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Deadtree倉庫網誌= =
關於部落格
無名掛掉的備用站orz
  • 266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轉載] 春江花月夜 --番外集 <卷5> 餓鬼





一片飛花減卻春,風飄萬點正愁人。且看欲盡花經眼,莫厭傷多酒入唇。
  

杭州城裏飄起一陣濛濛的細雨,那雨初時還像煙塵,細細的迷人眼睛,
後來卻越下越大,澆得地上的路人都開始小跑起來。
就連擺小攤的也急忙的收起攤子,賣蓑衣的老漢則是趕緊從家裏擔了蓑衣出來
站在人多的路邊,想借這場好雨做筆買賣。

此時,就在這大雨紛飛中,有一個人穿著蓑衣,正在趕路。
  
他腳步輕快,披著蓑衣,還拿著一把傘,似乎要去接什麼人。
嘴裏還念念叨叨的說著什麼,不過他的話就算出了口,
也一下就被這雨水打散,聽不清楚。

可是仔細聽的話,還是能隱約的聽到“小姐,請等一下!”這樣的字眼。
  
  
“小姐,小姐!”王子進的眼前有一個穿著淺粉色的裙子的漂亮少女,
那個少女提著裙角,小步的跑在他的前面,笑靨如花,人美如畫。
王子進見了那女郎,不由神魂顛倒,
只覺得像是做了一個美好的夢,不願醒來。
那女郎的粉面桃腮,像是美妙的百年醇酒,散發著誘人的香氣。
  

“公子,我們就要到了!”
那女郎說著停了下來,指了指酒肆的橫幅,“他就在這裏等你!”
  
“那不知小姐如何稱呼呢?”
  
“你就別問了,再來這杭州府,年年春天得見我!”
  
“年年春天?”王子進聽了不由心神一蕩,這可是與我定下約會之期?
  
還沒等得到回答,只見那女郎柳腰一擺,已經飄然上了二樓。
  
“等等我啊!”王子進見了急忙追了上去。
  
  
一爬上樓梯,他就傻了眼了,
只見由於大雨,這家酒肆空空落落,客人稀少,
整個二樓只有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人坐在窗邊喝酒。  
那人見了他非常高興,一張俊臉上掛滿了笑意,
“子進,你終於來了,等了你好久!”
  
“緋綃,只有你一個人嗎?”王子進茫然道:“剛剛那個引路的女郎呢?”
  
“什麼樣的女郎,坐下說!”緋綃說著指了指面前的座位。

王子進一邊四處打量,一邊走過去坐在了椅子上,
“是一個,穿著粉色衣服的女郎啊,袖子上還有嫩黃的鑲邊!”
  
“你說的是它嗎?”
緋綃說著攤開手掌,只見那掌上有一朵粉色的透著黃色芯子的桃花。
  
王子進看著這花,又想想那女郎,
心中的一團熱火頓時就冷了下去,頹然道:“你又耍弄我!”
  
“這是今年的最後一個桃花妖,她正好隨風飄落在這桌子上,我便叫她去叫你!”
  
王子進想起那女郎的話,又笑了起來,年年春天得見我,原來是這個意思。
  
“不是白叫的吧?”王子進問道。
  
緋綃聽了笑道:“今年的春天已經結束了,她從樹上謝了下來,可是又生性愛潔,不想零落成泥 ,被人踐踏,求我把她找個幽靜的地方埋了!”

王子進沒有想到一朵桃花還這般風雅,潔身自好,不由會心微笑,
“那明天我們就一起埋了她吧!”
  
“好啊!”緋綃笑著站了起來,“可是現在我們還是回家吧!”
  
“啊?你不喝酒嗎?”王子進驚叫道。
  
“我喝完了啊!”
  
“什麼?那你大老遠的叫我過來幹嗎?”
王子進本以為佳人沒了,還有美酒。
  
“叫你送傘啊!”
  
