,街上的人,
一雙眼睛似乎都不夠用了。
完全沒有發現,緋綃已經帶著他走到了一條偏僻的小路上。
  

“咦?這裏怎麼沒有燈了?”王子進奇道,
只見深藍的天空上一輪明亮的圓月高懸在頭頂,清冷而美麗。

四野漆黑,眼前只有一條彎彎曲曲的小路不知通向何方,
王子進望著這淒涼景色道:“我們回去吧,這裏不好玩!”

  
“子進,我說過要送一個人回去,你還記得嗎?”
緋綃說著摘下自己臉上的面具道。
  

“自然記得!”王子進只見緋綃站在沉沉黑夜中,白衣如雪,身影單薄,
俊美的臉上掛著悲涼表情,似乎面臨離別一般。
  

“子進!”緋綃繼續道,“我今夜要送走的,就是你啊!”
  

王子進聽了這話,心中如被大石擊了一般,酸痛難當,
顫聲道:“怎麼,怎麼會是我?”
  
卻見緋綃面色淒哀,“子進,人不能永遠生活在夢裏,
縱使夢裏的景色再美,也終究是要面對現實的!”
  

“緋綃,緋綃,你怎麼了?”王子進一時難過,眼眶已經濡濕,
“不是說好了要一直在一起的嗎?你為什麼說這樣的傻話?”

  
“子進!”緋綃似乎也語氣艱澀,笑道,
“我又何嘗離開過你,我們不是一直在一起嗎?”
  
接著伸手一推,王子進只覺一股大力推向自己胸口,
身子不受控制的向下倒去,地上該是柔柔的草地,
但是不知何時卻變成萬丈深淵。
  

為什麼?為什麼緋綃會這樣對他?
兩人不是約定要結伴江湖,比肩遨遊的嗎?
他濕濕冷冷的眼淚順著眼角流了出來,
緋綃的身影模糊在他朦朧的淚眼中,幻化成一片細碎淚光中的白色花瓣。
  
他的身體不受控制,垂直的掉了下去,
頭腦卻突然不清晰起來。
  
那是誰?那樣的望著他?為什麼他的眼神這樣的悲哀?
  
那懸崖之上,白衣翩翩,一直在注視著他的是誰?
自己為何想不起來了呢?
這秋月,這青草,這耳邊呼嘯的風聲?
誰能告訴他,那遙遠的彼方,那春江花月的夜晚,一直陪伴在他自己身邊的是誰


月亮的影子吞沒了那人白色身影,
王子進只覺得耳邊有人輕聲呼喚他,“子進,子進!”
  

他費力的睜開眼睛,卻見到一張婦人蒼老的面孔,“柳兒?”
  

“子進,子進,你總算是醒了,你昏迷了幾天了!
我,我還以為再也不能與你說話了~”

柳兒說著哭了起來,瘦小的肩膀微微顫抖,甚為可憐。
她此時年事已高,已然不是那個倔強任性的美麗少女了。
  

“我,我只覺得自己做了很美麗的一個夢啊!”
王子進望著那昏黃的燭光,那重的帷帳歎息道,
“真的不想醒來了!”
  
“子進,莫要說傻話了!”柳兒說著擦乾眼淚,
“我去叫人熬藥給你喝!”
  
說罷,慢慢的走出房去,關上房門,
王子進望著她花白的頭髮,微弓的背影,只覺得心中鬱結。

  
那夢中的白衣少年,又是誰呢?
似乎那少年的一顰一笑都牽繫著自己的喜怒哀樂。
王子進費力的扭頭看向窗外,此時正是冬天,
雪花如精靈一般一片片飛舞下來,
映襯得院落裏的紅梅如珊瑚般美麗嬌俏。
  
自己是什麼時候,變得這樣的老了呢?
連扭頭也如此的費力,人生真的就像一場愁夢,待到醒來已經換了人間。
  
在這寒冷的冬天裏,在這飛揚的落雪中,
已是遲暮之年的王子進,似乎漸漸的找回了他那年少輕狂時的記憶。
  
這雪花像是誰輕輕的笑容,像是誰翩翩的白衣,
在這蒼茫而遼闊的大地上,舞出一曲風花雪月的動人詩篇。
  
  






“子進 ,子進!你好了一點沒有!”
  
王子進費力的轉過頭來,輕聲問,
“孩子們呢?我有話要對他們說!”
  
“他們都走了,你忘了嗎?”
  

王子進昏花的老眼望著床上厚厚的帷帳,
是的,是的,自己的孩子都醉心功名,早就去官府裏謀了差事幹了。
真是有人辭鄉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舉,
自己一生淡薄名利,兒孫卻都醉心功名。
  
是誰在他耳邊輕訴,子進,子進,你逃過此劫,比可得善終。
  
如果這真的是所謂的善終的話,他寧可不要。

他輕輕的閉上眼睛,又陷入深深的回憶中,
那被自己遺忘的年少的往事,似乎是他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又過了十幾天,王子進已經滴米未進,臉頰消瘦,似乎不久人世了,
柳兒日日守在他的身邊,還是無法阻止死神的腳步。
  
這夜紅燭搖曳,落雪紛飛,
他緩緩的閉上眼睛,眼前卻出現了一個白衣的少年,
那少年容貌俊秀,色如春花,一雙丹鳳眼中,滿含著笑意的望著自己。
  
“子進,跟我走吧,我是來接你的!”他說著朝王子進伸出手去。
  
“你,你是誰?”
是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
那樣的輕柔淺笑,那樣嘲弄世人的眼神,似乎勾起他心中酸楚的回憶。
  

“我是緋綃啊,你怎麼忘了?快隨我走吧!”
  

“對啊,對啊!”王子進一拍腦袋,笑道,
“看我怎麼忘了你,怎麼能忘了緋綃你呢?”
  
面前一隻白皙修長的手,他恍然覺得時光倒流,
這似乎是多年以前在那綠柳堤前伸到自己面前的那只手。
那時他還是一個冒冒失失的書生,那時他被誰的風姿迷惑,
跳入湖水中,是如此的義無反顧。
  
“好!”王子進一把抓住那只手,像以前一樣沒有半分猶豫。
  
“我們走吧!”緋綃了拉著他,往黑暗的深處走去,
王子進突然覺得身體輕靈無比,一躍而起,跟著他走了。
  
他終於可以拋棄那老邁的軀殼,他終於如少年時那般自由了,
他像是得到了新生一般與那白衣少年歡快的走了。
  
眼前是一片花田,是五彩繽紛的美麗,
王子進一直跟著那白衣少年走入了花海中。
那是落花飛雪,那是美不勝收的景致,
那是他一生都在等待的時刻,是如夢似幻的幸福。
  



窗外的白雪依舊“簌簌”的下著,
沒有人發現,一個生命已經告別了這個世界。
誰說冬天就代表著生命的終結?
  
那厚厚的積雪下,明明孕育著另一個春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