“…………”
  
緋綃壞笑一下,抄起王子進放在桌子上的傘就走下樓去。
王子進沒有辦法,又穿上濕淋淋的蓑衣,只好跟著他一起下去了。
  
  

此時天已漸黑,路上還有人在小跑著,行人稀少,
緋綃和王子進一前一後的往客棧的方向走去。
  
由於心下不快,王子進氣鼓鼓的不再言聲,二人一路無話。
  
正巧迎面就有一個穿著灰色土布衣服的婦人,
蓬頭垢面的就奔了過來,一下就撞到王子進的懷裏。
他躲閃不及,被那婦人撞了個趔趄。
  
“你不要緊吧!”
他伸手要去扶那個人,哪知手伸出去,卻空落落的沒有人影,
觸手一片濕涼,卻是天上的雨掉到了他的掌心。
  
剛剛莫非是自己眼花了?
  
王子進還在納悶,就見前面的緋綃,執了一把竹傘,正在雨中站著等他
急忙加快腳步,跟了上去。
  
雨還在下著,稀稀零零的,打散了一片暮春。











正睡到半夜,緋綃就迷迷糊糊的被一陣聲音驚醒,
“吧唧”、“吧唧”的好像是什麼人咀嚼的聲音。
  
他聽力感官都較常人敏感許多,這聲音實在攪得他不能入睡。
  
執了蠟燭推開自己的房門一看,桌旁有一個人,
正抱著裝飯的木桶,拿著一隻大勺子,正在大快朵頤,卻是王子進。
  
“子進,子進你怎麼了?很餓嗎?”緋綃見了他的模樣不由擔心。
  
王子進聽了回過頭來,與平時未見什麼不同,兩頰鼓鼓的塞滿了飯,
“我好餓啊,就去下面拿了飯來吃!”
  
“你少吃一點吧,這麼晚了!”
  
“知道了,我吃飽了就睡!”王子進嘟嘟囔囔的答應著,又埋頭去吃。
  
緋綃見了,只覺得好笑,只好回去繼續睡了。
  
  





次日一早,天已破曉,還不見王子進從房裏出來,
只見客廳的桌子上放著一個大大的木桶。
  
緋綃走過去,一見那桶,不由呆了。
  
只見那碩大的桶中空空如也,就連飯粒都沒有剩一個。
  
王子進的飯量什麼時候長了這麼多?
  
還沒等他想完,房間的門居然一下就被人推開,把他嚇了一跳,
再一看,又是王子進回來了,手裏抱著一大包剛剛出鍋的饅頭,
能有十幾個,正冒著熱騰騰的麵香。
  
“子進,你這是幹嗎?”緋綃見了那甚為壯觀的饅頭,嚇得嘴都合不上了。
  
“我好餓啊!”王子進說著把那饅頭往桌子上一堆,拿起一個就往嘴裏塞去。
  
緋綃見了,一把奪過他的饅頭道:“你不是剛剛吃過一大桶飯?怎麼還餓?”
  
“我就是餓啊!”

王子進哭喪著臉,只覺得五臟六腑空落落的,無論如何也填不滿,
這種空虛攪得他覺也睡不好,什麼事情都幹不了,一門心思就是想吃。
  
“這麼說你一宿都沒有睡?”
緋綃見他兩頰塌陷,眼圈烏青,一看就是沒有休息。
  
“吃都吃不飽,還睡什麼睡啊!”
  
緋綃又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面色越來越難看。
  
“你怎麼了,這樣哭喪著臉對著我?”
王子進說著拿起一個饅頭,一口咬掉一半。
  
“子進!”緋綃似乎很無奈的說道,“你好像被餓鬼附了身了!”
  
“哈哈哈哈!”王子進笑得連饅頭渣都要從口中噴了出來,
“我天天和你在一起,你就跟鬼怪的風向標似的,怎麼會讓我被餓鬼附了身?”
  
“子進,我只能對有妖氣的妖怪有感覺!像是餓鬼這樣低級又不害人,而且也沒有什麼腦袋,只知道吃的妖怪我根本就感覺不出來啊!”


“你說笑吧!”王子進聽了嘴開始合不上了。
  
“這樣說吧!”緋綃和他解釋:
“就像你走在大路上,到處都是人的時候你是會被美女吸引還是會被老太太吸引?”
  
“美女!”
  
“這就對了,那個級別的妖怪根本就不能吸引我的注意啊!”
  
“嗚嗚嗚,那我該怎麼辦?”
王子進一邊往嘴裏塞著饅頭一邊不停的流著眼淚。
  
緋綃鬱悶的看了他一眼,歎了口氣。
  

“你先吃吧,我慢慢再想辦法!”
  
“我這樣要吃到什麼時候啊?”
  
“吃到那鬼吃飽的時候!”緋綃只覺得一籌莫展,這樣的妖怪是最不好辦的了。
  
“它什麼時候能夠吃飽啊?”王子進又在往嘴裏塞起菜來了,
此時二人正在吃午飯,桌子上已經堆了能有十幾盤空碟,
王子進幾乎就是嘴沒有閒著,從昨天晚上一直吃到今天中午。
  
“一般的餓鬼都是臨死之前執念於吃的人變的,有的靈魂雖然轉了生,但是對於吃的執著還留在這個世界上,就會變成餓鬼,一旦沾上,除非讓它吃飽,沒有別的辦法。”

“不要講大道理啦!”王子進一邊夾菜一邊哀號,“趕快趕走它吧!”
  
“趕走它就靠你了,這是你第一次除妖吧?拼命的吃吧,讓它滿意為止!”

緋綃說著喊來小二,把二人的飯錢結了。
  
“喂!我還沒有吃飽!”王子進見了拼命的嚷嚷。
  
“我們出去給你買饅頭吃,你這般吃飯館,我的銀子受不了!”
  
“你沒有人性啊!”王子進哀號著被他拖下了酒樓,
但是一見到饅頭,他還是沒有選擇的拿起來就吃。
  
王子進也顧不上書生的風度,一邊走一邊吃回了客棧。
     
路邊好多小乞兒,望著他手中的一大抱的饅頭,垂涎欲滴。








這般過了三天,王子進怎麼吃也不見飽,
人不但沒有胖,反而消瘦了下去。
  
“緋綃,有沒有簡單一點的辦法啊?”
王子進哭喪著臉,嘴裏嚼著飯來找他,“這般除妖好辛苦啊!”
  
“哪裡辛苦?”緋綃見他連樓都不下,根本不知道他辛苦在哪里。
  
“我的牙啊,腮啊,都又酸又痛,好辛苦啊!”
  
緋綃望著他,也是,這般不停嘴的吃下去是很不容易,
他能堅持三天已經是很了不得了,普通人怕是一天就累得半死了。
  
“那你還記得是什麼時候開始餓的嗎?”緋綃道,
“附在你身上的這只餓鬼好像和別的還不一樣,沒有滿足的時候啊!”
  
“那是什麼意思?”
  
“就是說可能是吃錯了地方?”
  
“什麼叫吃錯了地方?”王子進說著又舀了一大勺飯塞到嘴裏。
  
“不知道,也許它死的時候只是惦記著吃,但是是惦記著的是別人還是自己就不知道了!”
  
“那我怎麼辦?”難道要在這杭州城裏一個個的給這些人餵飯嗎?
  
“所以才讓你想啊!”
  
王子進抱著飯桶,翻了翻眼睛,想了一下,
“那天下雨的時候回家,好像有個婦人撞到了我懷裏,但是一看又沒有人,回來的時候就開始餓了!”
  

“是個什麼樣的婦人?”
  
“好像穿著灰布的衣服,蓬頭垢面!”
  
“在哪裡?”
  
“就是在最繁華的那條大街!”
  
緋綃聽了,眼睛轉了一下道,“明天白天是不是那裏有集市?”
  
“是的!”王子進又舀了一勺飯,不知道這關集市什麼事。
  
“子進!”緋綃語重心長的對他說道,又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再堅持一天吧,明天我們去那裏找找看!”
  
王子進聽了哭喪著臉,抱著飯桶無奈的點了點頭。
  
  




次日王子進和緋綃急忙去集市趕集去了,王子進依舊抱著一大堆的饅頭出發了。
  
那集市上叫賣的叫賣,還價的還價,
各色人等,全都集中在這一條街上,好不熱鬧。
  
王子進望著這人山人海,只覺得莫名奇妙,不知道緋綃在搞什麼名堂。
  
兩人剛剛走入人群中,就被一個小乞兒擋住了道路。
  
那乞兒面色烏黑,看起來也不過十歲的樣子,乾乾巴巴的沒有幾兩肉,
頭磕得和搗蒜一樣,“行行好啊,兩位大爺,賞口飯吃吧!”
  
王子進見了,趕緊抱緊自己懷中的饅頭,
真是被餓鬼附身,最先想的就是護食。
  

“小兄弟!”緋綃見了他笑道,“這個銅板給你!我有事問你!”
說罷從懷中掏出一枚大錢。
  
“這位漂亮的大爺,你想問什麼就問吧!”一見錢,那小孩立刻口吐蓮花。
  
緋綃聽了甚為得意,“你們這附近有哪家死了婦人?”
  
“婦人?”那小孩納悶,“這城裏這樣大,死了婦人我怎麼會知道?”
  
“那婦人周圍可能有人挨餓,估計景況不是很好,你再好好想想!”
  
“那有可能是那個瞎老太太吧,她女兒好像剛剛死了,留下了個不大的孩子,天天在窩棚裏餓得直哭,吵得人無法入睡!”

緋綃聽了,嘴角一牽,帶出一絲笑意,果然沒錯,被他找到了。
  
他立刻拉了王子進,對那小孩道:“帶我過去!”
  



  











“這是要幹嘛?”

王子進一路吃一路追問,眼見那小孩領著二人走到一條窄巷裏,
又扭扭曲曲的拐了好幾個彎,終於領著他們到了一片破敗的瓦房前。
  
那瓦房周圍臭水橫流,還有兩個要飯的躺在地上睡覺。
王子進見了,突然間覺得饅頭都不那麼可口了,這簡直就不是人待的地方。
  

一聲聲嬰兒的哭聲正自那瓦房旁一個小小的油布搭的窩棚裏傳來,
嘶啞而微弱。

“我們進去看看!”緋綃說著帶著王子進走入那小小窩棚裏。
  
只見裏面坐了一個衣不蔽體的老婦,正抱著一個孩子,臉色木然。
那孩子好像剛剛出生沒有多久,小嘴張著一下下的啼哭著,
苦於沒有力氣,又哭不出聲。
  
“這孩子多久沒有吃東西了?”緋綃悄聲問道。
  
“有三天了!”
那老婦人聽到男人的聲音,急忙抓起那幾根破布條遮蓋自己枯瘦的身體。
  
“去買一碗白粥!”緋綃說著掏出一枚大錢扔給那個小男孩。
  
那小孩得了錢,連跑帶顛的出去了,
沒一會兒就捧了一碗熱騰騰的粥回來了。
  
緋綃接過粥,遞給那老婦道:“餵給這孩子吃吧!”
  
那老婦顫顫微微的伸手接了,用小勺舀了一點粥,
以嘴吹涼,一點點餵到那嬰兒口中。
  
等到半碗粥餵下去,那嬰兒也不啼哭了,
吃飽了開始在那老婦的懷中打起鼾來。
  
一邊抱著饅頭的王子進,突然驚叫一聲:“咦?我吃飽了!”
  
“因為餓鬼已經走了啊!”緋綃聽了笑道。
  
“為什麼啊?”王子進急忙把剩下的饅頭用布包了放到那窩棚的角落。
  
“因為孩子的母親死了,她最惦記的就是孩子吃不飽,所以才在這世上留下了一縷執念,現在她心願了了,孩子吃飽了,她自然就走了!”


王子進聽了,只覺得心中感動,從懷裏掏出銀子遞到那老婦手中。
在那老婦千恩萬謝聲中,兩人走出了那簡陋窩棚,此時已經是黃昏了。
  
  
“緋綃!”王子進歎道,
“母愛真的是很偉大啊,即使自己已經不在這世上了,還是牽掛著孩子!”
  
緋綃卻低頭但笑不語。
  

王子進望著那天邊的彩霞,有多久沒有見到自己的老母了呢?
自己此番在外遊歷,她是不是也一樣的惦記著自己呢?
是不是也會擔心自己吃不飽穿不暖呢?
  
還沒等他想完,旁邊的緋綃就拿起摺扇敲了一下他的肩膀,
笑嘻嘻的道:“子進,晚飯時間到了,我們去下館子吧!”
  
王子進望著他壞笑的一張俊臉,只覺得那是惡魔化成,腦袋搖得和波浪鼓一般。
“不要和我提吃,我近三日不打算吃東西了!”說罷,急忙加快腳步就走了。
  

緋綃一身白衣,面帶微笑跟在他後面,
也許讓他偶爾被餓鬼附身也是一件好事呢!
  

畢竟饅頭比酒菜要便宜得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